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崇源的脸贴着袁代净的脸,给她温暖。

她的脸冷冰冰的,贴在他滚烫的脸上,她的身体在瑟瑟发抖。

他再次抱紧她,嘴巴靠近她的耳边,轻轻声地说道:“我觉得,你应该是我的妻子。”

李崇源说完,把她一把抱了起来,然后朝身后的大巴跑去。

她的牙齿在打颤,“咯咯咯”地作响,嘴巴发出颤抖的声音:“崇源,我冷……”

李崇源连连点头:“我带你去大巴换衣服。”

那头,越越已经在唐一诺的怀里吓得哭出了声,连声喊道:“妈妈掉下去了,我妈要没了。”

袁尚义和龚雪玲直接急晕了过去,安小暖立即喊来随车医生急救。

现场忙作一团,邓建国和陈立新维持现场,呼喊所有的人离开湖边,全部疏散到安全地带。

大巴车里,李崇源将袁代净平放在座位上,吩咐司机打开空调,然后脱下自己的内衣,只留一条内裤。

接着,他把袁代净的身体转过去,背对着自己,把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件扒下,换上自己的内衣,再加上外面的鹅绒服。

袁代净试图避让,因为受寒,手不听使唤,只能眼看着李崇源为她换衣。

换上李崇源的衣服后,袁代净的身体渐渐地有了温度。

李崇源穿上自己的毛衣,紧紧地抱着她:“现在还冷吗?”

袁代净摇了摇头:“不冷了。”

李崇源抱着袁代净,俯下身,轻轻地吻向她的唇。

袁代净反手勾住他的脖子,头向上微仰,翕动着自己的唇,迎合着他的温唇。

热吻,在车厢里持续着,没有停止的意思。

两个人的身体紧紧地抱在一起,久久不愿分开。

袁代净闭着眼睛,享受着梦幻般的爱意。

李崇源狂热的吻,像一股股温泉,浸泡着她冰冷的被湖水淋湿的身体。

爱情,原来佯装着看不见,却不经意间偷偷地奔跑出来,和生命完成神圣的交接。

突然,传来一阵哄笑声:“在一起,在一起……”

李崇源放眼望去,车窗外站满了老人和孩子,老人们在哄笑,善意地喊着口号:“在一起。”

李崇源的目光在人群里寻找着,一边找一边自言自语道:“岳父呢?”

袁代净躺在他的怀里,笑着问:“哪个岳父?”

李崇源回道:“你爸!”

袁代净一把推开他:“你欺负我爸就是岳父命。”

李崇源反手一把抱紧她:“我们有个女儿叫越越,以后我也是岳父命,对吗?”

袁代净心里一感动,闭上眼睛,流下了温热的眼泪。

伴随着滚热的泪水,是他的唇,紧紧地帖在她的唇上面。

湖面静止了,空气凝固了,车窗外只有此起彼伏的祝福声:在一起……

一浪高过一浪,经久不息。

全文完

2019-2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