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八九点是上班高峰期,公交车里挤满了人,聂岚手拉着栏杆,祈祷着快点到公司。一站的距离都已经堵了二十分钟,再这样下去她不迟到才怪。

公交车以蜗牛般的速度前进,前面的小姑娘撞到了聂岚的胸部。真痛,她想,但是前面的小姑娘没有丝毫要道歉的意思,聂岚也不跟她计较,也许别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呢。

聂岚换了个姿势,看着前方的公交站台一点点的靠近,司机终于开了车后门,人头攒动,聂岚被挤下了车。终于舒展了,还是车外的空气好……

聂岚理了理头发和衣服,朝着最高的那栋楼走去,脚上踩着的正是昨天刚买的高跟鞋,与地板亲密接触,发出清脆的响声,像是在高调地宣布她的到来。

“你好,我姓彭,你昨天的面试官。”聂岚伸出手,与他相握。

“聂岚,请多多指教。”聂岚的笑容、礼仪恰到好处,挑不出任何毛病。

他带着聂岚去她所在的部门,一路上跟她讲解了一些部门的情况,聂岚认真地听着,跟着他到了十八楼。

“这是部门经理,姓周,由他给你安排工作。”周经理是一位大概三四十岁的男人,带着一副金丝眼镜,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西装、领带都是成套的,眼神中透露着精明。

“周经理好,我是聂岚。”他看过她的简历,确实不错。对于她的问候,他只是点了点头,便将她带到了工作的地方。周经理拍了两下手,在场的员工停下了手中的工作,齐刷刷地朝着这个方向望过来,“这是你们的新同事。”

“大家好,我叫聂岚,在以后的日子里希望在座的各位多多指教!”聂岚官方性地四十五度鞠躬,紧接着下面的掌声响起。

聂岚看着一个个陌生的面孔,其中又有几个是真的欢迎她呢。

“你的位置在那。”周经理指着那个靠窗户的位置,上面应该是被人收拾过,很干净,“苏珊,带带新员工。”

苏珊不情不愿,把自己桌上的一堆文件分了一部分给聂岚,刚刚她被老彭带来的时候,可是将坐在她周围男同事的话听得清清楚楚,竟然有人抢了她的风头,随即没有好气地对她说:“将这些文件整理成报表,下班前发给我。”

聂岚察觉到了苏珊眼里的那一丝丝不悦,对于她安排的工作,她坦然接受,并说:“口红的颜色很衬你。”

苏珊听到聂岚的赞美,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在说假话,心里很高兴,面上却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提出的脚步又收了回来,“不懂的找我。”

苏珊回到了座位上,从包里拿出镜子,对着镜子抿了抿唇,她也觉得这颜色好,笑着放下镜子,开始工作。

聂岚对处理文件这样的事情并不陌生,刚开始时速度有点慢,渐渐熟悉后速度越来越快。埋头工作的她不知道她心心念念的男神,已经踏上了这片土地,距离她越来越近。

机场里,叶云烟挽着顾青重的胳膊走出了通道,一旁等候多时的记者们蜂拥而上,拼命地将话筒递到他们的跟前,“叶小姐,听说你要接拍叶氏的广告,借此步入演艺圈是吗?”

“顾先生,你和叶小姐是准备订婚了吗?”

“你回来是要掌管顾氏吗?”

问题接踵而至,顾青重的眼睛里有越来越多的不耐烦,脸上保持着他一贯的神色,还细心地替叶云烟挡着记者。

“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案。”顾青重护着叶云烟,不然记者离她太近。

片刻后,机场的保安终于来了,替他们隔绝开了记者,两人才能移动步子朝着机场外走去。

顾家的司机在车旁候着,见叶云烟和顾青重走了过来,便替他们打开了车门。顾青重沉着脸,眼神冷冽。叶云烟了解他,想必他是把刚才那记者的话听了进去。

“少爷,是直接回家吗?”

“先送叶小姐回去。”顾青重的声音没有一点起伏,叶云烟在一边笑着说道:“不带我回去看看老爷子?”

顾青重偏过头看向她,那双顾盼生辉的眼睛中有些许的认真,“我记得我们已经分手了!”叶云烟不再看他,以掩饰自己眼中的痛苦,假装不在意地笑出声来,“我跟你开玩笑呢。”

一时间,车里格外寂静,叶云烟望向窗外,风景从视线中闪过,两年的时间,祁川市变化还挺大的。她甚至还能预见,到处的广告牌上都贴着她叶云烟的海报。

车子听到了叶家,叶云烟下了车,在关门前问了顾青重一句,“你不进来坐坐?”顾青重直接抛给她一个漠然的眼神。叶云烟耸了耸肩,关上车门,将自己的行李拖进了家门。

记者们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公司,凭着手里的照片,赶着在第一时间写出新闻,将照片夹杂着文字发布了出去,转载量迅速上涨,明天报纸头条大概都是顾叶两家联姻的消息。

贺慈在闲暇时抱着手机刷微博,便看见了这惊天动地的消息,嘴里念叨了一句“卧槽!”那个男人不就是聂岚的男神吗?她急忙退出微博打给聂岚,想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此时的聂岚,正在为文件的某个地方发愁,手机便在桌子上震动起来,刚接就听到贺慈噼里啪啦地说话,脑子里搅成一团,便挂了电话,捏了捏眉心,吐了一口气后继续看文件。文件看了一半,突然反应过来贺慈好像说了什么,隐约有男神、微博几个词。聂岚皱着眉头,决定忙完工作后再想这件事。

晦涩难懂的地方,聂岚用铅笔标记后,直接跳过,打算等会儿问苏珊。她认真工作的时候,总喜欢微皱着眉头,时不时咬咬嘴唇,周围的所有的声音都被她屏蔽在外,就连同事们讨论顾青重的事情都没有注意。一直到她忙完手头上的事,拿着文件去找苏珊……

“你说他会不会到顾氏上班?”苏珊和旁边的女同事讨论着,声音不大,却还是被聂岚听见了,对于这个“他”,她根本就不知道指的是谁。

苏珊见聂岚找她就住了嘴,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看着聂岚站在一旁翻着文件,指着画铅笔的地方问她,她心里有些得意,眼睛里都刻着傲慢,但是讲解得倒还挺详细。聂岚弄懂了后便将空缺的地方补齐,没多会儿就完成了工作。

2018-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