钥匙碰撞门锁的声音响起时,童夏正窝在沙发里看一档家庭喜剧,门被打开,她脸上的笑容顿时如隔夜的饭菜般冷了下来。

站在玄关处的男人还是和从前一样好看,灯光静静剪出他修长挺拔的身材,简洁的黑色西装和白衬衫,穿在他身上却有种宁静矜贵的气质,落拓、俊朗。

临近年关,事务所里忙,童夏记不清上次见他是半个月前,还是一个月前。

见沙发上的女人仍没动弹,沈君瑜蹙了蹙眉,浅浅的阴影落在他高挺的鼻梁一侧:“今天是除夕,要回老宅,你该不会忘了吧。”

童夏一下子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她怎么可能忘,一年一度的秀恩爱时间嘛。

“我收拾一下,马上就可以走了。”

沈君瑜看了她一眼,把手中印有奢侈品logo的纸袋放在柜子上:“在橱窗里看到觉得很合适你,就买了。”

童夏又折返回来,从纸袋里拿出那件款式简约的小礼服,愣了愣:“干嘛……给我买衣服?”

沈君瑜正脱外套:“新年不都是要穿新衣服吗?”

童夏淡淡“哦”了一声,抱着那件几乎没有分量的小礼服进了浴室。

这是她跟沈君瑜结婚的第二年,但那种张皇又小心翼翼的感觉,却依旧跟刚领证的时候一样。

童夏仍记得两年前那个普通的雪天,她看着沈君瑜的眼,无比认真的说:“要不我们结婚吧,反应我姐也走了,就算是应付一下你爷爷也好。”

对方沉默了,许久,当她尴尬的准备转身离开时,终于听到了他淡漠的嗓音徐徐响起:“回家拿户口本吧。”

童夏一贯都属于那种特别有自知之明的女人,所以这两年里,她清楚的知道,沈君瑜不喜欢她,整个偌大的沈家,除了沈爷爷也压根没人瞧的上她。

但童夏不是为了让他们看得起而活的,更何况在沈家,有了沈爷爷的宠爱,就等同于有了横行霸道的资本。

“君瑜回来啦!”婆婆顾荷笑逐颜开的迎了上来,可旋即她又瞄到沈君瑜身后童夏的身影,唇角的弧度陡然间变淡了:“夏夏今天可真漂亮。”

这话自然是客套话,童夏极温顺的柔柔一笑,递上了自己手里的礼品:“这是给妈买的护肤品,妈也越来越年轻了。”

“这个牌子不便宜吧,夏夏你在医院里的那点工资够吗?”顾荷不悦,看了眼沈君瑜,接着道:“夏夏啊,虽说我们家君瑜不差钱,可你也不能总花他的钱吧。”

童夏有些尴尬,拎着礼品的手伸在半空不知如何是好。

天知道她跟沈君瑜结婚之后依旧是各过个的日子,经济上除了住的房子,她压根就没要过沈君瑜一分钱。

沈君瑜瞥她一眼,心道是这女人一到关键时候就嘴笨,接着动作自然的把她搂到怀里:“妈,这是夏夏用年终奖金给你买的。”

顾荷听了这才脸色稍舒,“是这样啊,”她乐呵呵的接过了那套价值不菲的护肤品,“夏夏可真是有心了。”

童夏淡淡的笑:“应该的。”

“爷爷呢?在楼上书房吗?”沈君瑜问。

“是啊,你爷爷这几天身体不大好,血压总是特别高,他说让你回来了带夏夏去见他。”

沈君瑜抿了抿唇,低头朝童夏说:“你跟我一起上楼去看看爷爷。”

童夏乖乖跟在他身侧上了楼,其间碰到几位叔叔伯伯,童夏端着优雅的微笑频频打招呼,那副端庄矜持的模样宛如生来就是大家闺秀。

外人面前,他们是恩爱不疑的夫妻,而关上门,彼此间的那种陌生,就像荒草一样疯狂的生长。

敲门得到应允后,沈君瑜推开了书房的门,还未进门,里面就传出了老人和颜悦色的声音:“是君瑜和夏夏来了?”

童夏挽着沈君瑜的胳膊走了进去,原本正躺在软榻上看书的沈老爷子摘下老花镜顿时满面红光。

童夏跟沈君瑜才问候了他几句,老爷子不知怎的便将话题扯到了他们两个人的身上。

“夏夏,你跟君瑜结婚都已经两年了,怎么还不要孩子?”

童夏心里咯噔一下子,这生孩子又不是她一个人的事情,那也要沈君瑜有这个心才可以吧。

结婚两年,他都没碰过自己,孩子要从哪儿来呢?

沈君瑜瞥见她绯红的脸色,嘴角扬起一抹微不可察的弧度:“爷爷,我跟童夏我们都还年轻,要孩子也不急于这一时,来日方长,你就别为我们操心了。”

沈爷爷脸色黑了下来,但也没再多说什么。

童夏以为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毕竟去年她也没少被催问,但后来被沈君瑜一通含糊糊弄,也就无疾而终了。

有时候童夏确实挺佩服沈律师的口才,黑的也能给说成白的,硬是把那些长辈们给唬住了。

她以为今年亦是如此,直到这件事在年夜饭桌上再度被提起。

“夏夏啊,你这都二十六了,到底准备什么时候要孩子啊?”开口的是婆婆顾荷。

童夏讪讪放下了筷子:“妈,不着急,君瑜说等……”

“还等什么等。”饶是再疼爱童夏,但在下一代的问题上,沈爷爷是从来都不肯退让的,他虎着张脸道:“你们是年轻,但爷爷老了,爷爷想在百年前,抱上重孙子。”

童夏抿了抿唇,求救似的目光投向沈君瑜,谁知沈君瑜竟直接忽略掉她的目光,慢条斯理的夹起一筷明炉鱼放进了嘴里。

面对着众人看热闹的目光童夏不知所措的咬了咬唇,婆婆顾荷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低低惊呼一声:“呀,夏夏,你该不会是有问题吧?”

童夏没明白过来:“什么有问题?”

“就是身体有问题啊!”

声音不大,却足够桌子上所有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童夏脸色一白,偏头瞪了沈君瑜一眼,没得到回应,她又在桌子下面狠狠的踩了他一脚。

沈君瑜眉头微微一蹙,继而不动声色的继续夹菜。明明已经感觉到旁边的小女人被挤兑得要蹦起来了,却就是铁石心肠的不出手帮忙,等着看她憋红了小脸的可爱模样。

顾荷也没打算给童夏留面子,喋喋不休的接着说:“现在医学昌明,其实也没有什么病是不好意思承认的,妈认识一个很不错的妇科医生,下次我带你去看看。”

童夏把头埋的很低,一句为自己辩驳的话也说不出来。

就算是被婆婆这样羞辱她又能怎么样呢?说出实情吗?说出结婚两年,她的丈夫从来都没有碰过她吗?

那样恐怕她会被羞辱的更加痛快彻底吧。

2018-2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