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人员抬起头,用手指了指前方:“前面左拐最后一间,去办公室找刘主任。”

袁代净连连点头致谢:“好的,谢谢。”

往前走,左拐弯,一直摸到头,办公室大门敞开着,里面只有一个中年女人,背对着她正在打印材料。

袁代净估摸着刘主任就是她了,站在门口敲了敲门,随即问道:“你好,请问刘主任在吗?”

中年女人抽出打印好的材料,回转身看向大门,应道:“我就是,有什么事?”

袁代净朝前紧走几步,继续问道:“我想请一个护工,就是二十四小时照顾病人的那种,这里有吗?”

刘主任点了点头:“有,需要护理的病人是男的,还是女的?”

袁代净回道:“是我妈,中风偏瘫。”

刘主任将打印材料放在桌子上,转手从文件架上抽出一本护工人员资料夹,翻到女护工分类那一页,对袁代净说道:“这里有一位四十岁的女护工,体力比较好,能够胜任二十四小时护理工作,医院护理级别的,会做一些简单的康复治疗,不过工资待遇要求比较高,一个月四千块。”

刘主任说完,一个巴掌张开,收起大拇指,朝袁代净眼前亮了亮。

袁代净连连点头:“行,能不能现在就上岗?”

刘主任指了指身前不远处的沙发,示意她坐下:“我马上电话联系一下护工,你先坐一会儿,稍等。”

袁代净回头走了几步,朝沙发上坐去。

她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现在最要紧的是先把母亲安顿好,这是重中之重。

大约三分钟后,刘主任那头联系上了护工,得到确切消息可以立即提供上门服务。

刘主任挂断电话后,一边在资料本上填写资料,一边问道:“你家门牌号码和手机号码报一下,女护工半小时后直接去你家,工资月结。”

袁代净站起身,立即走过去,报门牌号:“横溪雅苑小区3栋1单元1608室,袁代净,138138……。”

刘主任写完资料后,示意袁代净在用工合同上签名:“这是三份用工合同,你和护工双方各执一份,社区留一份备案,你在这里签个字,以后有任何问题直接来社区找我就行。”

袁代净拿起笔,在合同签名处分别签上姓名和日期,连声道谢:“好的,谢谢你刘主任。”

袁代净签完名后,刘主任将一份合同递给她:“好了,现在你可以回去了,护工一会儿就到你家。”

袁代净连连致谢,返身离开社区,朝家里走去。

母亲的大事解决了,她的心头紧压着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袁代净脚底生风,越走越快。此刻,她心挂两头,一头是母亲,一头是公司,回头安排好母亲,她还得赶回公司继续工作。

回到家后,她立即到次卧为母亲铺好了被子,然后静等护工上门。

十分钟后,门铃准时响起,袁代净三步并作两步跑去开门,护工以饱满的精神状态出现在她的面前,主动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敏风。”

袁代净点了点头:“我叫袁代净,以后就叫你敏姐。”

2019-0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