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锦程在看到她的动作时心中一跳,也紧张起来,“顾轻依,放下!”

他的声音里染上了些许不安。

无论如何,他是要这个孩子的,还有这个女人。

“我不!陆锦程,我恨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把我当成玩物对待,为什么要这样羞辱我?!”

顾轻依捏着碎片,因为激动,碎片已经割伤她的手指,丝丝鲜血染开来。

陆锦程眸色一暗,忽然快速上前捏住她的手腕,疼痛让顾轻依松开手,碎片掉在地上。

顾轻依开始怕了,陆锦程这个恶魔阴晴不定,想到他之前折磨自己的手段,她宁愿死了,也好过留在这里,生不如死更可怕。

陆锦程没说话,抽了纸巾按在她受伤的手指上,一边对外面说:“叫梁少博上来。”

说着一边又去捡地上的碎片,扔进垃圾桶。

“你的命,是我救的,你的病,也是我让人治的,现在你的命已经属于我了,顾轻依,你还是乖一点,配合我,不然——”

他的眼神里闪过一抹意味不明的光亮,顾轻依看呆了,连呼吸都忘记了。

陆锦程很满意她乖巧的表现,拍拍她的脸颊,“乖女孩。”

“是让我上来吃狗粮吗?”

梁少博倚在门框,调侃道。

顾轻依猛地回神,推开陆锦程,她刚刚居然走神了?

“她的手割伤了,处理一下。”

梁少博坐过来,“让你来劝她吃早饭,不是让你来欺负人家的,她现在身体不好,别老是让她受伤,孕妇要心情好,对孩子才会好。”

“先去换身衣服吧,怎么吃个早饭都弄成这样呢……”

梁少博在一旁碎碎念。

顾轻依闻言,只好站起来,打算去换衣服,然而她动作太猛,站起来的一瞬间只觉得眼前一黑,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前摔。

晕倒前,顾轻依本能的伸手护住肚子。

陆锦程当时就在一旁,动作快速的把人捞起来,“梁少博!”

“行了,把人放下,我来看。”

梁少博有些头疼,这买卖真不好做啊。

“孕妇本身就有贫血,她早餐都没吃,还割伤手流了血,一时间体力不支,”他说道,“我改下计划,她现在需要吃多点补血的。”

睡梦中的顾轻依似乎有些不安,皱着眉头,嘴里呢喃着听不清的话,陆锦程守在她身边,不敢离去。

顾轻依梦到了季铭,她大声求救,想让他来救自己,可是季铭似乎没有看见她,一路朝着反方向走,她抱着肚子一边追、一边喊。

“季铭哥哥……等等我……”

陆锦程离她很近,自然能听到她说的话,只一句,就让他脸色顿变。

季铭?

那是谁?

居然能让这个女人在睡梦中都能喊出来?

陆锦程有些妒忌,她怎么能喊别的男人的名字?

顾轻依一边喊着,一边扭动身体,陆锦程脱了鞋子挤上床,把她抱在怀里。

“睡吧,乖女孩……”

在她发间落下轻吻,陆锦程就这么抱着她,轻柔的哄着。

顾轻依睡得不踏实,一直动来动去,甚至还翻身抱住了身后的人,陆锦程动作一僵,额间已经落下几滴汗。

这个女人就是个妖精,睡着了也能勾引他!

2018-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