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叶子在一起的第三年,他告诉我想创业,家里给了他启动资金,他说需要换一个大一些的公寓,我说“没事,你创业,失败了我陪着你,成功了我就到你那实习,我马上大四了!”

我拍拍胸对他说,倒是叶子又摸了摸我的头,和我说创业的不单单是他自己,他还有2个兄弟要和他一起。

其实和兄弟一起创业,失败了没什么,但是成功了会因为利益关系破坏了彼此的感情。叶子的两个兄弟我都认识,其中A和我首次见面还闹出了囧像!某一年中秋我在叶子的公寓里,A串门的时候,因为我是叶子的妹妹!!

大三那一年叶子辞职开始创业,期间相对是比较忙的,经常看见他通宵,当时他睡下的时候,我总爱时不时的看他还有没有呼吸,就怕他一下子嗝屁了。毕竟那时候熬夜猝死的人很多啊!

但是前期半年确实不大理想,加上B的退出,叶子和A的压力也越来越大。那时候觉得再过不久,估计叶子和A也要放弃了吧!

在他们创业期间,我一放假就会到叶子新租的公寓里给他们做饭!一个没有薪水的保姆。叶子和A合租了一个三室一厅的公寓,其实一开始还有B的,一人一间屋子,客厅做办公区。但是在B走后,那个房间就成了我的。

就在年底的时候,他们的工作室开始慢慢有收入,但是金额不是很大,第一个月我记得是八千,勉勉强强可以过日子。我爸一直以为我是个身无分文的女孩子,从小非常遵循女孩要富养的道理一直不断的给我钱,多的我都会存起来,大学这几年多少存了差不多2万。

我把所有的存款拼拼凑凑差不多到2万五,转给了叶子,但是叶子没收。说创业是他和叶子的事,成败他们都认,但是不希望我参与进来。回家后和我爸说了叶子自己在创业之类的,妈听见了,说了一句我特别不爱听的话。

“你怎么随随便便就给了2万呢?万一失败了呢?没钱创什么业!你心真大,这么有钱以后我们也不用给你生活费了。”

我为什么会这么少提起我妈,是因为她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她对家里人很好,但是对外人从来都是拿有色眼睛去看待别人的。

我当时特别不爽,但是也没说什么就回了房间。我爸发了信息让我不要在意我妈的话,还说只要我认为是对的,那这么做就是对的,以后要是叶子成了,我也可以做老板娘了。

第二天我买了早餐到了叶子他们公寓,我对他说“我爸说了,你要成功了,以后我要做老板娘的。”

叶子习惯性的摸了我的头,顺便把头发拔乱了。倒是A插嘴道“可以啊花眠,原来这就是你的目的!我不管,我也是老板,我要去找一个小老板娘,你做大老板,我女朋友做小老板娘。”

在那之后,叶子的工作室开始陆陆续续进账,最高的一个月是进了三万,每个月他都给我8千,让我没事可以自己买点东西,但是其实我都用在叶子和A身上了,一个男生创业可能会注意休息,注意形象和饮食。但是两个人在一起就不一样了,他们都在看彼此,对方不停自己也不停,然后经常熬夜!客厅也不打扫。

有时候我上课几天没过来,他们就几天没打扫。明明这个年纪是当女神做小公主的明明,偏偏成了他们的妈。

叶子创业期间基本就不上游戏,号给了呆练做日常,我倒是平常会上线。唐大经常问的一句就是“叶子破产了吗?”

这要是叶子知道了,肯定会拉黑唐大。虽然大家对叶子创业的事情不看好,但是当时叶子创业的时候,大家都凑了钱给叶子,小的五百,大的一两千。小月和小初我记得当时是私下转了三千的。叶子本想拒绝,我说不如先领了存起来,到时候用不到就还给大家,如果需要,就当是大家借你江湖救急的。他才勉强拿,当然这些确实最后用来江湖救急了,帮会里东拼西凑差不多一万三。

在叶子创业第二年就还给大家了,大家表示叶子可以开启工作室确实不容易,也意想不到可以回本。而我妈那一年确实也不给我生活费了,她认为我的两万足够了,不给我钱我就不会给叶子。但其实我不仅没有给叶子,而且叶子还每个月给我钱,我没和家里人说,我爸经常问我还有没有钱,我骗他说还有,足够生活的,没钱会和他拿!但其实一次都没拿过。

有时候亲戚会说我胳膊往外怪,我妈毕竟是我妈!我不知道我妈在亲戚面前说我什么,但是我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什么,该回家的会回家,该叫的人会叫。不过就是不在她面前提起叶子,有时候她问叶子创业情况,我会含含糊糊的忽悠过去。当初她说那句话也许是无心之举,但是在知道叶子现在还没失败的时候。常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家里车也老了,我想买新车,和你男朋友拿几万凑凑呗!“

我听见这样的话就不开心,我妈估计察觉了,又说”拿几万怎么了,难道他创业到现在还拿不出吗?“

她在亲戚面前就是各种说我偏袒叶子,连她一句玩笑话都生气。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性格原因,还是如何。但是在叶子创业后,我妈就开始一直说钱的事,还说叶子宠我,以后让他拿二十万把我领走就行。我说”二十万,那你还不是应该要准备嫁妆吗?“

“嫁妆啊!拿几个塑料袋把你东西装了提走就可以了,那就是我给你准备的嫁妆。”我以前一直觉得我妈很好,因为她跟得上网络时代,但是我没想到我读大学期间,她开始变成了我讨厌的妇女嘴脸。我觉得再说下去我可能会吵起来,所以回了房。但是再她和亲戚的口述里,她永远的玩笑,我永远是开不起玩笑的人。

大四第一学期,我从学校搬出来,和我爸说我要和叶子住,在他那实习,倒是很少回家了。叶子买了2张四人办公桌,因为我的专业和叶子的工作室是八辈子打不着边的,所以叶子也没要求我什么,只是让我处理一些简单的事情。没事我就看看电视,玩玩游戏。

那时候小丐和秋夜结婚了,结婚以后的小丐要照顾家庭,便不怎么玩游戏。YY里从可以听见秋夜说““我擦我儿子醒了,我先冲奶粉!”或者是“老子一只手抱娃,一只手陪你们下本还想怎样?”这个画面有点美,有点乱。渐渐的秋夜也在游戏里消失了。

后来工作室走上正轨,开始有稳定的收入数以后,又招了一个妹子花花和一个黝黑汉子小虫。A吼到“我觉得自己已经像那么个领导了!十年后,我要坐在22楼层的超大办公室里,还有有秘书!”

我说“那那那我要踩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进公司,所有人见到我都要站起来喊一句“叶太太”!”就是这么不要脸,叶子看着我和A的白日梦,倒也没参与,只是继续工作,真是一个无趣的男人!

2019-2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