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小桐…你在听吗?”

“嘟嘟…”一阵忙音。

楚桐望着切断的电话,一阵懊悔,实在是太紧张了。

下了公交,楚桐还没从方卓的电话里回过神。

楚桐按照方卓吩咐的要求将手里的演员名单拟好送到嘉格娱乐。

楚桐站在嘉格大厦楼下,温先生回来了…这句话就像个魔咒缠绕在楚桐的脑子里,挥之不去。

嘉格大厦上的烫金大字晃的楚桐眼花,拿出手机正想拨给方卓,肩膀上就被人拍了一下,楚桐回头,是方卓本人。

“卓姐。”楚桐温软了眉眼,亲切的唤。

方卓见楚桐一身休闲打扮,就知道定是刚从片场回来,便说,:“刚才怎么回事?话说一半电话就断了。”

“抱歉,车上大概信号不好。”

方卓看楚桐脸色不太好,便责怪,:“刚从片场回来吧?又没吃午饭?”

楚桐有点不好意思,笑嘻嘻的,:“忙的忘了,过了饭点,就记不得了。”

“走,我请你吃饭。”

楚桐很少在外面吃午饭,自己一个人习惯了,通常都是从片场带盒饭或者买个面包对付一下算了,像这样坐在餐桌上规规矩矩的拿着刀叉,还真有些不习惯。

楚桐吃饭很安静,整个桌子上只剩下刀叉碰撞的声音。

方卓望望没什么表情的楚桐,敲敲桌子的边缘,说,:“刚在电话里说的话你听见没?”

‘咣当’餐刀落地的声音,方卓就知道会这样,传了服务生给楚桐换了副刀叉。

方卓一副意料之外下表情,抽了张纸巾递给楚桐,才说,:“我以为你是第一个知道的,毕竟被资助的几个孩子里你是最讨喜的。”

讨喜?讨谁的喜?是自认为的,还是别人以为。

楚桐接过纸巾茫然的擦着指尖油腻腻的汤汁,心底竟涌现出一丝烦躁感。

“温先生,他身体怎么样?”

“我也是昨天偶然听秘书说的,好像还不错。”

“那就好。”楚桐放了心,心不在焉的喝着杯子里的茶水,茶水入喉,涩且甘苦。

方卓瞧见楚桐这魂不守舍的样子,不禁叹气,:“要不要抽个时间去看看他?他回老宅了,和他妈妈一起住。”

“不要了吧,温妈妈并不怎么喜欢我。”

方卓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一顿饭就结束在不痛不痒的谈话中。

和方卓分开后,已然快傍晚六点钟,楚桐找到了靠在路边的站牌,这个时间回去,还可以再温一遍课本。

学校自习室就开到晚上十点,宿舍离学校不近却也不算远,大约二十分钟的步行速度,刚走到宿舍门口,就见到一辆黑色的卡宴安稳的停在门口。

楚桐没多想,正要走过去,却不料身后走出一人,叫住了楚桐。

楚桐回身,微微吃惊,:“周叔叔?”

“小桐,几年没见,都长这么高了。”从小到大,周世初都一样,无论什么时刻,他的礼貌客气都会像完成一项任务一样,不会让你觉得冷淡,更不会让你觉得多亲切。

周世初是温锦迟的秘书,从楚桐被温锦迟领养的那一刻起,周世初就一直着跟着温锦迟,几年未见,周世初还是如原来一样,只是眼角似乎多了几道皱纹。

“周叔叔几时回来的?”

“上个星期,真抱歉这么晚了还来找你。”周世初抬头打量了一下四周,才说,:“你妈妈的事,抱歉,温先生在国外…”

楚桐沉默一瞬,说,:“没关系,毕竟对我妈妈来说也是种解脱。”十八岁那年,楚桐妈妈尿毒症恶化,不幸离世了。

“不过,这里你住的还习惯吗?如果就你自己一个人,我觉得还是住在市里的好……”

“周叔叔找我有别的事?”楚桐直接打断了周世初那些不必要的客套话。

周世初温和的笑,:“还是小桐了解我一些。”说罢,抽出便签纸写下一串数字,递给楚桐,才说,:“这是温先生回国后新办的号码,你知道,他见不得热闹,手机都是我代替温先生接,不过,太过安静,对病情也不是太好的事,你一向和温先生关系比较亲,没事可以打给他,这也是他交代给我的。”

楚桐望着字条,淡淡的,:“温妈妈……也同意吗?”

2019-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