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那该怎么办呢?有什么办法能让你不去你爸爸的公司上班呢?”郭子旭夹起一块肉翻了个身,继续烤,双手托着腮,似乎在冥思苦想。

赵衡张张嘴本想纠正说重点不是不去爸爸公司上班,重点是她要自由,可是好像他说的也没有错,去爸爸公司上班不仅不自由,而且还是做她很讨厌的事。

于是她也托着腮,望着天边的晚霞,一片茫然。

“我有个办法,可以帮你哦。”郭子旭忽然抬起头,眨眨眼说道。

“什么办法?”

“我们结婚啊。”郭子旭眉眼弯弯望着赵衡,继续笑眯眯道:“你看啊,你和我在一起了,你就可以做你想做的事,你爸爸也不会老是想着把你安排进公司学习了,因为你已经是我们郭家的人了,对不对?”

“而且啊,你有什么不会的,我都可以教你哦,当你哪天想去公司了,什么时候想学了,我都可以教你。”

赵衡呆呆的望着郭子旭,郭子旭笑得一脸宠溺和温柔,赵衡张了张嘴,“那我想去哪里都可以吗?”

“可以啊,我会陪你去的。”郭子旭耐心的说道。

“我想自己一个人去呢?”赵衡锲而不舍的问道。

郭子旭微微皱起了眉头:“你想去哪里?”

“不可以跑太远,不然我担心,能陪你去的,我都会陪你去。”郭子旭又补充道。

赵衡忽然看着郭子旭笑了一下,郭子旭虽不明所以,但是赵衡的笑容太过纯粹,感染力太强,他不由地心情愉快起来,静静的看着赵衡,嘴角微微翘起。

就在这时候,赵衡心里有点难过,郭子旭笑起来真好看,赵衡在心里做了一重大的决定。

“你还没说你答不答应呢?”郭子旭望着赵衡浅浅笑道。

“我觉得你这个办法挺好的。”

赵衡吃完一根玉米,拍拍手,站起身,回头对郭子旭说道:“我们回家吧。”

“好。”郭子旭熄灭火,眼带笑意。

回到家的时候,妈妈笑着送郭子旭出门,看得出来她很喜欢郭子旭,赵衡回到自己房间,给爸爸妈妈写了一封信。

她决定独自离开,去追寻自己生命的意义。

我觉得你这个办法挺好的,但是我不同意呢。

我知道你们郭家准备跨行做房地产生意了,舅舅来参加我毕业典礼的时候,我看到你爸爸过去递名片了,我知道你突然对我这么上心,是看中了我外公和舅舅的身份,这些我都知道的。

赵衡趴在桌子上,心里默默念着没对郭子旭说出口的话。

赵尔航问起郭子旭和赵衡的事,郭子旭是个上进的人,也很有能力,赵尔航心里也是很欣赏他的,赵衡多和他接触,也有好处,或许郭子旭能劝动赵衡对家族生意感兴趣呢?

然而萧年年却不这样认为,她觉得赵衡要是能早一点找到一个好的归宿也好,就算她什么都不理,也能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过得很好,以赵衡的性格,她倒不认为郭子旭能让赵衡转性,对做生意感兴趣。

夫妻两人各怀心思,却都是对郭子旭和赵衡的相处不排斥不反动的心思。

他们怎么知道,他们的宝贝女儿此时已经在计划着逃跑呢?

凌晨两点半,赵衡将写好的信平平整整压在桌面上,背着一个小背包,轻装上阵,溜出了家门。

赵衡背着背包在街上游荡了一个多小时了,突然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在赵衡眼前一闪而过,赵衡想都没想就跟了过去,赵衡脚步轻盈身手矫捷,立刻追上了前面那个黑影。

两人停在了巷子尾。

那个黑影探出一个头,往里面瞧,赵衡悄无声息摸过去,拍在了他肩膀上。

“!”黑影回头,见是一个小姑娘,松了口气,还以为是歹徒的同伙来了。

随即再仔细一瞅,真是冤家路窄啊,这小姑娘可不就是早上遇到的那个小姑娘吗?

胡显扬扬扬眉,冲面无表情的赵衡道:“半夜三更不睡觉跑来这里干嘛?不想活了?”

赵衡绕过胡显扬,听到里面好似传来女孩子惊恐的喊叫声,她正要往前走,胡显扬一把拉住她:“别进去,我已经报警了,警察会很快就到了。他们有四个人,还有刀。”

赵衡皱着眉,忽然听到衣服被撕裂的声音,她瞪了胡显扬一眼,胡显扬觉得莫名其妙,见赵衡不管不顾就是要冲过去的架势,冷下了脸,声音冰冷刻薄:“我的命很值钱,你要是不爱惜自己,你尽管进去,和那个女孩子一样受辱。”

赵衡左右看了看,见实在没有东西可以做趁手武器,胡显扬正靠着墙壁一脸冷漠看着她,赵衡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火气,几乎是赌气般,她顺手抢过胡显扬的手机跑到巷子里面,一把将手机狠狠砸在其中一个男子的肩膀上,在胡显扬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手机啪一声落地,摔成了碎片。

那个被手机砸中的人一个跪地倒下,赵衡飞快的冲过去,横扫一脚,又有两人倒地,明晃晃的刀子掉落在地上,赵衡一个眼神过去一脚将刀踢向了胡显扬那边方向,三个男人挣扎着站起,还剩一个男人看花了眼,赵衡淡定的冲那个同样吓傻了女孩叫道:“还不快跑?”

女孩子忙点头如捣蒜,整了整衣服哭哭啼啼的走了。

赵衡摆了个应战的架势,忽然有一个人喊了一声:“警察来了!”

四个男人看了看赵衡,又看到了有一个男人正满面怒容的往这里走过来,那眼神,直让他们四个大男人打了个冷颤,其实他们也就是带着刀装装样子吓人,真要打起来,刚刚这个女娃娃身手那么惊人,那和她一起的那个男人肯定更能打,他们何况警车响了,他们当然是逃命要紧,一溜烟跑了。

胡显扬怒气值呈直线刷刷刷往上飚,他走过来,双手抱胸,深吸了几口气,以此来平复自己的怒气,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打女人。

胡显扬瞅了瞅地上那个残破的苹果手机:“女英雄,见义勇为,真是厉害呢。了不起了不起。”

赵衡默默低下了头。

“砸我的手机?为了救人嘛,我是不是还应该跟警察说说你刚刚多么勇敢多么威风呢?你以为你摔的仅仅是一个手机吗?你知道自己有可能毁了别人的一生吗?”

“我的命很值钱,我的手机比我的命还值钱!”

胡显扬眼神如刀,落在赵衡身手,巨大的压迫感袭来,赵衡不由自主低下了头,好像,做错事了?

赵衡咬着唇,开始后悔自己冲动的行为。

刚刚不知道怎么就,听到胡显扬说那些话,愤怒的不得了,此时才知道自己确实做的太过分了,可是,现在要怎么收场,她也不知道啊。

赵衡挪过去,捡起了手机,默默无言。

胡显扬心想,要不是面前这个是一个女孩子,他早就揍她了,摔他的手机?

“shit!”

2018-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