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如雪的脸朝迟墨深靠近了些,怎奈房间里光线不好,她根本看不清迟墨深的喉管,要是一口咬不准的话,迟墨深死不了,下一秒自己就会惨遭毒手,报仇机会彻底没了。

她费力的在迟墨深喉咙处寻找下口目标,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对准位置,张开嘴朝迟墨深的喉咙咬去。原本卯足了力气的她,实在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迟墨深又翻身了,原本是对着她的侧躺,一翻身又变成平躺。迟墨深这个睡觉不老实的举动,差点把花如雪给气死。

毕竟她现在没有多少力气,就这一会儿已经弄得她精疲力尽了。不过平躺更容易下口,她暗暗喘了口粗气,用双臂支撑起半拉身子,再次朝迟墨深靠近。

此时迟墨深胸口起伏均匀,睡得很沉。花如雪暗自高兴,这次她准确无误的看清迟墨深的喉管,低头朝迟墨深脖子咬去。

“嘶!”

偏偏在这个空档迟墨深头一撇,花如雪的嘴巴落在了他的侧颈上,花如雪嘴上用力,迟墨深猛地睁眼。

“爱妃,你是在向朕示爱吗?”

昏暗中迟墨深眸光阴冷,语气却带着几分挑逗。

花如雪才不管迟墨深说了些什么,一口咬偏了,张嘴就是第二口,迟墨深猛地一推她,干脆欺身而上,把花如雪死死的压住。

“放开我,我要杀了你。”

“啊…放开我,别碰我,你个混蛋。”

花如雪没想到自己会适得其反,想到在刑狱中被迟墨深强要的可怕经历,恨不能手刃了这个仇人,她疯了似的反抗挣扎,可惜在迟墨深看来她的力量太微不足道了。

就她在迟墨深脖颈上那奋力一咬,对迟墨深来说根本造不成多大伤害。

“迟墨深你不是人。”

“迟墨深你个畜生。”

“迟墨深,我一定会杀了你。”

在花如雪破口大骂中,迟墨深还是强要了她,尽管她连蹬带踹,嘴巴还在迟墨深肩膀上狠咬了几口,却没能阻止迟墨深在她身上发泄。

直到她累的实在没力气骂了,没力气动了。迟墨深才翻身下床,穿好衣服抬腿走人。

花如雪失魂落魄的侧卧在床榻边上,满是泪痕的俏丽面孔看起来无助极了。

其实在迟墨深没登基做皇帝前,她们就认识了。

那时的迟墨深是熠王,和迟文远的兄弟关系也不错。迟墨深去迟文远府上溜达,还是迟文远介绍她们认识的。

那时迟墨深还打趣说,他若也能有个文武双全的红颜知己陪伴左右,此生足矣。

那时她对迟墨深印象还不错,玉树临风,且一身正气。

可不久后先太子迟君豪的宠妃突然病逝,先太子受不了打击殉情,先皇因痛失太子一病不起,谁知先皇驾崩后,迟墨深刚继位,就开始容不得兄长,开始对迟文远赶尽杀绝。

“娘娘,娘娘,您怎么把皇上给气跑了?”

迟墨深离去,伺候花如雪的宫女快步进来,花如雪闻言,尽管底气不足,还是冷冷的说:“气跑了,哼,我要是有那个本事,能把他气的七窍流血而死才好。”

宫女闻言不敢做声,转身点燃了寝殿内的主灯。

随着灯笼亮起,花如雪赶紧擦干脸上泪水,她小时候孤苦伶仃流浪街头都没哭过,此时也不能哭。

花如雪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宫女见状赶紧上扶她,还很贴心的给她身后放上软软的被褥。

宫女的举动,让花如雪感觉到几分温暖,抬起失神的眸,低哑的嗓音问:“你叫什么名字?”

宫女闻言赶紧福了个礼,规矩着回答:“奴婢名唤莲儿。”

花如雪叹了口气,又问她年更几何,莲儿乖巧的说,今年十八岁。

莲儿是个长相清秀又柔弱的女孩儿,花如雪见她对自己如此照顾,竟对她多了几分亲切。毕竟就她现在连走路都费劲的样子,真的需要有个人照顾。

不为别的,只为活着,然后履行对迟文远的承诺,杀了迟墨深,为迟文远出气,也为自己报仇。

天蒙蒙亮时,莲儿拿糕点给花如雪,她勉强吃了点,天大亮后有专门负责膳食的宫女送来早膳,花如雪又勉强让自己吃了些。

可笑的是辰时过后,迟墨深竟命太监齐安送来绫罗绸缎和很多金银首饰,还说赏赐这些东西给她,是因为她昨晚侍寝让皇上高兴了。

花如雪听了气得咬牙切齿,若是此时身上有力气,她肯定拿这些东西把迟墨深给砸死了。

齐安走后,花如雪觉得这玉泉宫就像一个牢笼,憋得她透不过气来,忍着脚痛让莲儿扶着她走出玉泉宫,好减轻一点心中压抑。

可沿着回廊走了没多远,花如雪就感觉身上力气用尽,连站着的力气都快没了,没办法的情况下莲儿只能扶着她去湖边儿的休息。

此时正值初春,万物复苏的季节,湖中鱼儿戏耍,亭边草木也变得青绿,远处几棵含苞待放的桃树,更给这皇宫增添了些新生的气息。

花如雪呆呆的坐在亭中正若有所思,不想远处竟传来散碎的脚步声,她眼睛刚望过去,身边的莲儿就慌乱的说:“娘娘,娘娘,皇后来了,妃子见到皇后是要行下跪礼的,来,奴婢扶您起来吧。”

莲儿说着话便扶住了花如雪的胳膊,花如雪一听莲儿让她跪迎皇后,气的秀面一沉,冷声道:“让我跪迟墨深的皇后,简直做梦。”

花如雪话音刚落,就有个穿绿衣服的宫女上前质问:“你是哪宫妃子,见到皇后娘娘还竟敢蹲坐在这里一动不动?”

莲儿见状赶紧跪下,慌乱的回禀:“回翠林姐姐,我家娘娘是皇上刚封的如妃,她…她初来乍到,不太…不太懂宫中规矩,还请皇后娘娘莫要怪罪。”

翠林不屑的眼神冲花如血一瞟,转身复命。

倾刻钟后,身着华丽宫装,头缀珠钗凤饰的皇后苏婉怡快步而至,她眼神凌厉的看着花如雪,狠声命令道:“来呀,把这个不懂宫中规矩的贱妇,给本宫拉起来让她下跪行礼。”

2018-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