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孤独的追寻者,不知自己的过去与来路,也不知未来和归途。他背过喧嚣,孤独地仰望星空,繁星却隐去光芒。唯有手中一盏提灯,泛着微光,那是星辰的一角,引领他穿越迷雾,继续前行。

——隐者

都市的夜晚从不安静,甚至比白日更见喧嚣,一对年轻的男女从酒吧走出来,一路拥吻着拐进黑暗的小巷……

就在两人忘我之时,残忍的掠食者也悄无声息地突然降临。

女人还沉醉在夜色迷离中,却看到男伴的脸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地萎蔫干瘪下去,不出一秒男人便化成一具干尸,随即发出骨骼断裂的“咔嚓”声,干燥的尸体碎裂了一地,也弄得靠墙半躺在地上的女人一身一脸。

女人尖叫着抖落身上的尸体碎末,甚至顾不得遮掩自己,慌乱之余,才发现原本男伴站立的位置,除了不堪入目的碎尸,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黑影。

确切地讲,那是一个全身黑色装束的男人。

巷子太暗,他背着月光,脸隐在黑色的面罩之后,只看得见一双赤红的眼眸。

黑衣人戴着黑色手套的手还保持着抓握男人脖颈的姿势,向前伸展着,此时又向着女人伸来。

女人下意识地双手护着自己的脖子,颤抖着想要尖叫,发出的却是极为微弱的声音。

虽然那黑衣人站的位置离她还有一段距离,手也并未碰到她,但她却感到自己的脖子仿佛被一只隐形的手紧紧握住,再缓缓上提,直至她的身体也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提拉起来,脚尖渐渐离开了地面,整个人悬浮起来……

此时女人的面色一片青白,她的双手在空中胡乱攀抓,想要挣开颈部那只令她窒息的无形之手,可挣扎终是徒劳,很快女人就昏厥不动了。

黑衣人的手缓缓放下,女人悬浮半空的身体也突然失去支持坠落到地上。

与此同时,巷子的深处突然窜出几道矮小的身影把女人围住,那些看着像人类孩童的面孔,嘴里却都长着尖锐的獠牙,他们小心地靠近女子,像一群动物面对一道美食,先轻轻嗅嗅味道,然后瞳孔闪过嗜血的红芒,下一秒便是张开血口,一拥而上。

忽地,一道寒光似划破夜空的流星,向着黑衣人的颈项飞掠,在电光火石间黑衣人的身影却突然消失,很快又出现在巷子的另一边,而先前分食女子身体的那些凶残如野兽一般的食人怪,瞬息间便被那一串流星一般的电光打得翻滚四散,哀嚎一片。

那些食人怪退开一些距离,各自捂着血肉模糊的伤处,愤怒而凶狠地龇着牙,将破坏他们用餐的不速之客包围起来,喉咙里还不时发出恐怖的吼叫。

被这十几个食人怪幼子围在其中,来人面上并不见惊惧。那是一个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的瘦高男子,穿着最普通的牛仔裤和T恤,五官却是异常英俊,仿若天神,那一双眼眸亮如辰星,目光扫过地上女子已被分食得几乎只剩白骨的尸体,也不看周围面目可怖的食人怪,视线却是落到巷子深处的黑衣人身上。

黑衣人喉咙里发出咯咯几声怪笑,“又是你,那今天就陪你玩玩……”那声音是从他的黑面罩后发出,听起来也很诡异。

话音未落,黑衣人身后便影影绰绰,突然间出现几十上百个同样黑色装束的人,只是没有面罩,也不再是食人怪的幼子,而是成年的食人怪。

那些怪物个个壮硕高大,赤红色的眼眸像黑暗中的吸血蝙蝠,獠牙泛着森冷的寒光,他们先前隐匿在黑暗里并未被察觉,此刻却是从巷子的两个出口聚拢而来,将年轻男子层层包围……

那年轻人见状,面上仍不见变化,薄唇一扬,同时手里多了一条暗金色的锁链。

随着他的动作,那锁链的熠熠流光,如夜幕中一场炫目的流星雨,在深巷里上演一幕华丽的烟火盛宴,锁链舞动,流光飞旋,收割着食人怪的头颅,空气中很快被浓重的血腥味充满。

可俊美男子的犀利攻势不仅没有令食人怪却步,反而激起他们嗜血的天性,更加凶残地向着年轻人扑来……

那年轻人显然不是第一次对上如此可怖又强悍的对手,以一敌多也并不畏惧,他暗金色的九节鞭只攻击食人怪的颈项,削掉他们的头颅——也唯有此法才能真正消灭这种人形兽的食人怪物。

混战中,年轻人似有所觉,猛然抬头,向着黑暗中的某处直直看去,琥珀色的眼眸里一片晶光,厉声喝道:“你是谁?”

“啊!”尖叫划破夜的寂静,巫梦瑶从噩梦中惊醒过来,她竟又一次梦到了那个人。

她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在梦里被他发现而惊醒,她不知道这些梦意味着什么,而那个拿着暗金色九节鞭的男人又是谁?

即使她很清楚那是梦,但男人英俊的面孔,还有他发现她的窥视时锐利的眸光,此时此刻都还清晰地萦绕在她的脑子里,仿若真实。

巫梦瑶让自己深呼吸平复了一下,觉得有些口渴,便起身喝水,抬头便看到窗外一轮皓月,月光透过窗子撒了一地银辉。

窗子没有关紧,桌上的书本被风翻动,哗啦啦作响,书页中夹着的一张纸牌被吹落到地上,梦瑶走过去拾起,那是一张塔罗牌,上面画着一个全身隐在黑色罩袍下的人,脸隐在低低的风帽下,正倚着拐杖走在崎岖难行的山路上,他的手里只有一盏提灯照路。

她想起这张牌的解析——提灯里有星辰的一角,指引我找到归途。

这张牌叫“隐者”,是大阿卡那牌的9号牌。在塔罗牌中往往代表孤独避世的人,或者追寻者。

梦瑶的母亲是个塔罗牌占卜师,耳濡目染梦瑶也会一些初级的占卜术。

梦瑶从小有个习惯,每天早上出门前会摸一张塔罗牌作为当日的提点。

其实塔罗牌并非迷信,每一张牌本身并没有特别的意义,没有明确的褒贬好恶。

梦瑶之所以会把这张隐者夹在书里,是因为她已经连续五天早上摸到这同一张牌,这不得不引起她的好奇,何况她自己也算一名占卜师,虽然资历不及母亲,但遇到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总要给出一个解释才能安心,而她这几天也在注意观察周遭,却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梦瑶想要找时间跟妈妈讨论一下,可惜母亲最近出国参加一个重要的交流会,只能等下次两人通电话再讨论,所以梦瑶就将那张牌随手夹进书本里,也方便随时拿出来解析。

难道,梦里的男子和手中的隐者牌,他们之间会有什么关联吗?

2017-1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