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负手站在台阶纸上,稍作沉吟,抬手一挥,再次问道:“这画像可是出自你之手?”

楚辞低头看着飘落到手边的画像,那是一幅人物肖像图,逼真的五官和个人神采都宛若真人一般。

非是用水墨描绘出来的人物,而是用自制地炭笔勾勒出来的素描画像。

这种画像在北御国闻所未闻,而作为一名刑侦队里的罪犯——前罪犯模拟画像师,楚辞最擅长地就是根据目击者的描述来完成嫌犯的肖像图。

“是小人所画。”楚辞在男人的注视下越来越挺不直腰杆。

若非形势所逼,她现在也不会胆战心惊地跪在这里,面对着这样一个单单听声音就让人倍感压力的男人。

“可知画上是何人?”男人再次开了口。

明明是隔着一段距离,可对方身上的气场已经无形中蔓延过来,压得楚辞不敢动弹。

“是、杀害刺史府千金的嫌犯。”面对这样的男人,楚辞只剩下慌张和心虚。

说实话她虽然想引起佑督卫的注意,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出场要面对的就是佑督卫的最高领导,那位当今陛下最为倚重的皇叔。

作为蝉联京城热搜榜第一名的红人,无论是在宫里宫外,恐怕没有几个人不知道他勍王殿下君颉的。

而关于他流传于坊间的那些传奇里,不仅仅是他这些年在庙堂上的丰功伟绩,还有他那张冠绝京城地俊脸,以及围绕着他所展开的各种八卦。

其中最为最引人注目的一条八卦——就是勍王的性取向问题。

有人说,勍王之所以这把年纪还不娶妻纳妾,其实是因为他对女人没能耐。

也有人说,勍王殿下口味独特,他府里养了许多妖里妖气的宦官。

等等诸如此类的流言,在城里传的沸沸扬扬,各种版本单独提出来,都能编成一出大戏。

“据本王所知,这画上之人分明就是其中一位受害者,你这嫌犯之说又当如何解释?”君颉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楚辞飘远的思绪。

“受害人?”楚辞诧异地拿起地上的画像仔细打量着,作为一名专业的罪犯模拟画像师,她敢以自己的名誉做担保,这画像上的人绝对不会错。

如果人没错,那肯定是别的地方出了问题。

楚辞犹豫片刻,稳住声音回道:“据小人所知,几天前的清明节,城郊破庙里发生过一桩诡异的案件……”

案件中出现了两名死者,一男一女,他们死时身上皆穿着喜服,但奇怪的是喜服是完好无损的,可两名死者均被烧的面目全非,这说明凶手是在杀了他们以后又为他们套上的衣服。

至于两名死者的身份,因为样貌已经辨不清楚,所以只能根据他们身上所携带的物品来比对死者的身份。

而现在已知的是女性死者的身份,她便是刺史府的千金——薛艾鸢。

为了更好表达自己的意思,楚辞快速梳理了一遍案情,最后说道:“至于男性死者的身份,小人尚不知晓。但小人画的这副画像,是根据目击证人所提供的嫌犯特点来描绘出来的。据目击者所说,他当晚是要去破庙躲雨的,途中不甚撞到过一个戴着斗笠的男人,二人曾打过照面。”

“这便怪了。”君颉的声音放佛正在朝她靠近,楚辞再次屏住呼吸。

“若你所说不假,那么死者又是谁?”男人似乎停住了脚步,楚辞能感受到有股很强烈的陌生气息正逐渐将她包围,忍不住把头低的更深了。

“从受害人身上的线索来看,男性死者乃是一名内侍。而这画上的嫌犯,也是一名内侍,自清明节那日便不知所踪。”

“内侍?”楚辞惊讶看向手里的画像,“这么说死者和嫌犯的身份重叠了?”

君颉不置可否地追问一句,“你认为他是嫌犯?还是死者?”

楚辞顿觉压力巨大,心里万分纠结。

此时此刻,她究竟是该按照自己的方式进行下去呢?还是该听从那个人的安排以色诱之呢?

默默衡量片刻以后,楚辞心里终于有了结论,鼓足勇气认真回道:“小人认为,他应该是嫌犯。死者已经面目全非,如果想将其伪装成内侍非常简单。”

2019-2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