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权看着两人离开的身影,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回头看躺在床上面白如纸的君南瑾,心中不禁有些生气,为什么把下人都打发走?可是他做错了什么?楚权很想把君南瑾摇醒然后问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可是看着病中的君南瑾,楚权还是心疼占的更多。

走到窗前,伸手将盖在君南瑾身上的被子掖好。又将手放在君南瑾光滑饱满的额头上,测了测她有没有退烧。可触手滚烫,虚汗也一直在流。

楚权心中响起雨禄说的话:“太子妃身上有中过内伤的痕迹。”他不确定那位神出鬼没的莲公子是否真的能帮他医治好君南瑾,也不知道君南瑾为何会认识那位莲公子。

他的太子妃,当真是神秘至极啊。

轻轻叹了口气,看着床上的君南瑾,楚权抿嘴一笑,不管怎么样,既然她已经嫁给他做了淮黎的太子妃,那不管以前他是什么身份,她都是他的妻。

溪月端着水盆回来了,将水盆轻轻放在桌上,把君南瑾头上旧的手巾拿了下来。重新浸湿,放在君南瑾头上。

楚权已经走了,她想把君南瑾的内伤治好,只能去找古书中的法子,他实在信不过雨禄,不过现在也只能姑且让他一试了。

君南瑾在床上重重的呼吸着,眼皮很重,重到抬不起眼皮来。只感觉浑身无力,手无缚鸡之力,周身火热,仿佛熊熊烈火。

明明是温暖的初夏,但君南瑾只觉的浑身冰冷,苍白的嘴唇无力的颤抖着。分明只是普通的风寒,可这一遭却几乎要了君南瑾的小命。

几日后:

芝仙院————

戚妙芝斜斜的卧在贵妃塌上,一席浅粉色的修身长袍,凸现出她修长匀称的身姿那粉色极淡已经接近白色,但是却很妩媚,就似少女脸颊上最自然却最诱人的红晕;衣袖、襟前、袍角却用素金色镶宽宽的边儿,更衬出高贵之气;衣上精细构图绣了绽放的红梅,繁复层叠,开得热烈,看得让人心里也觉得热乎;足上一双同色的绣鞋,缎子面儿上用珊瑚珠配着金线也是绣的红梅,厚厚的鞋底里做着镂空的小抽屉,盛着梅花香粉,走一步,地上就留一个盛开的红梅花印记;头发只盘了简单的髻,后面一半仍是垂顺的披散在腰后,右边从头顶到耳边压着用珍珠和红色宝石穿的红梅金丝镂空珠花,蜿蜒盛开,更有几朵开到了或是额边、或是眼角、或是耳畔,那乌黑的头发从间隙处露出来,更衬得“梅花”红艳,而左侧是那梅花琉璃钗,玲珑剔透,浑然天成的红色正好雕成了梅花瓣儿,下面坠着三股水晶珠和红玉珠间隔的珠串,最下头汇合在一起,悬着一颗东珠,竟有龙眼大小,更难得的是,那东珠的色泽竟泛出粉红光晕;最外面罩着石榴红织锦面的披风,一双纤纤玉手大方的露在外头,并不似小姐夫人般藏在手窝窝里,左手上用打磨得圆润的红玉珠串,过中指交叉经手背到手腕装饰着,衬得肌肤胜雪;领子是火红的狐狸皮,衬着那娇艳如春花的脸蛋儿;脸上还是不施粉黛,但却用胭脂染了红唇,显得红艳欲滴就如那头上身上的红梅。

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脸若银盘,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徽微。

她独倚长榻,灯光映照之下,容色晶莹如玉,如新月生晕,如花树堆雪,环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娇柔婉转之际,美艳不可方物。她秀美的娥眉淡淡的蹙着,在她细致的脸蛋上扫出浅浅的忧虑,让她原本美得出奇的容貌更添了一份我见犹怜的心动。

“太子妃卧病了?那可真是大大的不幸啊。”朱唇轻启,缓缓吐纳出珠落玉盘之声,只是那话里夹枪带棍的让人极其不舒服。

鹤九将香炉里的火松点上,回身把香盒填满,又用香推慢慢抚平,然后放到香炉里。

微风中弥散着花蕊中的甜香。暴雨中,屋内点一支白麝香,雨气里有一点腥臊,白麝香的气味像看不见的屏障将其隔在窗外。一盏太平猴魁默默赏雨。

鹤九盖上香炉盖子,回身给戚妙芝递了一盏茶。戚妙芝单手接过,缓缓喝了起来。

“阿九,一会你去芝仙院库房里挑些续命用的东西给太子妃过去,也算表达我的心意了不是。”

鹤九点了点头,转身去办了。

屋子里弥漫着香气戚妙芝不知道今天鹤九点的是什么香,只是觉得好闻,躺在塌上贪婪的深吸几口。杏眼半眯,朱唇抿着笑意,心中一点是在盘算着怎么算计君南瑾吧。

鹤九去库房里选了几个续命用的药材和天材地宝,看着手里珠光宝气的药材和宝物们鹤九心里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笑。)他如何不知这些宝贝是从哪来的,这么多年来,想投靠楚权又不被楚权看好的基本都会找到戚妙芝哪里去,用从百姓那里搜刮的金钱去献给戚妙芝,而让自己爬的更高更好。

而戚妙芝接了钱,也只会给他们买个小官,甚至连七品都没有。但那些人却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鹤九缓步走在去昆松阁的路上,手中捧着装药材的盒子心中想着心事。走到一个拐角处,因为是低着头走路并没有看到正要去打水的溪月,于是两个人便碰的一声撞上了。

“哎呀!哐啷!!”溪月手中的水盆掉在了地上,里面的水也都撒在了鹤九的身上。

“你没事吧。”鹤九最先反应过来,她一边轻轻问了一声溪月是否有事,一边检查了一下手中的盒子是否有损坏。检查了一下盒子确定,没有损坏后,将手伸向坐在地上揉屁股的溪月:“你没事吧,我拉你起来吧。”她的声音很平静,平静得没有一丝声线的颤抖

溪月抬眼看了看刚想道谢,却看清那人是鹤九时却愣住了。

阳光下,那鹤九有一头海藻般浓密的长发,微微卷曲,眼睛象海水一样,皮肤很白,是象牙色,整个人看起来懒洋洋的,淡淡的。她在微笑,而眼珠却无比淡漠。恬静冷漠,仿若没有潮水的大海,静静的,没有一丝涟漪,失去了焦距似的无神。她从来一直都是淡淡的,洁净白皙的脸孔肤若凝脂,没有笑容的脸庞上镶嵌着黑得不见底的夜幕般的双眸,如同黑珍珠一般沉静,娇挺的鼻梁,樱花般绛红色的双唇,像是一个精心雕琢出的瓷娃娃,美丽得令人销魂,确是失去生机般冷然。

“鹤九?算了,我自己起来。”溪月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扶着地站了起来。

看了一眼鹤九,转身把掉在地上的水盆捡了起来。

“还有什么事情吗,没有的话我就走了。”

鹤九打量了溪月许久,突然开口道:“你有双亲吗?”溪月有点疑惑:“啊?”刚想回答没有,可又想起了严夫人那张如母亲般慈爱的面庞。便回答:“当然有。”

有些失望的敛了敛眉,回答了一声好吧,然后便转身向昆松阁走去。

原地的溪月有些疑惑,也不知道鹤九唱的是什么戏,但看着越走越远的鹤九也就打消了想问个彻底的心思了。

离昆松阁越来越近,鹤九的心里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她还有一个妹妹,当时家里很穷,娘亲不得不将她的妹妹丢出了家门,年纪尚小的妹妹当时或许连事都记不清,但就被娘亲狠心扔了出去。当时年幼的她哭了很久很久,她不知道后来她的妹妹有没有活下来。但刚才看到溪月,她发现溪月长得像极了她妹妹。

溪月的长相确实和鹤九很像,但可能两边没有交集,所以她们两人都不曾好好看过对方的脸。

溪月不像鹤九,她生的明媚,而鹤九则多了一份冷冽的气质。

她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娇嫩、神态悠闲、美目流盼、桃腮带笑、含辞未吐、气若幽兰,说不尽的温柔可人。一张圆圆的鹅蛋脸,眼珠子黑漆漆的,两颊晕红,周身透着一股青春活泼的气息,满身尽是秀气。抿着嘴,笑吟吟的斜眼瞅着,肤白如新剥鲜菱,嘴角边一粒细细的黑痣,更增俏媚。

鹤九甩了甩头,使劲皱了皱眉。他一定是魔怔了,怎么会觉得溪月是她妹妹呢。

太子书房————————

楚权的书房里往常都是没有人的,一般人楚权也不会让他进来,可现在他的书房里却又一位妙龄少女在一个劲的想逗楚权笑。

那少女撅着小嘴,看似不高兴一般,可谁知下一秒却做出了一个小鬼脸。但楚权依旧不为所动,气的那少女小脸通红,柳眉倒数。

楚权无奈的抬头看着那少女,乌黑的头发,挽了个公主髻,髻上簪着一支珠花的簪子,上面垂着流苏,她说话时,流苏就摇摇曳曳的。她有白白净净的脸庞,柔柔细细的肌肤。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小小的鼻梁下有张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向上弯,带着点儿哀愁的笑意。整个面庞细致清丽,如此脱俗,简直不带一丝一毫人间烟火味。身披蓝纱,显得清澈透明,亦真亦幻。双眸淡淡,给人一种幽静的感觉,俏鼻高挺,薄唇浅红。肌肤似雪。头上三尺青丝,两缕披在胸前,剩下的在头上挽成飞云髻,斜暂一支银月钗,钗上垂下水晶串成的吊坠,整个人看起来素雅而又不失气质。穿着一件略嫌简单的素白色的长锦衣,用深棕色的丝线在衣料上绣出了奇巧遒劲的枝干,桃红色的丝线绣出了一朵朵怒放的梅花,从裙摆一直延伸到腰际,一根玄紫色的宽腰带勒紧细腰,显出了身段窈窕,反而还给人一种清雅不失华贵的感觉,外披一件浅紫色的敞口纱衣,一举一动皆引得纱衣有些波光流动之感,腰间系着一块翡翠玉佩,平添了一份儒雅之气。手上带着一个乳白色的玉镯子,一头长的出奇的头发用紫色和白色相间的丝带绾出了一个略有些繁杂的发式,确实没有辜负这头漂亮的出奇的头发,头发上抹了些玫瑰的香精,散发出一股迷人的香味,发髫上插着一跟翡翠制成的玉簪子,别出心裁的做成了带叶青竹的模样,真让人以为她带了枝青竹在头上,额前薄而长的刘海整齐严谨。用碳黑色描上了柳叶眉,更衬出皮肤白皙细腻,妩媚迷人的丹凤眼在眼波流转之间光华显尽,施以粉色的胭脂让皮肤显得白里透红,唇上单单的抹上浅红色的唇红,整张脸显得特别漂亮围着红狐围脖,簪着支八宝翡翠菊钗,犹如朵浮云冉冉飘现。通明的灯火勾勒出她精致的脸廓,散发着淡淡的柔光,纱衣上面的花纹乃是暗金线织就,点缀在每羽翟凤毛上的是细小而浑圆的蔷薇晶石与虎睛石,碎珠流苏如星光闪烁,光艳如流霞,透着繁迷的皇家贵气。臂上挽迤着丈许来长的烟罗紫轻绡,用金镶玉跳脱牢牢固住。用蔷金香草染成,纯净明丽,质地轻软,色泽如花鲜艳,并且散发出芬芳的花木清香。裙上用细如胎发的金银丝线绣成攒枝千叶海棠和栖枝飞莺,刺绣处缀上千万颗真珠,与金银丝线相映生辉、贵不可言。

“徵儿,你也老大不小了,好歹是个公主,有这闲心,不如照顾你皇嫂!”

楚权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语气抬高了几度。笙徵公主微微崛起小嘴,嘟囔着说:“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话说我还没见过我那位皇嫂呢,嘿嘿我这就去!”

说完就想道烟似的跑了,留下楚权一个埋在古籍典册中。

笙徵蹦蹦跳跳的走在石板路上,手里也并不老实,一会摘摘花一会撩撩水好不自在。

走到后花园时看见了漂亮的花朵,不管多脏也要去摘,到手了以后看见更漂亮的就随手丢掉。

跟在她身后暗中保护她的逍客早就对这种行为产生了麻木感。就在一转眼的功夫,那公主早就不见人影了,逍客一愣,跳出隐藏的灌木丛,急切的寻找着笙徵。

正着急时那少女的头在花树丛中钻了起来,青翠的树木空隙之间,露出皓如白雪的肌肤,漆黑的长发散在花树上,一双像天上星星那么亮的眼睛凝望过来,只见她舒雅自在的坐在湖边,明艳圣洁,仪态不可方物,白衣倒映水中,落花一瓣一瓣的掉在她头上,衣上,影子上。

望花阁——————

“你!你别过来!滚啊!”向杀猪一样的叫声响在望花搂里。

洛宣自从那天看见君南瑾病到并且自己也哭的稀里哗啦便一直住在雨禄这里。雨禄不让洛宣和他住在一起,理由是洛宣晚上打呼噜,震得他头疼,被洛宣一个白眼翻到了南天门。这几天洛宣住在万花楼,又和雨禄不是一个房间,所以经常会有不长眼的人误以为他是这望花搂里新来的小倌。

最恶劣的一次是他在睡觉,睡着睡着就感觉身上好重好重,一睁眼才发现一个彪形大汉坐在他身上,已经开始脱裤子了!!!这下可把洛宣恶心坏了,踢了那人的命根子把他赶出了望花搂。

雨禄当时看到的就是衣衫不整,露了一大块肩膀,脸上也泛起不正常的红晕的洛宣。因为这件事洛宣还被雨禄笑话了。以至于他现在一看见♂彪型大汉♂就浑身发怵。

可无奈他天生丽质,人不但没断还增加了不少。如今在他房里的便是一个以为他在欲拒还迎的汉子,好死不死洛宣还是个不会武功的。

洛宣的呼吸都有些颤抖,因为生气而发抖的身子“滚开啊!!!小爷都说了,小爷不是卖肉的啊!!”

“小美人~别演了,身上热的很吧?来~哥哥给你降降温~”在大汉眼里估计就是这样的景象:秀气似女子般的叶眉之下是一双勾魂摄魄的眼眸,眼角微微上挑,媚眼如丝,更增添撩人风情,仿佛轻声唤着自己来玩~♂

洛宣一阵恶寒,大声喊到:“雨禄!!你给小爷滚过来!!!”

房门咯吱一声被打开了,雨禄出现在洛宣的视线里。

一双温柔得似乎要滴出水来的澄澈眸子钳在一张完美俊逸的脸上,细碎的长发覆盖住他光洁的额头,垂到了浓密而纤长的睫毛上,眼角却微微上扬,而显得妩媚.纯净的瞳孔和妖媚的眼型奇妙的融合成一种极美的风情,薄薄的唇,色淡如水.一袭红袍下是所有人都不可比的细腻肌肤。魅惑众生的脸上只显出了一种病态的苍白,却无时不流露出高贵淡雅的气质,配合他颀长纤细的身材。腰间绑着一根白色兽纹腰带,一头乌黑光亮的头发,有着一双惺忪的眼睛,体型伟岸,当真是风度翩翩貌似潘安。

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锻排穗褂,登着青缎粉底小朝靴。步履轻缓优雅,背影清瘦如竹,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即视而有情。那身穿水墨色衣、头戴一片毡巾的,生得风流韵致,自然是个翩翩少年郎。彼其之子,美无度。

大汉擦了擦嘴角流出的口水:“又来一个小美人!哈哈哈来吧来吧,今天就和大爷双飞吧!”

雨禄面色一冷,刚想一个拳头扇飞他,却被拦住。回头看去,便把手受了回来。那人绕道雨禄身前来,洛宣看着撇了撇嘴:“这人怎么总穿的像大鹅似的。”一件鹅黄色镶金边袍子,宛如一块无瑕美玉熔铸而成玉人,即使静静地站在那里,也是丰姿奇秀,神韵独超,给人一种高贵清华感。

一件鹅黄色镶金边袍子,宛如一块无瑕美玉熔铸而成玉人,即使静静地站在那里,也是丰姿奇秀,神韵独超,给人一种高贵清华感。长眉若柳,身如玉树,上身纯白的衬衣微微有些湿,薄薄的汗透过衬衣渗出来,将原本绝好的身体更是突显的玲珑剔透。长长的紫发披在雪白颈后,简直可以用娇艳欲滴来形容。一个男子能长成这样,也是天下少有。

4、冰蓝色的眼眸多情又冷漠,高挺的鼻梁,一身蓝色的锦袍,手里拿着一把白色的折扇,腰间一根金色腰带,腿上一双黑色靴子,靴后一块鸡蛋大小的佩玉。武功深不可测,温文尔雅,他是对完美的最好诠释。再加上整个人散发出一种迷人的王者气息,令人不舍得把视线从他脸上挪开。窄窄的鼻梁,如山上雪般衬着幽光,拔卓挺立。而那双细长剑眉下的眼睛,我竟仿佛是第一次看清了它们的全貌。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带出冰蓝色瞳眸中温暖的笑意,忽闪着明亮的光芒。外罩一件亮绸面的乳白色对襟袄背子。袍脚上翻,塞进腰间的白玉腰带中,脚上穿着白鹿皮靴,方便骑马。乌黑的头发在头顶梳着整齐的发髻,套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之中,从玉冠两边垂下淡绿色丝质冠带,在下额系着一个流花结。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在我的地盘上还敢欺负我的人?”说罢手一挥那大汉便从屋内飞到了屋外,又从搂上飞到了楼下。紧接着楼下传来的惊呼声便传至楼上。

看着自己的杰作,满意的叉了叉腰。然后挑着眉毛对洛宣说:“这是第几次了?”

2019-1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