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即壮着胆子大吼道,“我不管你是不是有病,我可是有男朋友的人。等我和他一毕业,就是结婚的。至于你想要女人,这天底下姑娘多得是,你的名声出去一说,大把的美女贴过来。”

老虎不发威,当她好欺负啊?

“我不想再重复第二遍。”

陆七七依旧不动。

猛然,顾少霆站起身,三两步走到顾七七跟前,长臂一伸,就将她拉进了怀里,女孩的体香传入他的鼻息,他的心神一颤。

陆七七早就防着他,可是顾少霆的力道极大,男女力量悬殊的结果就是,陆七七鼻子撞在他胸膛上,把自己撞疼了不说,顾少霆还是纹丝不动的站立。

下一秒,陆七七的双唇被男人吻住,凶猛的似是惩罚。男人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陆七七瞪大了眼睛,想要推开,男人将她抱得更紧。

“唔……”

良久,陆七七要不能呼吸了,顾少霆才离开她的唇。

“你这个混蛋,快放开我,否则要你好看。”陆七七瞪大了眼眸,大口喘着气。

听到这话,顾少霆嘴角溢出一抹笑,他饶有兴趣的盯着陆七七。

“要我好看?我还不够好看吗?”

陆七七气得跺了跺脚,突然,她跳起来,狠狠的朝顾少霆撞过去。

她看起来很娇小,可是这一下,却是卵足了力气,把顾少霆的鼻梁撞得有些生疼。

男人笑着用手摸上鼻子,接着再次将陆七七一拉,女孩身上的香味再次扑鼻而来,他有些蠢蠢欲动。

他更加确定,陆七七对他来说,与别的女人有所不同。

“你放开我,死流氓!”陆七七拼尽力气挣脱,她不明白顾少霆怎么就看上了她。一定是有病,对,有病!

“你想走的话,我不拦你。”顾少霆悠然一笑,也放开了她。

陆七七瞬间得到了自由,心底也燃起希望,“真的?”

只是男人的笑容让陆七七觉得诡异,转而想到这别墅周围的环境,四面环山,想出去的话,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就知道他没那么好心!陆七七咬牙切齿,双手也不禁握起了拳头。

不论怎么样,她都一定要从这里出去,不能让这个混蛋得逞!

她狠狠的瞪了男人一眼,转身就走。

顾少霆盯着陆七七倔强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嘴角微微扬起。

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在他的面前敢这么张扬跋扈。

顾少霆迈着一双大长腿朝沙发上走去,拿了一份桌上的财经报纸,悠闲的看起来。

半个小时后,一道愤怒的女声就在客厅响起。

“顾少霆,你到底想怎么样!”陆七七气冲冲的走过来,夺过男人手上的报纸,一把将它甩到地上,一双灵眸怒瞪着他。

“只是想留你在我这儿,不过你想离开的话,看我心情吧,可能我哪一天高兴了,就放你走了。”

“所以顾大少爷你怎样才能够高兴?”陆七七咬牙切齿的盯着他,可刚一出口问,便后悔了。

像顾少霆这样的人,就是真的把他哄高兴了,会轻易的放她走?

“看你表现啊,如果你让我满意了的话。”说完顾少霆扬起一抹肆虐的笑,起身上了楼,那件白衬衫也被他慢慢脱下扔在楼梯口。

看着地上的那抹白色,陆七七愣了片刻。突然,身后有一股力道将她推了推,佣人督促着道,“小姐,少爷的意思你不明白?还不快去伺候他洗澡。”

伺候他?洗澡?

陆七七万分嫌弃,大脑飞速转动起来,她刚才来硬的不行。

要不……试试软的?

顾少霆的房间很大,整个的格调看起来,透着一股子简单和素养。

没想到这家伙的品味还不错嘛,陆七七啧了啧舌。

浴室里传来水声,男人略显低沉的嗓音响起,“还不进来。”

轻轻的推开浴室的门,里面烟雾缭绕。

陆七七紧张得连手都不知道往哪放,当她看到顾少霆赤裸的上身,立马捂住了眼睛,白皙的脸蛋红得如同苹果一般,耳根发烫。

她平时大大咧咧,可还是第一次和男人这么亲近!

“还站在那干嘛,过来给我擦背。”男人勾唇,看着陆七七害羞的样子倒是很满意。

混蛋!流氓!变态!

陆七七一边用力的擦着,一边心里将顾少霆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遍。

直到顾少霆突然转过头来,隔着烟雾袅绕,沉声开口,“给我洗头。”

说完,他双手搭在浴缸两侧。

陆七七拿着毛巾慢吞吞的走过去,极力忍着想将毛巾丢在他头上的冲动,手上的力道故意加重,又拉又扯,暗暗道:混蛋,我让你刁难我。

突然,顾少霆又冷声吩咐了她一句。

“洗前面。”

陆七七顿住,洗头擦背都可以理解,可这男人,居然无耻的让他洗前面。

“你个神经病!”

“怎么,这么快就忘了我刚才说的话?”

男人嘲讽的语气让陆七七觉得十分刺耳,她气得差点没一条毛巾砸过去。

擦就擦,我就让你洗个够。她咬咬牙,沿着顾少霆的胸膛一路往下,故意用很大的力气将男人的肌肤擦得泛红。

2018-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