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正要怒骂,就见慕绾绾星眸凝寒:“阿奶,我已经嫁了乔明渊,怎么也是乔家的孙媳妇,是乔家的人!你若再打我,传出去,外人会怎么议论乔家?人家会说,乔家嫌弃新娶的孙媳妇貌丑,天天关起门来虐待孙媳妇,以后读书人家的脸面就丢到茅坑里去捡不起来了!家里男娃子都没娶妻,几个妹妹也还没定人家,这事儿传出去了,以后谁敢让女儿嫁到乔家来,谁又敢娶乔家的姑娘?”

白氏冷笑:“嫁不出去就嫁不出去,老娘还省了嫁妆了!”

“那大哥呢,也不娶媳妇了吗?”慕绾绾反问:“还有,小姑要到明年才要出嫁吧,要是被人退了亲,再找好人家就难了。”

白氏顿时僵住。

是啊,她最疼爱的大孙子还没娶妻,她的小女儿也还待字闺中呢!

不甘心败下阵来,白氏多的是手段。

她嚷嚷着叫了起来:“反了你了,轮得到你来教训我?松手!还有没有一点规矩?”

她一双眼珠直转,就等着慕绾绾顶嘴。

慕绾绾却顺势松了她的手。

她方才醒来,已经将乔家大致的情况从原主的脑袋里摸得明明白白,也知道在乡下这种地方,最重家族的秩序和长幼孝道,哪怕是她占着道理,也不能跟白氏这样的老人硬碰硬。

她马上软了下来:“阿奶,听说乔家是读书人家,读书人家都讲道理,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白氏一直觉得,她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嫁到乔家来,乔家的“书香门第”给了她在婆家挺直腰板的底气,听见慕绾绾夸乔家,她不自觉的就想“讲起道理”来:“那是,我……”刚说了一句,才惊觉不对,她气得又想捡起扁担打人:“好啊,你个贱蹄子,你这是拐着玩儿骂老娘不讲道理是不是?好,好,好,今儿我就不跟你讲道理,我打死你……”

慕绾绾瞥了一眼站在屋檐下的乔老爷子,噗嗤就笑了起来,丑脸挤成了一团:“阿奶,我可没这么说,你这样讲话,是不是告诉大家,你压根就没当自己是乔家人?”

“老娘在乔家几十年,孩子都生了一窝,你说我不是乔家人?”白氏更气。

乔明丽从慕绾绾背后伸出个脑袋来,小声的提醒白氏:“二嫂没有这样说,是阿奶你自己说的。”

“我什么时候说过?”白氏从没读过书,一下子就被慕绾绾绕进去了。

乔明丽道:“二嫂说乔家人讲道理,阿奶你自己说她是说你不讲道理,这不就是说,你不是乔家人吗?”

白氏这才恍然大悟。

她立即转头,看向站在屋檐下的乔老爷子。

嫁到乔家几十年,乔老爷子一直最看重的就是乔家的颜面,他们二人夫妻几十年,一直都是男主外女主内,乔老爷子不止一次说过,入了乔家门就是乔家人。乔老爷子年纪大了,越发爱脸面,喜欢被人捧着,若是这话被乔老爷子听了去,难保他不会心生罅隙。

果然,乔老爷子早将这一切看在眼底,他心烦意乱,拉着老脸站在院子门口:“吵吵吵吵,一天到晚没个清净!”

白氏回嘴:“还不是这两个贱皮子!”

“回去,看看老三醒了没!”乔老爷子瞪她。

白氏心下惴惴,又恨恨的瞪了一眼慕绾绾,终于悻悻走开。

乔老爷子将目光落在慕绾绾身上,难掩其中厌恶,一句话也没说,也转身进了三房的屋子。

这二人一走,慕绾绾和乔明丽终于松了口气,乔明丽想也不想,一把抱住慕绾绾:“二嫂,都是我不好,你疼不疼?”

“不疼。”慕绾绾对她印象很好,见小姑娘内疚得直掉眼泪,忙忍痛笑着回:“你给我送吃的来,我感谢你都来不及,怎么会觉得你错了?”

她一张脸胖得五官都不分,又长了不少红疙瘩,这一笑颇为恐怖。

“丑鬼!老妖婆!”

乔明丽还没回话,一块石头准确无误的砸在慕绾绾的背上,两人齐刷刷抬头,就瞧见门口站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半大小子,是大房的二小子乔明鹭,平日里大房和乔家二老又宠,熊得不能再熊。砸了人还做了个鬼脸,才一溜小跑的进了屋子里。慕绾绾懒得理他,她头发散了,浑身都疼,乔家人也没再说要将她关回去,索幸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乔明丽看着她这幅惨样,心里越发难过,趴在她身上哭了起来。

“明丽,怎么一回事?”

恰在这时,大门口传来一阵响动,有人讶异的问了一声。

慕绾绾方一抬头,身侧的乔明丽已经一阵风般爬起来,扑向了来人的怀里。

大门口停着一辆破旧的牛车,此时,从牛车上先跳下来一男一女,年纪都不轻了,男人身材魁梧,一张国字脸看起来老实憨厚;女人长了一张圆脸,身材却格外瘦弱,宽大的襦裙看起来会兜风一般。乔明丽扑在中年妇女的怀中,委屈的喊了一声:“娘!”

这是乔老二和妻子于氏,也是乔明丽的爹娘。

既是长辈,慕绾绾赶紧站了起来。

于氏一眼就瞧见了乔明丽胳膊上的条子印,眼里全是怒火:“明丽,你阿奶又打你了?”

乔明丽还没回答,马车的另一边转过来一个人。

看年纪不过十七八岁,跟乔老二比起来,他显得格外瘦小,皮肤在月色下泛着苍白,越发给人一种文弱的感觉。看五官倒是长得颇为俊朗,只是有一种不符年纪的镇定与沉稳。他手里拿着牛鞭,眼睛从乔明丽身上扫过,落在院子里的慕绾绾身上,满脸都是疑惑。

这铁定是她的便宜夫君乔明渊。

慕绾绾的心突地一跳。

想起先前乔明丽的话,娶自己过来冲喜这件事,乔明渊十之八九还蒙在鼓里,不认得自己也是理所当然,等他知道了,会怎么对自己?

乔明丽靠在于氏的怀里抹着眼泪:“阿奶关着二嫂,我给二嫂送了个馒头,阿奶就说我是存心巴结二哥,娘,我没有,我就是可怜二嫂……”

“好了,不要说啦。”于氏脸色微变,抬手捂住了乔明丽的嘴巴,下意识的瞥了一眼乔明渊。

乔老二在一旁无奈的叹了口气,有些手足无措的抬起手搓着:“明渊,你阿爷和阿奶也是为了你爹好,先前那阵子,你爹看着确实不大好,道士说要冲喜……”

“二伯,先去看我爹。”乔明渊脸色微白,打断了乔老.二。

他的手在控制不住的发抖,跨过慕绾绾身侧径直进了院子。

乔老.二又叹气,忙跟上他的步子。

于氏拍着乔明丽的脑袋,满脸无措。

慕绾绾瞧见乔明渊连看都不敢看自己,又是这态度,心立马一沉。她没想跟乔明渊做夫妻,可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旧社会,她要是被乔明渊送回去,白家那婆子非把她打死不可。就算没打死,铁定也要将她再次卖出去。乔家好歹还有人读过书,在古代已算非常难得,要是卖给个行止粗陋的人家,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她满腔心事,勉强对于氏笑道:“二伯娘先去看看吧,别出什么事才好。家里有没有跌打药,我带明丽去擦擦。”

“有,有。”于氏紧紧的抱着乔明丽,脸上浮起戒备:“你跟我来吧。”

她实在不放心将乔明丽交给慕绾绾,更不放心让慕绾绾接触那些烈性的东西——怕慕绾绾还是想不开要寻死哩!

慕绾绾没说破,跟着她拐去了偏屋。

乔明丽身上挨了几扁担,脱了外衣就看到已是几条青紫,于氏一双眼睛发红,背过身去抹了眼泪,抖着手给乔明丽擦药酒。

“娘,我不疼的……”乔明丽懂事的宽慰。

于氏叹气:“都是娘没本事,没把你生做男儿身。”

乔明丽低下头,隔了半天才小声的问:“娘,我不是男娃,阿爷阿奶就不喜欢我,没关系的,我有爹娘疼就好啦。再说,我还有二哥疼我,二哥是家里最好的人,二嫂也是好人,刚刚还护着我呢,我才不怕阿爷阿奶!”

“呜呜……”于氏再压抑不住,哽咽了起来。

慕绾绾耳边响起方才白氏诟骂乔明丽的那些话,一口一个贱皮子赔钱货,想来平日里这娘俩儿在乔家没少受气。

白氏对自己亲生的孙女尚且如此,更何况她一个外人呢?

慕绾绾耳朵竖了起来,倾听三房那边的动静。

“悔婚……我不……我寒心……”隐隐约约,三房传来乔明渊愤怒的低吼,接着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动。

于氏和乔明丽都听见了,乔明丽吓得缩到于氏的怀里:“娘,阿爷会不会打二哥?”

“我去看看。”于氏坐不住了,放开乔明丽站了起来。

慕绾绾忙跟上:“我也去。”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三房的屋子。

屋子里果真是一片狼藉,里里外外围了不少人,却都静悄悄的,乔明渊跪在床前,双手握着一只枯槁的手,眼圈湿润。床上躺着一个男人,四十多岁的样子,一双眼睛圆睁,胸口剧烈的起伏,眼见着就剩下出的气儿了!

2019-1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