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我,你们是什么人!我警告你们,赶紧放开我,现在可是法治社会!喂,放开我你们听不见吗!救命啊!”

陆七七一出校门,便被一群黑衣人抓住。

任她撕心裂肺的呼救,那帮黑衣人权当是听不见。轻松把她架上车,陆七七的嘴里便被一块布堵住了,黑衣人的耳朵总算是清净了。

“唔唔……唔……”陆七七死憋着气发声,却只憋出这几个音来。被堵住了嘴,又被反绑了手,她折腾不开也没人理会她。

终于折腾的没了力气,陆七七才把自己的脑子捡回来,认真地思考起来。

她就是个穷学生,一没偷二没抢的,能得罪谁?这群五大三粗的黑衣人,为什么会把她抓走?

一个个问号印在陆七七的脑门,她那双亮又黑的眼睛圆溜溜地转着。

想了半天,却是没把答案想出来。

车子左转右绕,就在陆七七要狂吐的时候,眩晕感终于消失了。

“下车!”

一声令下。

下一秒,陆七七便像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被提溜了下来。

院子里的女佣被眼前的一幕惊的一个哆嗦,但很快回过神来,过去把人扶了起来,替陆七七拿下了嘴里的布。

“喂,你们别跑!王八蛋,别让老娘逮到你们!”

陆七七很想把车轮子卸下来,若不是女佣拦着,她就算是磨破了鞋,也要追上那辆疾驰而去的车!

“姑娘,你还是别喊了,车已经走了。”女佣轻声道。

陆七七回过头,警惕的看着女佣。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把我绑来!”说着,陆七七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才发觉这是一栋别墅。

女佣有些尴尬,“姑娘,你别急。我们少爷把你带来,自然是找你有事。”

“少爷?”陆七七眼珠子转了转,又透露出警惕来,“我可不认识什么少爷!我告诉你,你最好把我送回去,你们这样做已经犯法了知道吗?你们是要坐牢的!快点把我送回去!”

陆七七的话像炮仗似的一个一个放出来,女佣紧皱眉头。

“你别愣着,快点叫车……”

女佣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又把布塞回陆七七嘴里,骤然整个院子安静下来。

陆七七瞪大了眼睛,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这女佣居然会这样对她!果然是一伙的,做事都这么相似!

“姑娘,您还是安静的等少爷回来吧。”

又是少爷!这个少爷究竟是谁!

还没见到人,陆七七已经在心里问候了他十八代祖宗!如果不是他,她也不用受这份罪了,早就窝在沙发上吃西瓜了。

然后,陆七七被拽进屋里,放在了沙发上。

看着奢华的客厅,陆七七仔细回忆着认识的所有人。

可是,没有一个能跟“少爷”这个词挂上钩的!她身边的,都是漂亮又淳朴的同学,都是有修养的知识分子,才不会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做违法乱纪的事情!

一个问题从陆七七头顶飘过……

她这是……被绑架了吗?

可是,现在的不法分子,生活条件都这么优渥了吗?

这栋别墅很大,佣人也很多。只是,每个人见了她,都很自觉地避开。

陆七七觉得无趣,便踩着实木楼梯“咚咚咚”上了楼,反正也没人拘束她,闲着也是闲着。晃荡了一圈,没什么发现,陆七七垂着脑袋回到客厅,倚着靠垫,眼皮开始打架了。

“少爷。”

“嗯!”男人低沉的回应,语气有些冷意。

陆七七是被那个“嗯”字惊醒的。

简简单单一个字,她却觉得像一只冰冷刺骨的箭,直戳进她的心窝。

视线还模糊着,陆七七只觉得一个高大的人影一闪而过。等她定神看着那张脸,却再也挪不开眼,就像是坠进了沼泽地里,越陷越深。

而男人看着陆七七这个造型,却是微微蹙了蹙眉,喉结滚动,冷冷开口:“这是怎么回事?”

冷寂的嗓音颤了颤陆七七的心。

“少爷,这姑娘被送来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只是她有些聒噪,所以才堵住了她的嘴巴。”女佣有些慌张地替陆七七拿掉了。

陆七七这才回过神来,重新看了看眼前的男人,完完全全地清醒了。

“怎么是你!”

许久没说话,陆七七的嗓音多了份沙哑,同时也添了分性感。

“见到我有那么惊讶?”男人一改之前的低沉,话语间多了份轻快,甚至可以听出一丝轻挑。

惊讶?她真是惊得下巴都要掉出来了!陆七七翻了一个白眼,随后又想到了什么,瞪大眸子恐惧的往后退了几步。

“我告诉你啊,你的事不会出去乱说。如果你把我抓来是……是想杀人灭口的话,我……警察不会放过你的。”

陆七七变得有些语无伦次,之所以认识这男人,就是因为当她初垂涎了一下他的美色,却没想到,他当着她的面就脱光了衣服。

如此变态的行为,除了精神病以外还有谁能做得出来?

想到自己随时有生命危险,陆七七拔腿就跑,却被男人一把从身后拎了回来,“你这么怕我?”

2018-1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