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凌凯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箭不能射只好当飞镖使用了,但是几十个人伤了几个还有几个,依旧没有放弃的意思,知道打不过慕容凌凯,所以就使诈一把白色粉末趁慕容凌凯不备撒了出去。

慕容凌凯瞬间睁不开眼睛,马儿也受惊而四处狂奔。

丛林之中等待已久的一支箭迅速射了出来,不偏不倚一箭出去马儿就倒地不起。

看不见的慕容凌凯自然也是摔下了马,但是他能清楚的判断刚才那一箭所射出的方位。

慕容凌凯摸索着迅速从马身上将箭抽出,徒手将箭飞了出去,丛林中一声惨叫自然是慕容凌凯为马儿报了仇。

慕容凌凯能够察觉得到周围有很多的人,自己撑不了多久,但是只能硬拼,他不能输,他死了慕容凌兮就失去了依靠,还有司马邵雪还在等着自己呢。

就在慕容凌凯杀了所有人,准备起身离开之时,一支冷箭射中了慕容凌凯的胸口,慕容凌凯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被马踢了一脚,接着慕容凌凯就觉得自己在垂直往下掉。

“怎么办,他掉下去了要是没有死,必是后患无穷。”

慕容凌晨看着脚下的万丈深渊心里还是不怎么的放心。

一旁的司马邵阳冷冷哼了一声。

“怕什么反正现在今天的头筹不会是他的了,你放心太子之位还有我那让你着迷的妹妹都是你的,放心我一会派人下去寻的活反正是活不了了那就死要捡尸回来,好让所有人死心。”

慕容凌晨原本有些愧疚,但是听到司马邵阳这么一说之后,江山与美人自然比兄弟重要,更何况是一个拌脚的石头兄弟没了就没了吧。

反正他慕容凌晨有司马家的支持,罗兰国昨晚是他的。

就在司马邵阳命令将士去山下寻找慕容凌凯的尸体时,却一个人都不敢去。

“少爷那下面可是忘川江,常年冰封寒冷无比,根本没有人敢去,都说有进无出,你就饶了我们吧!”

再不情愿也没办法,司马邵阳才是主子,他可管不着那么多,他只要见到慕容凌凯的尸体这就够了。

所以当着众人的面一剑就把刚才说话的人给杀了。

这样自然没人敢再说一句不去了。

慕容凌凯掉在了冰川之上,胸口的伤口血液立即结了冰。

冰川之下一只九尾白狐,似乎是嗅到了什么,冰层慢慢裂开,白狐迅速冲破冰层一跃而出。

瞬间变成了一个妙龄女子轻轻落在了冰面之上,周围还散落着白光。

但是没等白狐反应过来一道闪电就朝自己劈来。

白狐自然是迅速的躲开了,但是那道闪电却不偏不倚的落在了慕容凌凯的身上,瞬间一股烧焦的味道。

白狐看了不禁打了个冷颤。

自己才刚出来就遭雷劈,她好像什么都没有做吧!就在白狐纳闷之时,雷公电母迅速出现在了白狐面前。

“大胆白狐居然敢害人,看我不劈死你。”

看着雷公动怒的样子,白狐可不怕,这人明明就是他们劈死的,与她白狐可一点关系都没有,休想胡乱冤枉她。

“我是无辜的这个人明明就是你们给劈死的,还想栽赃嫁祸与我,你是神仙了不起啊!”

听到白狐这么一说雷公顿时心虚无语了。

但是电母可才不会被一只臭狐狸给戏弄。

“这道雷电本来就是给你的千年之劫,你躲了而且找了个凡人来抵挡就是你的错,他就是你杀的,你杀了人你就是该伏法。”

白狐听着电母的这逻辑,好像挺有道理的,但是她才不会把所以得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

“行了,我们大家都有错,反正现在他已经死了,他是自己摔下来摔死的,与我们无关,反正你们的雷电也已经劈了,我的劫也过了,我们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就这样好了。”

雷公电母听着白狐所说好像挺有道理的,所以就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行,但是你必须回你的冰川,不要再出来了。”

白狐听到雷公的话之后,这才想起来她为何会苏醒。

“奇怪了,为什么我会因为嗅到他的血腥味而苏醒呢,按理来说这忘川江摔死冻死反正有很多人的血都有流在过这冰川之上过,我怎么就唯独只能嗅到他的呢!”

听到白狐的碎碎念雷公电母一惊,迅速上前将慕容凌凯扶了起来,看到慕容凌凯之后,雷公电母开始不淡定了。

“白狐毕竟是一条人命,你得救醒他把他送回去,这样才能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而且人家是替你挡的劫,你得报恩,就这样了反正他死了你就完了。”

雷公说完就与电母瞬间不见了,白狐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呢。

不过虽然说慕容凌凯烧的有点焦了,但是白狐觉得还挺帅的,白狐觉得雷公说得没错,不管怎么说他都为自己挡了一劫,那就当报恩好好让他活下去好了。

白狐将慕容凌凯带到冰川之下,为慕容凌凯疗伤,虽然说慕容凌凯痊愈了,但是要他醒来还是需要一点时日。

就在白狐打算休息一下时,发现冰川之上有人闯入,迅速化成狐狸准备驱赶这些打扰她清修的人。

“狐狸,大家既然没找到六王爷的身体,指不定就是被她给吃了,大家活捉这只狐狸回去一定会是大功一件。”

这些侍卫都是慕容凌晨以下山搜救慕容凌凯而派来的杀手。

白狐一听这些人要抓她自然是不乐意了,反正进入冰川之人就别想活着回去。

白狐瞬间怒了原本小小的一只小白狐,瞬间变成了一只高大的九尾狐,随随便便一甩尾巴几十个侍卫就被甩在了冰层之中,很快侍卫们都成了冰块了。

领头的见此状况自然是保命要紧迅速离开了冰川。

白狐化成了人形,看着冰川之上那一个个冰人,还真的把自己都给吓了一跳。

“不好意思啊!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千年活得太久了生起气来有点控制不住见谅!”

2019-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