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啊,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们不要再罚小七了,这几道雷劈下去,它不死也报废了!”

空旷的大殿中,一女子撕心裂肺的叫喊着,伸手护住她身后那类似机械狗的物种。

见没人搭理她,她尴尬的咳嗽一声,继续叫道:“主神,我跟了你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不能这样对待我们的……”

“滚!”高座上的黑影不耐烦的吼道:“再有下次,你就带着你的系统去回收站回炉深造。”

“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

众人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

闻声,云戈和小七对视一眼,脸色骤变,麻利的从地上爬起来,“好的,我们马上滚。”

话声未落,云戈和小七就在大殿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从没出现过。

溜得很快。

“云戈这又是怎么了,让主神发那么大的脾气?”

“她一直做配角逆袭任务,不过她剑走偏锋,一言不合就把男女主ko了,以前还能处理,顶多让男女主角半死不活,这一次直接闹出了人命,主神废了一番力气才把事情压下去,这不,她又开始一哭二闹三上吊了。”

任务世界的两人看着云戈落荒而逃的背影,对她的丰功伟绩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你说她这个样子,主神竟然还留着她,真是不可思议,难不成?”这女人使了一个眼神,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得了吧,主神对她可不好兴趣,当初主神上位的时候她帮了主神一把,也算是老人了,主神不过是看在以前的情分上留着她罢了。”

这是一个任务世界,每个任务者配备一个系统,根据不同的分工去完成相对应的任务,来换取能量位置空间,能被选为任务者的,都是一些灵魂较为强大的鬼魂,当然,愿不愿意成为任务者全看自己的意思。

这里的部门很多,云戈是逆袭部中的一员,顾名思义,就是给炮灰提供帮助,改变他们原有的结局,因着偏激的行事方法,在整个任务世界算是出了名的。

另一边,云戈通过系统的投射版,静静的看着那两个女人的讨论。

她左手一壶酒,右手一个鸡腿,大快朵颐。

看女人说八卦可比做任务有趣多了。

“主人,你能不能注意点形象了,你知不知道,我都被其他系统笑话了。”

笑话啥?

云戈舔了舔手指,“下次他们再笑话你,你就告诉它们,你主人是朵高岭之花,你们这些普通系统是不懂的。”

系统:你确定你现在的样子是高岭之花,不是饿鬼吗?

“主人,虽然这次主神放过我们,可是你能不能改改你的脾气,不要动不动就提刀砍人。”想起差点被雷劈,系统抖了抖。

云戈抬起头,淡淡的看了它一眼,都在这一起共事这么长时间了,系统话里有话她怎么会听不出来。

拍拍手,云戈说:“说吧,这次他们怎么处置我们。”

她知道砍人是不对的。

可是……

看到小白花装可怜,霸总装x就手痒,没有办法的想砍人。

“上面说从今天开始没有假期,而且还会不定时检查我们的工作,会增加任务难度,就是说可能会给主人换换性别,甚至物种……如果主人完成不了,那就回炉深造。”

这信息量有点大。

云戈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换性别可以接受,可是物种是什么鬼?

稳住心神,云戈控制自己没有发脾气,毕竟她这蠢系统刚刚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再被吓故障了是自己吃亏。

“什么时候开始执行任务?”总不会是现在开始吧。

云戈自我安慰。

系统犹豫的说:“现在…”

咔擦。

仿佛有什么东西碎裂,她这乌鸦嘴,好的不灵,坏的一说一个灵。

“还有,主人,我弱弱的说一句,主神给我植入了新的芯片,如果你还想杀男女主,会自动惩罚。”

云戈的脸上的表情一僵。

真狠!

任务者和系统是绑定灵魂的,这惩罚要是下来,指不定会成什么样。

看来她要收敛一点了,再这么玩下去,要把自己玩完了。

“不急,反正任务还没下来,我们先去吃点东西。”上断头台也要吃顿好的,云戈脑子里满是吃食。

系统顿了顿,声音突然变得僵硬,“任务传送中……”

她有句mmp不知该讲不该讲!

算了,喝口酒压压惊。

2019-2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