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车门一关,身子狠狠地被拽进来,当行李箱猛然松开手指的刹那疼痛,让楚辛陌不紧皱眉。

楚辛陌背部被撞到车门,就连头顶也碰得生疼。

意识里的恐慌突然卷席而来,楚辛陌不解,自己才刚刚下飞机,怎么就有人敢光明正大的拦截她。

“我的行李……”

车速飞快,一个急转弯,将楚辛陌整个人瞬间被甩得晕头转向。

中心花园,车子突然停住,一个急刹车让楚辛陌的额头瞬间磕碰得发红。

刹那间,一股压抑的气息从驾驶位置转移而来。一张俊脸突然闪现在她的面前,让她看清,这个将她拖进车里的男人。

“先生,你……”在看清前面的男人时,楚辛陌突然话语回转,神色迟疑了片刻,嗓音颤抖道:“怎么,是你……”

厉辰御冷眼一笑,“怎么,是我很失望?”

眼前浑身散发着可怕气息的男人,可不就是她过了五年有名无实夫妻生活的伴侣,不就是那个将她一张机票送走的男人……

厉辰御!

楚辛陌胸口冷冷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她寻思着偷偷打开车门跑下车,却发现车门已经被反锁,甚至车窗也已经关闭上锁。

“让我走……”楚辛陌的声音有些微弱,但却透着执着。她想逃离这片难以呼吸的空气,想逃离这个男人……

厉辰御骤然浅笑,眼底透着一如既往的阴邪,渗人万分。“不错,楚辛陌,你居然敢回来了?”

她不敢,但是她不得不回来!

楚辛陌大脑一阵浑噩,曾经的回忆片厉一涌而至,她不禁唏嘘,他,难道都已经知道了?

所以,才会这样厌恶她!

楚辛陌慌张地咽了一把口水,手心攥得很紧,憋足了勇气。

“厉辰御,我们已经离婚了!”

“离婚?”厉辰御冷笑,“楚辛陌,你做梦,我就是死,也要把你拖着下地狱……”

下地狱啊!在他眼里,她楚辛陌就应该下地狱吗?

厉辰御的话语,尤如尖刀,狠狠地扎在了她的心头,明明已经不痛的心,却还是猛烈的颤抖。

厉辰御并没有想放她走的意向,楚辛陌见状,侧身越过副驾驶,准备趁他不注意迅速按下解锁键,却反而被厉辰御一把扯了过来。

白嫩的手臂骤然刮出一道道红印,浅薄的皮层下透着鲜血。

楚辛陌疼得皱眉,却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吻剥夺了呼吸。

久违了五年的吻,如同报复一般的猛烈,似要将她的整个口腔内的呼吸全都断绝。

而唇齿间,却夹杂着一丝苦涩。

楚辛陌无力的挣扎,小手却被他强制转移到后背,触摸到那样一具滚烫的身体,一股特有的男人体味,突然让她心脏一阵揪疼。

可明明,当初,是他不要自己的……

“放……放开我……”偶尔透出的气息,让楚辛陌喊出声。

他们已经互相折磨那么久了,为什么还要继续纠缠不休!

楚辛陌睁大眼睛,看着厉辰御布满汗滴的额头,长长地睫毛扑闪着,心头,疼痛越加。

脚下穿着的高跟鞋突然一把用劲,厉辰御随即睁开了眼睛,时间,刹那静止。

“我告诉你,楚辛陌,我们还没有离婚!”

厉辰御说得更像是宣告,但是离婚协议书,她早已经寄过来,而他,对于这个结果,不是应该求之不得吗。

厉辰御眉眼愤怒地伸手一把抬起楚辛陌的下颚,骨骼尖尖的触感,让他眼帘一颤,看来,她的确瘦了很多。

这时,座椅上的手机突然响起,不停地震动出声。厉辰御不悦地皱眉,但还是按下接听键。

由于连接着蓝牙,车内,都听的一清二楚。

“辰御,你是不是在机场啊,我听说你去接秦总,对了,我现在在中心花园,恰好看到了一辆一模一样的车哦,你说巧不巧……”

女声是揉进心里的那种好听,虽然听得出有些熟悉,但是楚辛陌并未想起是谁。

倒是厉辰御,明明接听着电话,目光却仍然紧紧地盯着楚辛陌不放,似乎怕他一恍惚,她就马上跑了一样。

听到这边没有回应,电话那头的声音突然有些急促。“辰御,你在听吗?我怎么觉得这个车好像就是你的呀!”

辰御,她亲密地叫他辰御。心脏骤然一阵抽痛,他那么冷傲的一个人,居然接受了这样暧昧的称呼。

看来,那个女人,的确不凡!

然而此刻即使只是听着声音,二人也紧张地能感觉到那一步步迈进的步伐。

厉辰御的眉头皱得很深,突然一把按下挂断键,打开了车门。

“滚……”

他打开了车门,让她滚……

是为了怕那个女人误会,还是根本不想见到她?

而这时,一个明媚的笑容突然展现在厉辰御的面前,随即,女人兴奋地挽上他的手臂。

“好巧啊,辰御,还居然真的是你,但是,你不是去机场接秦总来着……”

车的另一边,楚辛陌默默地走下车,却在反光镜里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

刹那间,女人突然回头,二人四目相对。

2018-1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