是夜,月色如水。

黑沉沉的夜幕突然被一条火舌撕开,是地狱般的张牙舞爪。

救护车、消防车穿过车流和人群,艰难地往冒着火光的地方行驶。

发生火灾的地方,是著名的“烂片影后”何世零的私人别墅!

与此同时,一辆豪华的迈巴赫也正在往那个方向开。

“奚总,人太多了,再往前就开不动了。”迈巴赫的司机说道。

“开不动,就走过去。”

男人隐藏在黑暗之中,若不开口说话,都察觉不到后座有人。

车窗外灯光闪烁,让男人雕塑一般棱角分明、流畅锋利的下颚线时隐时现,薄唇轻启,男人叹息般说道:

“烟火大会……付修谨这是要把她逼到绝境……”

恰逢天空烟花盛放,司机透过后视镜不经意一瞥,却看到了令他震惊的一幕。

男人那如同古希腊雕塑一般立体精致的面庞上,此刻竟有一丝慌乱,深潭一般黑沉狠戾的眸子里,甚至酝酿了几分忧虑,男人刀刻般的薄唇紧抿,握着水杯的手正在微微颤抖。

看得出来,男人在极力抑制自己的情绪,但显然失败了——连司机都能看出他的焦虑。

在司机看来,这个帝国第一总裁奚暮远应该永远都是气定神闲、游刃有余的,而此刻,他的从容和优雅,明显被那个火灾中的女人给捏成了粉碎。

微博上,也正议论纷纷。

我有一个世零请你了解一下:“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会烧起来!我的世零女神啊!”

何世零什么时候凉:“火都烧那么大了才报警,肯定是做戏呢,估计现在还在偷笑自己上热搜了吧!毕竟要上新片了啊,不知道又是什么圈钱的烂片。”

零零粉粉:“我们世零需要用这种方式上热搜?黑子也找准黑点再黑啊!而且就算是烂片,我们世零也能发挥出影后级别的演技!”

……

议论的中心何家,却是一片沉寂。

滚滚浓烟中,只有木头被烧时噼里啪啦的声音,何世零瘫坐在墙角,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应该往外逃。

额头剧烈尖锐的疼痛却让她无法移动,更别说血液糊满了她的脸——她连睁开眼睛都困难。

半小时前何世零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被大火包围了,幸好手机离她不远,她还能报个火警,不然她这荒郊野外的住所,烧完了都不会被发现。

就在这时,何世零一直握在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微眯着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微光,何世零接起电话,轻声喊道:

“付修谨?”

响起的却不是她想象的那个声音。

“听声音,还挺精神的嘛。”

这个熟悉的女声,是她曾经最好的朋友陆千雅。

而此刻,她却在嘲讽她。

何世零闭了闭眼睛,满不在乎地开口:

“陆千雅,你现在给我打电话,不怕我死了警察查通话记录找上你吗?”

“我怕什么,大家都知道我们是好姐妹,临死之前通个话怎么了?倒是你,还有力气说话么?”

陆千雅反唇相讥。

“劳烦关心,我还不错,就是有点担心你,连我出事的热度都要蹭,那我真的死了你该怎么办啊?”

“都死到临头了,还那么牙尖嘴利。”

陆千雅最恨别人说她蹭何世零的热度。

“我这叫伶牙俐齿,谢谢。”

何世零说完就想挂断电话,陆千雅的声音不依不饶地从电话里钻出:

“先别急着挂,你不想听听修谨的声音吗?”

付修谨,她倾尽所有去爱的男人……

闻言,何世零的手下意识抖了一下,眼睛簌然睁大——

“她报警了。”陆千雅说道,然后付修谨的声音响起了。

“是么。”那是一个冷静的男声,音质悦耳,如同山间清泉——

“可她撑不到救援到达。”

笃定温柔的语气,说着残忍冷酷的话。何世零轻笑着摇摇头,对自己的愚蠢感到可笑。

何世零这一生星途坦荡、风光无限,活得自由率性,追求恣意纵情。

她心比天高,能被她看得上眼的人屈指可数,付修谨算是一个。

她看中了他的才华,为他铺路搭线,为他亲自宣传,甚至1元片酬出演他的电影,结果被公司骂的狗血淋头。

她沉醉于他的温柔,怕影响付修谨的名声而没有公开他们的关系,还做了很多卑微的事,身边的朋友都觉得她不是她了。

而直到现在,何世零才明白这么多年的感情全是假象!

付修谨对她只有利用,表面和她恩爱,实则与陆千雅暗度陈仓,将她的财产和资源全部夺走,不仅如此,还要取她性命!

就连死的时候,都不曾等来他一声问候,只有冷漠笃定的一句“撑不到救援到达”。

不值当,真的是太不值当了!何世零摇着头,一辈子未曾湿润过几次的眼眶,红了,但她固执地抬着头,不让眼泪往下流……

……正如付修谨所说,何世零最终没有等到救援,火舌舔到她身上的时候,她居然有一种奇异的平静。

而与此同时,刚准备下车走去何世零别墅的奚暮远也接到了电话——

“人群疏散不了,消防车无法快速到达?”

“……我来晚了,对么。”

男人闭上眼,额头青筋暴起,一个用力,玻璃水杯碎在了他的掌心。

鲜血无声滴落地毯,他却毫无反应。

半晌,他才喃喃自语道:

“或者说,从一开始,我就来迟了。”

如果一开始他不是隐在暗处,而是直接出面保护她,断不会让她落得如此下场——

葬身火海,尸骨无存!

“如果能够重来……”车内,奚暮远用手掩住双眸——

“如果能够重来……”火场,何世零闭眼等待死神——

我定不会再让你冒任何风险。

我定要让害我的人付出代价。

……意识混沌之际,何世零好像听到一个声音,像是来自旷远的空谷,又像是来自她自己的脑海,那个声音在说着:

“既如此,遂你愿……”

“还不快醒醒,要迟到了!钱赚不到多少睡得倒挺香!”

何世零睁开眼,头疼欲裂,抬眸望向叫醒她的人,是一个不认识的女人。

这个人是谁?自己不是被困在火场吗,被救出来了?现在是节目组在整蛊她吗?

见何世零醒了,那个女人连忙拿出化妆包,脸色很不好地说道:“还不快洗脸化妆,发布会马上就开始了。”

何世零还是懵的:“发布会?”

女人翻了翻白眼:“睡傻了?《来自太阳的我》的发布会啊!”

《来自太阳的我》?这是什么过时的沙雕名字?

2019-2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