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备注,瑶瑶!

楚辛陌心头一阵抽痛,她死死扳开厉辰御的手指,冷言道:“厉先生那么忙,就不要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了……”

厉辰御冷笑,将楚辛陌的身子一把拉紧,让她紧紧地贴着自己,一股热气,刹那喷洒在她的耳侧周围。

“你……吃醋了?”极其撩人的嗓音,楚辛陌浑身一震,故作镇静地摇头。

“怎么可能,我没有!”楚辛陌说得义正言辞,差一点自己都信了

厉辰御顺势将她的手心移动到自己的心脏位置,扑通扑通火热直跳的触感,楚辛陌浑身神经刹那绷紧。

“你发誓!”

“我……我凭什么发誓……”楚辛陌一把推开厉辰御,声称自己很忙,要赶紧离开。

“你给我滚回来,楚辛陌!”

抱歉,滚走她会,滚回来,她还真不会。

厉辰御气得厉害,眉心紧皱,一把挂断震动的手机,立马朝楚辛陌追来。

楚辛陌刚刚走远,就感觉到震动的手机,立马笑容满面的接起。

“嗯,宝贝,妈妈很快就来了,你先在医院好好待着……嗯,妈妈刚刚下飞机……”

楚辛陌汗颜,不紧感慨,这孩子记性还真是好,只说过一次,就知道自己飞机到站的时间了。

楚辛陌淡淡点头,嘴角勾勒出一抹甜甜的笑容,脑海里,一张童真可爱的面庞突然浮现。

“和谁打电话,笑得那么恶心……”

恶心?

楚辛陌回头,果然又看到了,一张冷傲的嘴脸。

厉辰御还真是一个摆脱不掉的恶魔,她明明已经绕到了后面,他居然还是看见了。

“你管我和谁……”话语未断,厉辰御立马抓住楚辛陌的手臂,狠狠地捏着,白嫩肌肤,刹那一片红印。

“有能耐了啊,怪不得要和我离婚,是想赶紧奔着去和下一个过日子是吧!”

这脑回路,都说女人的大脑是成网状的,男人是盒子状的,结果,厉辰御这是都兼顾啊!

楚辛陌挣脱不断,但看到不远处驶过来的公交车,立马下了狠心,俯身一口咬在了厉辰御的手臂上。

“楚辛陌,你属狗的吗?”

厉辰御松手刹那,楚辛陌立马在最后一个跑上了公交车,当厉辰御冲过来的时候,门正好关上,厉辰御拍打着车门,车速却已经提起,无法开门……

“先生,等后面一辆啊……”

呼啦啦的,公交车走了,还好还好,很及时!

楚辛陌总算松了一口气,可当她再回头看时,居然看到了一辆黑色豪华跑车追赶在侧。

不是厉辰御还有谁?楚辛陌突然有些怕了,她现在必须去医院,但是,一定不能让厉辰御跟着一起去。

这时,前方突然出了车祸,所有车都必须停下来。公交车和厉辰御的车,都不例外。

楚辛陌下车,立马朝旁边的支路跑去,顺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厉辰御刚刚打开车门准备追过去,却被交警拦住。“你好,先生,这条路很快就顺通了,请您不要越道……”

远远看着出租屋离去的身影,厉辰御握紧拳头狠狠地砸了一下车门,随即转身回到车里拨打电话。

“小李,你赶紧打电话去出租车公司问一下,一个车牌叫HJ2583的出租车,他下午四点半左右拉了一个穿黑色衣服拖着行李箱的女人去了哪里?”

这个女人,居然敢当着他的面逃跑!

楚辛陌这是谢天谢地,还好前面有事,还好交警给力,厉辰御没有追上来。

走到医院,楚辛陌寄存了行李箱,随即朝国外转移病房跑去。

2018-1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