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琴定眼一瞧,竟然是聂俊人,皇上最亲的弟弟,只是目前还没有封王。

有琴在看到聂俊人时,非常的心虚,低着头就跟别珍想要快步离开。

偏偏,让聂俊人瞧了个正着。

他注意到走在宫道上的有琴与别珍,有琴身形是他感觉到眼熟的,而别珍却令他不由自主的想要防备。

他素来敏感,怕是这两名宫女都有问题。

“两位姑娘,这是要去哪里?”

“奴婢们是钱嬷嬷吩咐,去内务府帮工的。”别珍忙着解释。

聂俊人也没有多问,只是紧盯着有琴与别珍不放,心里盘旋的怪异感觉,驱之不散。

有琴生怕会被聂俊人看出破绽,心里盘算着说词。

“行了,走吧。”聂俊人想了想,竟然先走一步,将她们丢在了原地。

有琴相当的错愕,不知自己是不是在哪里暴露,还是聂俊人放弃。

“天啊,吓死我了。”别珍握住了有琴的手臂,感慨的说道,“姐妹们都倾慕于聂殿下的才貌,我怎么只觉得害怕呀?”

“谁说得清楚了?”有琴敷衍的一说,“我们快些走吧,莫要让总管等得及了。”

内务府的总管在见到他们以后,就笑着将任务分配了下去。

“皇后要在太明宫办中秋宴,你们这些小心思都要开始用上。”总管笑着说,“钱嬷嬷说你们心灵手巧,是这批宫女中出类拔萃的,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奴婢知道。”有琴与别珍同声道。

她们退出来以后,便回了西贡院。

回到西贡院屋中,有琴手里做着香烛,想着回来路上,遇到墨兰,在她经过时的那淡淡的妖气。

有琴眉头紧锁,妖气气息十分的微弱,但绝对不会有错。

这宫中还有其他的妖?

这时,隔壁传来争执声,打断了有琴的思绪。

原来,别珍的几件绣品得到各宫娘娘的赞赏,虽然没有谁点明留用,但是这赏赐是货真价实的。

这小院子里针对于别珍的宫女,自然是少不了。

隔壁的吵闹声越来越大,突的就安静下来,静得令人发慌。

原是钱嬷嬷查房,将吵闹的宫女们抓了个正着,瞧着花了脸的别珍,就吼着她去洗脸,出去不能乱说话。

至于其他参与争吵的宫女,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被重重的训了一顿后,都以不守规矩为理由,罚跪在院子里。

这一跪,便是要到明天了。

入夜后,有琴辗转反侧,难得睡不踏实。

那一缕妖气,令她心生防备。

她是确定身上没有任何妖气,才敢入宫来的,但是却有其他的妖物胆大妄为。

这妖不知道,皇上与皇后有龙凤神力护体,帝师还会捉妖驱魔之术?

忽的,她听到门外有声响阵阵,似是有魔音鬼哭。

她的室友吸了烛香,沉睡难醒,可是跪在外面的宫女们会有麻烦。

有琴虽然不愿意去管,可还是控制不住好奇心,溜到了门口,扒开了一条缝。

院中狂风大作,但各屋的门皆是紧闭,似无察觉。

跪于院中的数十名宫女依然整齐的跪着,对于周围的恶劣环境毫不在意。

这不对劲!

有琴隐于暗处,小心瞧着,发现有一股很强大的力量,正在将跪于院中的宫女灵魂,用力的拉扯出来。

灵魂受损,使人疯癫痴致傻,一生便毁了。

要管?不要管?

有琴还在开人交战时,双脚已控制不住的迈开步子。

她匆匆的跑到罚跪的宫女面前,想着法子要将她们的灵魂按回体内,又要拖拉着带他们到安全的地方。

结果这两件事情,没有一件办得好。

不是灵魂再次被扯飞,就是宫女们又无神的爬回到原处跪着。

有琴分明就是在做无用功,争不得那可怕的妖力。

“何妖作祟?速速现身。”

随声音而来的是一堆白色的珠子,大部分都砸到了有琴的脸上。

这珠子有灵气,打在她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不过,珠子的力量不足于逼得她现出真身。

“谁啊。”有琴捂着脸喊着,“怎敢随便入西贡院?”

“你快回屋里去。”一个身影迅速现身,挡在有琴的身前,面对的却是院门处。

有琴抬眼看去,猛地一怔,竟然是他。

2018-2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