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多多坐在自家院子的门槛上,仰着头,独自发愣。

经过林氏衣不解带的照顾,田多多身体已经渐渐康复,对着田守仁和林氏,也能真诚的喊一声“爹娘”了。

田守仁自从中了秀才,应酬便日日不断,而这一日林氏也去了镇上,说是绣了几个荷包要送去锦衣阁换银子,故此家里只剩下田多多一个人。

“唉!”

田多多回头看了一眼家徒四壁的房子,叹了口气,从门槛上站了起来,一边迈着小短腿满院子溜达,一边开始消化这几日发生的事情。

原主是个六岁的小姑娘,因为看到有人落水,奋不顾身的上前相救,只是终究年小力弱,把人救上来之后,自己却无力爬上岸。

记忆到此戛然而止,只是听说自己昏迷了这好几天,就连郎中也说只能听天由命。

所以田多多断定,就是这个时候,原主往生极乐,而自己误打误撞穿了过来……

至于那钱大爷,是因为上月田守仁要备考秀才,跟钱大爷借了五两银子,只是不知怎的,只一个月的功夫,就变成了十两!

这分明就是高利贷嘛!

田多多心里疯狂的吐槽着,看来果然是古代恶霸更丧心病狂一些。

离着十日之期越发近了,只不知到时候能不能凑够这十两银子。

“田多多呀田多多,你说要是能把上辈子的好运气分点来多好?不说大富大贵,至少能解了眼前的难题……”

田多多自言自语,不知不觉中,走到了鸡舍旁。

林氏是个勤快人,虽然院子里养了鸡,但是却不像别人家里一般臭气熏天,鸡舍打扫的干干净净,三只老母鸡在里面来回踱步,倒是跟在院子里踱步的田多多有几分相似。

这个念头刚一涌出来,田多多就自嘲的笑了一声:“是不是闲的,竟然把自己跟鸡比……”

“母鸡呀母鸡,你们说我要做点什么才能发家致富呢?”

田多多皱着眉头蹲在那里,看着母鸡自言自语。

“咕咕咕……”

一只母鸡迈着步子,也不知是不是在回答田多多的问题,只不过田多多根本就听不懂它说的是什么意思。

“咕咕咕……”

母鸡张了张翅膀,田多多随手抓了点喂鸡的青菜叶子放在它们的“食盒”里,几只母鸡急忙上前抢食吃。

看来因着家里这些变故,这几只母鸡也没怎么出去寻食吃……

田多多若有所思的想着,又往里面扔了一把食。

就在这时,忽然有一只母鸡扇了扇翅膀,然后“啪嗒”一声,掉下了一物,田多多的视线顿时就被吸引住了!

一颗珠子!

在阳光的映衬下,珠子散发出柔和的光芒,白里透粉,实在是好看极了。

田多多揉了揉眼睛,发现那颗珠子依然静静地躺在原地,可却已经分辨不出是从哪只鸡身上掉下来的了。

虽然不大,但这个年代应该没有化工合成的材料,那这便只能是……

只有零点零零一秒的迟疑,田多多兴奋的打开小栅栏,捡起珠子对着太阳一瞧,虽不能百分百确定,但也十之八九……

是珍珠呀!

“我的乖乖,难道我的锦鲤体质竟然真的跟着我穿越来了?!”

田多多拿着珍珠,目瞪口呆。

2018-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