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儿姐,浅儿姐!你有没有事?你别吓我!”

南烟的耳边不断的传来呼唤声,一个非常陌生的声音,还感受到有人在按压她的胸口。

“呕!”

南烟吐出一口水来,茫然的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孩子,她一脸焦急,穿着白色体恤,衣服已经打得透湿,见南烟醒来,她一脸欣喜。

“浅儿姐!你终于醒了!太好了!你没事!吓死我了!”

浅儿姐?

谁是浅儿?

眼前的陌生女孩是在唤自己?

南烟的脑子里不断打问号。

她不是死了么?

她被北月夜推倒在游泳池里,紧接着北月夜和沫梦雪一起跳入水,她的口鼻被人捂住,脖子被人死死掐住,她无法呼吸,永远闭了眼睛。

难道她没死!

“咝——”

南烟突然觉得头疼欲裂,有什么场景像是放电影一般蹿入她的脑海里。

“浅儿姐,你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南烟抱着自己的头,疼得几乎要在地打滚,须臾,一下子恢复平静。

怎么回事?

为什么一个叫做余浅儿的女孩子的记忆会融入她的脑子里?

南烟懵了!

难道她重生在了这个叫余浅儿的女孩子身!

这么诡异!

南烟眼眸转动,打量四周的环境。

她的身侧是一个游泳池,前方摆放着打光板,正对面是摄像机,站着一堆望向她,面带鄙夷的工作人员。

原来,这是在拍戏!

南烟正想着,听到一道凶巴巴的吼声。

“余浅儿!你到底还能不能演!别装死啊!拍个游泳的戏,你都能装晕!要是演不了赶紧滚蛋!你这演技,要不是看在你是晶久娱乐的艺人,鬼才要请你!”

晶久娱乐的艺人?

装死?

南烟抬眸看去,是一个年发福的男人,圆滚滚的身子带着一个工作证,整合了原主的记忆,南烟知道这是这部片的导演。

原来,原主在拍游泳的戏,没想到在水脚突然抽筋,导演没喊卡,没人注意到有什么问题,她被溺死在泳池里。

“导演,浅儿姐不是装,她是真的被水呛晕了!”刚才那焦急的女孩子为南烟辩解。

南烟脑子里很乱,她看向那年轻女孩子,对着她伸出手:“香香,扶我一把。”

香香赶紧伸手去扶南烟。

南烟站起身,对着导演颔首:“抱歉导演,我暂时演不了!换替身场吧!”

“哈哈!替身?余浅儿,你脑子进水了?你一个刚出道的新人,拍一场游泳的戏,你给我说你要替身?你以为自己是影后!你以为你是南烟呢!能拍拍,拍不了立刻给我滚蛋!”导演一脸火大,“最讨厌这种空有一张脸蛋的花瓶,还替身,装逼!”

“导演,别这样,浅儿姐刚落了水,请给我们点时间。”香香焦急的道。

“哼!”导演大手一挥,转身离开。

南烟看了他几眼,辈子,她作为晶久娱乐的一姐,顶级影后,谁要是敢对她这么放肆,月国的演艺圈,他可以不用混了。

她现在脑子里乱糟糟的,也没说什么。

香香扶着她到了简陋的休息室,披了件毛毯到她身,又倒了杯热水。

2018-0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