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星空这才后知后觉察觉到她一直都在飞机上。

“三叔,我们为什么要在飞机上?”聂星空疑惑地问道。

“因为刺激。”

厉连爵的回答简单粗暴,“聂星空,我还有事,你自己随意。”

“好。”

闻言,聂星空也只能点头。

她打量着这私人飞机内部,就跟个总统套房一样,样样都有,事事齐全。

聂星空吃饱喝足后,便搅着手指想着父母的事情,现在应该很生气吧。

她突然感觉头有点晕,眼前的事物,她都看不真切。

聂星空的小脸,异常潮红,甚至有一种的奇怪的感觉,在她身上不停地生根发芽,煽风点火,刺激地她想去做点什么。

难道说,是父母给下的药发作了?

可是刚才都还没发作。

她的呼吸越来越重,一双小手揪紧了自己的衣服,衣角处的皱褶明显,可还不够……那股空虚感越来越强烈,恨不得将她吞噬。

聂星空鬼使神差的起身,美眸看着厉连爵紧紧关闭的房门,不自觉咽了下口水,眸底是一片说不清的深意。

“叩叩——”

聂星空敲门,她想去找三叔拿点药,看能不能压制住药性地发作。

“进来吧。”

厉连爵的声音依旧慵懒十足又带着致命的性感。

闻声,聂星空猛然间,大力地推开了房门,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便看到厉连爵在办公桌前看着一份文件,一个穿着清凉的性感女人,趴在办公桌底下……

聂星空撞见一幕,怔愣地站着,都忘记她进来是要做什么的,手都不知所措的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男人,女人,办公桌。

她心中只有一种感觉,这个三叔,真内涵。

“你进来做什么?!”

2019-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