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来,为我们日后的合作干一杯。”只见一名男子举起酒杯朝着对面的人劝酒,而此人正是娱乐圈内有名的导演龙祁。

今日他们是来为新片《无涯》的合作举办庆祝酒宴。

在场的无疑不是圈内有名的导演,编剧,演员,制片人。

只是包厢最靠窗的角落里,坐着一个神色淡漠,垂眸自顾把玩着酒杯的男子,微弱的灯光映在他的微冷的俊容上,一丝孤寂一丝冷傲。

龙祁举着酒杯朝着男子走来,搭在他的肩膀上,“千城,来,为我们的合作痛饮一杯!”

男子闻着来人身上浓烈的酒味,眉头不悦蹵起,“明日还有通告要赶,就不喝了。”

龙祁一听,脸上的笑意不由得僵住,片刻又了然的一笑,只是这笑意却未达眼底。

“也是,咱们城哥可是个大忙人,而且一向都不会出席酒宴的。这一次能来倒是给了我们足够的脸面。”

龙祁看似恭维实则嘲讽的话,让众人闻之会意。谁不知道顾千城如今是陷入了最大的困境中。

在所有人的眼里,他顾千城之所以能有今日这地位,不过是依仗了自己出生好。父亲是顾氏的执行董事,母亲是孟家最受宠的小姐。别人需要赔上一生都未必能赚到的资源,他唾手可得。只是原本这样一个天之骄子却一夜之间跌落尘埃。

一场车祸,夺走了他双亲还有外公的生命,让他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可祸不单行,顾氏里有人趁他父亲车祸一事暗中买通董事会里的董事,将他这个正宗的太子爷一脚踢出了董事会,更是霸占了顾氏董事长的位子。

顾氏如此,而孟家亦然。

最大的主事者离世,底下的人自然是蠢蠢欲动,一个原本稳若泰山的家族,一时间支离破碎,为了利益为了权力,将骨肉血亲抛诸脑后。

“呵,还当自己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太子爷不成?”

“就是,如今失去了所有的依仗,那与我们又有什么不一样,还甩脸色给谁看啊?龙导能给他这个男主角就已经是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了,还不知好歹!”

耳边传来那些粗俗鄙夷的话语,男子的眼底骤然布满彻骨的寒霜,垂于桌底下的手猛然攥紧。

一直坐在男子身边的女子,却是冷眼看着场上所有人的嘴脸,笑颜如花,恍若未闻般起身,“城哥最近的通告确实太多了,实在有些忙不过来。但龙导亲自敬的就酒又岂能不喝,不如就让我这个经纪人带他喝。”

说完,便顺势拿过顾千城手边的红酒杯,一饮而尽。反手扣下,朝着龙祁勾唇一笑,“龙导不会介意吧?”

这喝都喝完了,他还能说介意吗!

顾千城见着挺身而出替他挡酒的女孩,一杯酒下去,脸不红心不跳,那双清眸在灯光下隐约的闪光。

“我怎么可能介意呢。没想到叶经纪人的酒量竟然如此好啊!”龙祁只能强颜欢笑的拍手叫好,眼底泛着精光。

就在叶辰以为这茬已然过去时,却不成想那龙祁竟然倒了满满一杯的白酒递到她的面前。

“既然今天是我们合作的高兴日子,那自是得喝到尽兴啊!这酒桌上总是喝红的有什么意思?白酒才是咱们的特产,一开始我还愁找不到人畅饮一场,赶巧了,让我碰上了叶经纪人。”

说完还不忘询问叶辰,“叶经纪人,不知龙某有没有这个荣幸,能邀你共饮啊?”

叶辰的秀眸在听到龙祁的话后,不禁微微眯起,果然,小人之心深不可测!

呵,只是在她叶辰的字典里没有服输这个字!

顾千城看着女子坚决的眼神,顿时蹙眉拦住她,眼神里满是警告。只是叶辰如今骑虎难下,若是不喝,对方定会拿这个说事为难顾千城,那她方才岂不是白费力了?

递给男子一个安心的眼神,径自拿过酒杯,垂眸睨着那满杯的白酒,仰头皱着眉饮尽。感觉到嗓子火辣辣的刺痛,“咳咳!”妈的!辣的她眼泪都快出来了!真不明白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喝酒。

“哈哈!没想到叶经纪人年纪看上去不大,这酒量倒着实不小嘛!就冲你这豪爽的性子,来,我龙祁再敬你一杯!”

在听到叶辰咳嗽的声音,顾千城的冷眸里不禁露出一丝担忧,却又在龙祁话音落后,骤然冷缩。

他倒是小瞧了龙祁的胆子,竟然敢当着他的面欺负他的人!

叶辰捂住嘴,强行忍住喉咙里难咽的酒味,凝视着对方重新给她倒满白酒。

“叶经纪人难不成是不能喝了?”

对上龙祁轻蔑的眼神,咬了咬牙,强行露出明媚的笑容,“怎么会呢?”

硬着头皮,端起白酒饮尽,只是这杯酒还未吞咽下去,就呛了嗓子,半杯洒了。

“叶经纪人,若是不行,就不必逞强嘛。”

那嘲讽的话刺激着叶辰的脑神经,作势就要重新斟满再喝。

“够了!”

就在众人一副看好戏的盯着叶辰时,一直沉默的男子蓦然起身,一把将叶辰手里的白酒瓶夺过去,“砰!”的一声搁在桌上。

众人皆被男子身上那与生俱来的傲然之气震慑,大气不敢出一声。

就连叶辰也是一脸懵逼的看着顾千城抓住她胳膊的手,“顾千城,你”

不待她话完,顾千城便强行拽着叶辰离开了包厢。

直到他们离开后许久,包厢里的众人才稍稍缓神,恍若劫后重生一般。

有些人即便是一时抹去风光,但那刻在骨子里的威严傲然却是无论如何也撤不去。

2019-2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