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人生,真的没有什么公平可言。

有人命途多舛,年纪轻轻就开始养家糊口,还未婚当妈,譬如我柴筱宁。

有人生来就含着金汤匙,住别墅开豪车,受尽万千人宠爱,譬如公子哥柳擎。

我和柳擎的人生本不可能有所交集,只是作为一名娱记,我不经意拍到他和一位长发美女密会的大料并曝光了他们的背影照,因此和他结下梁子。

这半个月以来,他先是通过关系干扰我的工作,又放话不允许任何同行和我合作,导致我丧失生活来源。

偏偏这时候,妈妈的精神状态再度加剧,奶奶又突然去世,而我还有一个三岁的私生子海绵需要抚养。

一时间,我的生活陷入绝境。

为了谋生,我不得已重操旧业,在50℃酒吧里兼职驻唱,赚点快钱维持生计。

50℃酒吧是个正规的酒吧,本来,在这里驻场是很安全的,如果,不是我太贪财的话。

……

周六晚,我照例在酒吧里唱歌。

这天的酒吧,似乎异常的热闹,因为这天,涌进来一帮陌生的面孔。

他们出手大方,我唱了三首歌,他们一首接一首的打赏,每次打赏都是上千大洋。

看样子这几个人,应该是不差钱的主儿。

唱完歌后,按照往常的惯例,我起身问吧台要了杯扎啤,走过去和他们一一敬酒表示感谢。

近距离接触这一伙人,我这才发觉,这些人个个衣着不凡,说话做事派头十足,年纪又轻,估计是一帮坑爹的富二代。

我寻思着机会来了,于是和他们喝完酒后,我顺带坐下来陪他们玩酒令游戏。

我从小被我爸妈当男孩养大的,尽管如今留了长发变得女生气,但是男生们爱玩的那一套,我心里门儿清。

陪着他们玩了几个时下流行的小游戏后,现场的气氛渐入佳境。

一个烫着鸡冠头、穿着金色荧光上衣的胖子非得和我喝酒,我见这人有点儿毛手毛脚,所以懒得应承。

谁知道,他突然让服务员拿来几十个空酒杯,呈飞机状排开后,一一倒上啤酒,随后从兜里掏出一大叠厚厚的毛爷爷往桌上一撂:

“拽什么拽,有本事咱俩比比,要是你比我喝得多,这些钱都是你的。”

那个当下,气氛瞬间被点燃,大家见胖子动了真格,顿时都开始起哄。

那一叠毛爷爷厚厚的,看上去十分诱人。

这孙子就这么扔桌上,似乎半点儿都不心疼。

送上门的冤大头,不逮着坑不是我的个性。

我当即抬起腿往茶几上一搁,麻利地褪掉牛仔上衣,丝毫不输半分气势便欣然应战:

“好,但是话说在前头,如果我赢了你,这些钱可就都是我的。”

“当然!”

这胖子似乎和我杠上了,当下一口应允。

眨眼功夫,服务员已经把酒一一满上。

有个人自告奋勇当裁判,象征性吹了下口哨,我当仁不让和胖子对峙起来。

打小我就调皮,喜欢混迹男生堆里,十好几岁的时候还伪装男生,偷鸡摸狗喝酒泡吧的事儿,我没少干过。

这点酒,我自认为根本就不在话下。

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几杯啤酒下肚,我便感觉到大脑昏昏沉沉,和往常相比不太对劲。

心头一股强烈的警觉瞬间升腾起来,莫非这帮混蛋,在这酒里加了什么东西?!

我刚这么想,就发觉身体深处蔓延出一丝不同寻常的痒,很快,我便感觉到一阵绵软,大脑迅速眩晕起来,眼前影影焯焯,身体深处传来那股瘙痒的冲动,令我的手忍不住四下抚摸,手中的酒杯也随即摔落在地……

情况变得有些糟糕。

那个当下,耳边响起胖子幸灾乐祸的呐喊声。

我意识到事情不对劲,想趁着脑袋还有些清醒,赶紧转身去吧台呼救。

可是转身那一刹那,身体一晃悠,猛地扎进一个人的怀里。

这个人个子很高,我一米六八的身高,愣是差了他一大截。

我并不记得这伙人里,刚才有这个人存在过。

好不容易碰到救星,我用残存的最后一丝理智勾住他的脖颈,在他耳边呢喃了一声:“救我……”

这药很猛,尽管我拼命想要清醒,但还是吃不消地倒在这个男人的怀里。

男人似乎和这帮人是认识的,依稀间我听到他们喊他“擎哥”。

我努力想要睁开眼睛看看对方究竟是谁,但是我的眼睛一片模糊,根本看不清真切。

他和他们对话了几句,明明声音就在我耳边,可是我却仿佛断片一般,怎么都听不清楚。

药力不断发作,那股深入骨髓的痒,让我浑身都贴在男人的身上。

眼前的这个男人好香,惹得我像猫咪一样挂在他脖子上拼命嗅,手止不住在他身上肆意抚摸。

因为感觉到一阵极度的干渴,当我的手触摸到他柔软的双唇时,我像是迫切想要觅食的婴儿,毫不迟疑便迅速吮吸上去……

就在这时候,我听到耳边一阵嘈杂的声音,男人大声说了几句什么之后,扛起已经彻底眩晕的我,就这样走出酒吧的大门,奔着滚滚月色而去……

2018-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