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娘,莫要赶我走,山下没有了爹娘。”

沈琅试探性的抓住了她的衣袖,晃悠了片刻。

见她铁石心肠一般的模样,他的眼眸中黯淡了几分。

叶赢君想到几日之前,傻子也被他的养父母给丢下,她的心底划过一丝的愧疚。

随即,叶赢君丢下他一个人待在门口,他便在这越来越毒辣的阳光下,一直晒着太阳,半步都没有挪动步伐,可怜兮兮的一直盯着屋子看,恳求的目光很是明显。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赢君听到门口传来沈琅可怜兮兮的声音。

“君娘,我疼。”

叶赢君硬下心肠,指着下山的路。

“君娘,敷药。”

沈琅却露出白花花的牙齿,讨好的笑着,举着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采回来的草药。

“我疼,君娘为我敷药。”

神丰俊朗的脸,配上可怜又委屈的神情,盯着叶赢君的神态,并无一丝痛苦的神情,反而像是在撒娇。

叶赢君盯着面前的男子,想到自己为小人迫害,夫君遗弃,却在此处对一个傻子如此苛待。不禁悲从中来。

沈琅慌了,想要帮她拭泪又不敢唐突,在旁边手足无措,竟然也要跟着哭了。

“君娘莫哭,我不疼,不用敷药。”

本来以为自己的眼泪已经流尽,不曾想,一个傻子的关怀却让她无法控制自己。

“君娘,我,我给你翻跟斗,你莫哭。”

傻子急急忙忙的跑到一旁,左顾右盼片刻,找了个地,便开始翻了起来。

第一个跟斗很顺利,第二个却跌在了地上,吃了满嘴的草,样子甚是滑稽,让叶赢君忍俊不禁。

沈琅见状,一跃而起,翻的是越发起劲了,翻一个成功的又假装滚在地上,一边滚还一边笑。

“哈哈,君娘爱看翻跟斗。”

叶赢君边笑边看,眼泪却是止不住。

这人,真是傻子!

良久,沈琅回到了她的跟前,一脸认真。

“君娘不要生气,傻子给你翻跟斗,要笑,好看。”

叶赢君的视线,却落在了他的身上,原本就不是很干净的衣裳,沾上了泥土,草屑,让他看上去更傻了几分。

她伸出手,拍了他一下,意在为他拍掉身上的泥土,却传来他的抽气声。

叶赢君转过沈琅的身子,看到他破烂的衣衫无法掩盖的后背上,青青紫紫一片,有些甚至渗出了血。

这是……她打的?

所以他才要她帮他敷药,这是疼到无法忍受了吧?

而他方才为了讨好她,还在地上打滚。

“傻子!”

叶赢君忍不住的骂了一声。

声音如风吹落叶发出的沙沙声,很小,却不是没有。

她却捂着自己的嘴巴,有些不敢相信。

早几天前,还无法发出任何一丝丝声音,今日却可以发出声音?

“啊……”

叶赢君尝试再一次发出声音,依旧如此。

尽管如此,她却惊喜的捂着自己的嘴巴,落下惊喜的泪水。

天无绝人之路,老天爷是仁慈的。

她的嗓子,肯定还有救,她要去找大夫,她要治好自己的哑疾!

“君娘,你又哭了,莫哭,莫哭,我给你翻跟斗。”

说着就要去翻,却被叶赢君给抓住了手臂。

叶赢君捡起地上的草药,拉着沈琅便朝着茅草屋的方向走。

天色不早,夕阳的将两人的身影拉长,又胶贴在一起,很像是两个暮归的小夫妻,沈琅心智不全却是看得懂其中的意思。

“嘿嘿,君娘与我,似不似夫妻?”

2019-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