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她给我弄醒,别死了。”

陆锦程冷笑一声,看了一眼床上昏厥的人,转身离开房间。

门口站着的几人陆陆续续走进来。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大床,顾轻依每天睁开眼睛就能看到白色的墙壁,被陆锦程带来这里已经有十几天了吧。

从她睁开眼睛看到陆锦程的时候,她便知道,自己惹到了一个恶魔。

她被囚禁在这个房间里,这房间里除了床,没有其他的东西,似乎是刻意被清走了,她能够下床,却不能离开这个房间。

房间里有一扇窗,那窗户很大,但是一直关着,她试过打开,却发现打不开,窗户外面是一片悬崖,第一次看到的时候顾轻依吓得后退,脸色煞白,后来她再也不敢靠近。

她坐在床上,身上穿着白色的睡裙,长发飘散在背后,睡衣下的身体布满青紫色的伤痕,她呆呆的,视线里没有焦点,若不是还有呼吸,恐怕会让人以为她是个雕塑。

“吱呀”一声,门从外面打开。

顾轻依身子一抖,看向门口,那双毫无焦距的眼里忽然闪过恐惧。

“醒了?”

男人冰冷的声线让人害怕,他一步步走进来,身上的衣服和领带也随之解开。

“不、不要过来,走开……”

顾轻依像是被刺激了一样,忽然翻身.下床,她颤抖着身子,内心深处涌起的恐惧让她恨不得逃离这里。

她后悔了,后悔去了明盛假扮美人找陆锦程,后悔找上一个恶魔做配型。

然而她并没能走出几步,就被男人抓住,一把压在了墙上。

撕拉的声音响起,身上的衣服滑落,顾轻依能感觉到身体传来的疼痛,让她的神智开始模糊。

男人动作丝毫不温柔的在女人身上发.泄着自己的欲.火,这个女人很合他胃口,他喜欢。

“痛……好痛,我不要……啊……”

仅剩一丝理智的顾轻依一边哭着,一边呻.吟着,求饶着。

“痛么?放轻松,小女人,你会喜欢的……”

陆锦程咬着她的耳垂,声音轻而热,身.下的动作却一记比一记狠。

顾轻依咬紧牙关,忍着男人肆虐的动作,她不能叫,不能叫。

陆锦程嗤笑一声,“这么不乖,可是要吃苦的。”

话音落下,他把人抱起来扔上.床,下一刻从柜子里取出针筒,按着女人的手臂扎进去,针筒里的液体就这么进了她的身体里。

扔掉针筒,陆锦程坐在床边,冷眼看着床上的人。

顾轻依只感觉到身体传来一阵阵的痛,伴随着痛,还有渐渐升起的灼.热。

“热、好热……”

顾轻依在床上翻滚。

陆锦程撩起她散落在床上的几根发丝,用力扯住,“难受吗?嗯?”

那可是烈性的春药,谁都无法抵挡的威力。

顾轻依点点头,身体深处涌起一股莫名的情潮,让她忍不住向男人靠近,小巧的舌头甚至还伸出来,舔着嘴唇。

陆锦程眸色一暗,这个女人,就是个妖精!

“顾轻依,你跑不掉的,你注定是我的女人。”

“好好享受吧,这是你做错事情的代价……”

“顾轻依……”

男人的声音好听的让人沉沦。

夜色如墨,房间里的情色却愈演愈烈……

2018-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