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份的北京横店,天还有些冷,凌晨一点多的时候,刚下完一场不大不小的雪,天边刚泛起鱼肚白,楚桐坐在休息区,裹紧了身上的军大衣,哆哆嗦嗦的喝着剧组临场休息时发的热豆浆。

场务季林指挥着射影助理调适着摄影机的摆放位置。

下一场戏还是演女主角的落水替身,楚桐已经不知道今天是第几次浑身湿透,只知道,双脚早已被池子里的水浸泡的麻木。

等暖和够了,楚桐才走进准备室,路过化妆间,就见一群穿着古代夏季服饰的女子坐在凳子上等候化妆,化妆师也熬了将近一个通宵,脸上是散不开般的倦意,流程熟练的拿起各种化妆工具,嘴里木然的喊着:下一个。

楚桐没多做停留,转身进了更衣室,换下一场要穿的衣服。果然,能够成名没有一个人能靠运气比天高,那些所谓的一夜爆红,不过是多少个日夜操劳得来的。

横店的更衣室说不上多破,但也绝对谈不上多好,可能是临时的替场演员换了又换,连更衣柜子上的名字都赖的改,楚桐脱下军大衣挂在一旁的衣撑上,就听见门外由远及近的谈话声。

“我说,你平时不是跟成哥的关系挺好,怎么不叫他多给你报两场戏?”推门进来的叫贝蕊,平常说话总是大大咧咧,楚桐与她对过两场戏,台词功底根本不输那些科班出身的小鲜花。

紧跟着进来的姑娘连忙掩上身后的门,才说,:“你说话能不能小点声?你倒不怕身后那些虎视眈眈的女人将我说成什么样儿。”

“怕啥,跟咱一起对戏的那姑娘不是照样有后台,而且,据说还是个富家千金啥的……”话音未落,就被身后的姑娘照着后背拍了一下,贝蕊看见楚桐,就跟吃了苍蝇似的。

而楚桐站在更衣柜前置若罔闻的换衣服,权当没听见。

贝蕊缓步的走到楚桐边上,小声解释,:“我也是听外边那些姑娘说的,你别往心里去……”

‘咔哒’落锁,楚桐边系着腰带,边抬头,:“啊……你在同我说话啊……”软软糯糯的声线,楚桐的普通话并不标准,还带着些江南的吴侬软语,温婉且缓慢。

贝蕊一脸黑线,实则内心早已在捶胸顿足。

楚桐望望贝蕊,心底一片清明,弯了嘴角,说,:“小孩子间的玩意儿,我不在意,谢谢。”

贝蕊心下竟有些佩服,不过是一样大的小姑娘,心境竟可以这般成熟,反倒是乱嚼舌根的人小家子气了。

等楚桐出了更衣室的门,就见拍摄场地的各组人员早都已经准备好了,这场拍的是《清宫恋》女主角被扇巴掌的戏码。

楚桐刚才在更衣室耽误的时间有些多,迟了一些,场地里的丫鬟站了一排,早已没了位置,楚桐叹口气,还是没赶上。

转身想走的时候,就被一旁的季林拽着塞到了队伍里,压低了声说,:“你跑什么?这场的价钱是二百,是你一上午的两倍,而且还有机会入镜。”

楚桐看周遭没人注意自己,转头,小声,:“可是,人满了的呀。”

“没事,待会儿清点人数的时候你就别说话,你站边上,没人注意你。”

楚桐温润如水的眸子转了转,笑嘻嘻的,:“知道了,季林哥。”

季林看着小姑娘瘦弱的小肩膀,叹气,:“录完这场记得领盒饭再回学校,别为了工作把身体累垮了。”

“嗯。”楚桐知道,季林是真心疼她的,楚桐在横店混了两年,只要有戏拍,无论多苦多累,她都演,倒不是说有多想红,只是工资都是一天一结,这样做起事来也方便,还有免费的盒饭吃,一举两得。

每次楚桐录完都急着回去上课,盒饭也忘了领,一回生,二回熟,和季林就渐渐的熟悉了起来。

正式开拍的时候,摄像机刚摆好,导演那边就传来了争吵声,楚桐这边距离有些远,听不大清楚,只依稀听见季林被骂了。

不多会儿,导演肃着脸走过来,环视了一周,将视线定格在楚桐的身上,:“就你吧。”

2019-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