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暗潮湿的刑狱,“吱吱”刺耳的鼠叫声,听得人身心发冷。

脚上突然传来的一道刺痛,让昏死过去的花如雪恢复了一些意识。

此时的她双臂被吊在刑架上,头发散乱,秀面苍白,微微睁了下疲惫的眸,才看见有几只老鼠正在啃食她的脚。

唇角划过一抹难以形容的苦涩,尽管坚强,眼中还是有泪水瞬息而下,眼泪顺着她俏丽的鼻尖,再一滴一滴落到地上。

她害怕老鼠,此时真的想尖叫,想把老鼠踢飞或者踩死,好保护住自己的脚。

可是她已经跟这些老鼠战斗一夜了,就因为怕被老鼠咬,她竟然蹦蹦跳跳几个时辰,原本能飞檐走壁的一双腿,都要被累得废了。

被铁镣吊着的手腕,疼得失去知觉,还好她穿的是夜行衣,就算有血也看不真切。

“文…文远,对不起…原谅我…不能…不能替你杀了迟.墨.深.这个狗皇帝,原谅我…对你…食言了。”

花如雪疲惫痛苦的呢喃着,想到自己有可能会死在这儿,再也不能回到迟文远身边保护他了,酸楚的泪水再次滑落,原本坚强的她,竟无助的哭出声来。

围在她脚下的老鼠越来越多,她实在没想到自己会是被老鼠啃噬而死的命运。

不过她不后悔,儿时孤苦伶仃的流落街头,能得他一锭银子救命,能得师傅收留又苦心传授她功夫,能再次和他相遇,能在他身边守护几个月,足以。

然后,她垂头笑了,流着泪水的笑,尽管狼狈,却掩饰不住她的美。

倾刻钟后,门口传来“哐啷”声响,铁门被打开,花如雪几乎提起所有力气,让自己直起身子。

“皇上请止步,待奴才命人把老鼠清理了,您在移步。”

随着一道软趴趴的男音传来,有两个侍卫模样的人抬进来一个铁笼,然后把铁笼放置地上。

铁笼里放了几块生肉,侍卫到花如雪身旁驱赶老鼠,很快的老鼠顺着气味,都一拥而上的跑去铁笼抢肉吃,然后咔嚓一声,铁笼被关上,老鼠被侍卫们抬了出去。

“皇上,您可以进去了。”

软趴趴的男音再次响起,沉稳的脚步声一步一步朝花如雪靠近。

“怎么样?想好了吗?说出迟文远下落,朕放了你。”

迟墨深在花如雪正面停定脚步,明黄长衫,负手而立,寒冷又威严的俊面,看花如雪的眼神,多的是不屑。

“哼。”

花如雪冷哼一声,然后抬眸,杀气腾腾的眼神看向迟墨深,尽管语调虚弱,还是咬牙切齿道:“迟墨深,就凭你,根本不配知道他的下落。”

“放肆。”迟墨深震慑一声,负后的手不自觉攥紧拳头,他没想到女人都被折腾到这种地步了,说话竟然还如此猖狂。

提起迟文远,他即刻想到母亲惨死和玉玺被盗,瞬间火冒三丈,他更没想到如此泯灭人性的畜生,竟然还有女人如此死心塌地的维护,简直是太可笑了。

“不说,是吧?”迟墨深一步向前,用力扣住花如雪下巴,愤怒的眼神垂视着花如雪,冷声冷气道:“不说可以,那今晚伺候你的将不再是老鼠,而是上百条剧毒无比的蛇,花如雪,你就好好享受吧。”

花如雪一听毒蛇,简直身心崩溃,干脆歇斯底里的大骂起来:“狗皇帝,王八蛋,拿开你的脏手,我宁愿被老鼠啃光,被毒蛇咬死,也不愿意被你碰一根手指。”

“放开我,拿开你的脏手,不许碰我。”

花如雪拼命摇头拼命反抗,结果是惹得迟墨深捏她下巴的力度更加的大,疼的她喊话都含糊不清了。

迟墨深见她玩命反抗,忍不住笑了,笑的极其狠毒,“好女人,有骨气,我不配碰你,只有他配,我说的可对?不过,我从来不信这个邪。”

迟墨深说完,冲门内的人一摆手,淡声吐出几个字:“齐安,退出去。”

太监齐安闻言,赶紧哈腰称是,随即,所有人退出门口,“哐啷”一声,门被关上,再“哐哐”几声,传来的是落锁声。

“你…你要干嘛?”

花如雪被落锁声吓得慌乱,迟墨深阴森森吐出两个字,“碰你。”

话音落,布料撕扯声响起,花如雪胸前衣服被迟墨深扯烂一块,白皙的胸腹,红色的肚兜,花如雪顿感羞耻难当。

迟墨深凛冽的眸光垂视着她,又缓缓吐出两个字:“求饶。”

花如雪天生倔强,干脆瞪大眼睛仰望着迟墨深,咬牙切齿道:“迟墨深,你做梦。”

花如雪的话刚说完,迟墨深再次朝她伸手,紧接着肩膀上的衣服也被撕烂,花如雪吓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抖动了一下,胸口起伏的慌乱可见。

迟墨深见状,薄唇勾起一抹冷笑,几步转到了花如雪身后,脸缓缓压制花如雪的后颈,语气缓和且暧昧:“你跟他,不就是为了想做皇家女人吗?告诉朕他之去向,朕如你所愿,封你为妃。”

花如雪听到迟墨深如此说,就像听到天大的笑话一样,嘶哑又虚弱的嗓音笑了笑,随即大骂道:“迟墨深,你一个为皇位连亲哥哥都弑杀的畜生,又怎配做我花如雪的男人。”

“花如雪,朕看你是故意在挑战朕的底线,刚刚的话你最好能收回去,不然,朕绝对会做出让你抱憾终生的事。”

迟墨深语气变冷,且震慑力十足。男人用手撩开她身后乱发,陌生气息再次压近耳侧,花如雪感觉脊背发冷,可她不会求饶,哪怕是死,也要站着死。所以面对男人的戏虐与侮辱,她咬咬牙,一字一顿道:“迟墨深,你听清楚了,我说你迟墨深就是个不择手段的畜生,连给他提鞋都没资格,想做我花如雪的男人,你不配。”

在花如雪的意识里,迟墨深后宫佳丽三千,且个个貌美,绝对不可能在这种地方看上她这个浑身脏乱,又被老鼠啃食过身体的女人。最多也就是语言上羞辱一番,然后再用什么酷刑对付她。

等她骂完了,出气了,其实她也真的后悔了,因为被激怒的迟墨深,竞真不顾一切的扯落她衣裤,紧接着一道撕裂的疼从身下传来,她已后悔莫及。

2018-0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