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代净连忙抓起手机,瞄了一眼来电显示,点开接听键。

袁尚义的声音,火急火燎的,好像家里失了火一样:“净儿,你妈中风了。”

袁代净大脑轰地一声,炸雷了:“爸……你说什么?我妈中风了?”

袁尚义语气有点急,仿佛天要塌下来似的:“你赶紧回来,帮我托把手。”

袁代净说完,急忙安抚好父亲的情绪:“好的,爸……你等我,我马上就回去。”

袁代净挂断手机后,直接将手机丢进肩包里,从包里拿出车钥匙,转身带上办公室大门,朝公司门外的停车位奔去。

她顾不上请假,也顾不上和上司打招呼,更顾不上安排和交代一下手里的工作,一路上跌跌撞撞,心乱如麻地奔跑着。

到了停车位,打开车门,系上安全带,一脚踏上油门,带着满脑子的“中风”二字,横冲直撞地朝家的方向冲去。

半个钟头后,小车停靠在横溪雅苑小区地下停车库内。

袁代净拿起肩包,爬出驾驶室,直奔负一层电梯,回到了自己的家。

站在自己家门口,袁代净气喘吁吁来不及定神,在密码门上输入密码,一把推开了大门,一眼看见了沙发上的父母。

母亲像一堵墙一样,靠在父亲的身上,目光呆滞地看着她,和失忆的人没有两样。

袁尚义用一只胳膊肘支撑着龚雪玲的身体,让她尽量不要倒下。

袁代净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关上门疾步跑了过去。

袁代净冲过去,不知所措地看着母亲,问道:“爸,我妈她到底怎么了?”

袁尚义背着双肩包,终于顶不住了,将龚雪玲平放在沙发上,直起身喘着粗气。

袁尚义突然吼了一句:“突发中风。”

袁代净蹲下身跪在地上,双手抱住母亲的头,把自己的脸贴上去,百般心疼地看着她。

袁代净语竭词穷,无法表达自己的悲伤:“妈……你怎么会这样?”

袁尚义拍了拍满身皱褶的衣服,语气生硬地说道:“还不都是给你带娃,累出来的病。”

袁代净心疼地看着母亲,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四年,母亲为了带越越,确实吃尽了辛苦,和父亲分居不说,平时只有在自己双休的时候,才能回家和父亲短暂小聚。

今天是周一,母亲这才回家小休两天,这回来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袁尚义气不顺,转过身背对着沙发空位,抖下身后的双肩包,呼啦一下拉开拉链,然后像竹筒倒豆子一样,将一大堆西药倒了出来。

随着药品最后出来的,是一本病例和一张医保卡。

袁代净伸出一只手抓起病例,打开内页,边看边问:“看过医生了?医生都说了什么?让住院治疗了吗?”

袁尚义抖了抖双肩包,确定包里的东西全部出空了,这才合上拉链,漫不经心地说道:“医生能怎么说?慢性病,吃药呗……住院?你以为我不想让你妈住院?我就想你问一句,如果你妈住院的话,是你陪还是我陪?你陪的话,越越怎么办?我陪的话,家里的四只鸟怎么办?”

2019-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