嘀嗒…嘀嗒…嘀嗒……古墓里的一个墓室里,那怕四处都干燥的布满灰尘,不见一滴湿润,可那诡异的嘀嗒嘀嗒水声却始终围绕着在他们耳边。

古墓里让人遍体生寒汗直毛竖的诡异低温,怎么也找不到出口的诡异通道,以及已经失踪的一个同伴。

无一不让缩在角落里的少男少女脸色恐惧的发白,浑身发抖。

可平时一个个胆比天大的他们现在什么也干不了,只能惊恐地躲在三个看上去比他们大不了多少,却看起来比他们沉稳冷静一些的两男一女身后,还不忘一只手紧紧的揣着他们的衣角,试图用这种方式来寻求着安全感和保护。

他们只是一群来旅游玩耍的普通人啊!他们为什么要提议来到这种阴森森的鬼地方探险!他们为什么要承受这恐怖的一切!他们甚至有的都还没有成年啊!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啊?!!!

在这恐怖的环境下,他们的精神几尽崩溃。

现在还能支持着他们精神没有彻底的崩溃的,不过是他们相信一直档在前面保护着他们的教练一定会像之前无数次一样无所不能的保护着他们!

不过是信赖另外两个大哥哥大姐姐坚定所说的,他们一定不会有事的。只要坚持下去。他们就会没事的!一定会有人来救命他们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随着时间流逝,古墓里的温度越来越低,嘀嗒嘀嗒的水声也似乎越来越近。少男少女们的脸色渐渐越来越苍白,越来越惊恐绝望。挡在前面的两男一女的脸色也越来越凝重。

其中一男一女对视一眼,正欲对另一个人说些什么地时候,墓室外的通道却异声突起!

三人一惊,迅速握紧手里的铁棍,牢牢的把身后的少男少女们护在身后。

警惕的看着大门,丝毫不敢放松的注意门外的动静声响。

那似乎是几个人的脚步声,脚步声不重,但是在这种连呼吸都不敢放松的环境下,依然清晰可闻。

哒…哒…哒…哒…声音越来越近…墓室里躲在门边的三人握紧铁棍的手也越来越紧,青筋暴起,蓄势待发。

脚步声在即将到达他们视野范围时候停下,取而代之的一道粗矿的男声传入他们的耳中。

“有人吗?陈小姐?陆先生?里面有人吗?你们在吗?”

墓室里的众人一怔,这是…活人??!手握铁棍地其中两个人更是眼神一缩,这声音是…

一个小时后,众人终于得救。

“滴滴滴——”

警车边,有警察叔叔怒气冲冲的一边教训着少男少女们,一边给他们做笔录。

而不远处的路边,一个看起来很娇软的小女孩,也正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声音清脆酥软,语调却格外讽刺:“小哥哥小姐姐,本事挺大的阿,进古墓探险,我之前咋不知道你们两个这么能耐呢?”

小姑娘看起来顶多了二十出头,娃娃脸,婴儿肥,眉眼精致有神,今天她穿了一身红色长裙,明媚而张扬,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粉粉嫩嫩还没有接触过社会的小女孩。

只是这个小女孩现在看起来可不一般,几句轻飘飘的话,就把两个看起来比她大了许多的男女给说的抬不起头,只能唯唯诺诺的干笑。

“呵呵……小师叔说笑了,我们两个那里有什么能耐阿,话说回来,这次还得好好谢谢小师叔你,要不是小师叔你及时发现了我们被困住的情况,我们这次还真的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呢。”

阮娇娇冷哼一声,斜他们一眼:“要不是你们恰好困在我的地盘上,你们当我会来捞你们?”

说着她又不满意嘟囔几句:“还真不愧是她的徒弟,尽会给我找事。”

被她训的那个女子捂嘴笑了,顺势攀上阮娇娇的白嫩肩膀,眨眨眼睛笑言道:“哎呀,所以说小师叔最厉害最可爱了嘛。师兄你说是不~”

陆石含笑点头。

阮娇娇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一把推开赖在自己身上的陈菲菲,怒道:“你们两个滚开,谁和你们嬉皮笑脸的!”

她的眼神落到被一群警察包围住查探的古墓入口,眼神沉了沉,更加来气。

“你看看你们两个干的好事,不在帝都好好的待着,非要跑到我这带一群小鬼玩什么古墓探险,得,现在好了吧。你们出事不说,重点还是把这古墓口给开了,招来了这么多的人,嗤,你们是生怕气不死我是吧!”

或许是阮娇娇的神情太过愁眉苦脸太烦躁,让陈菲菲陆石两人征了征,两师兄妹对视一眼,陆石疑问道:“小师叔,这古墓…,有什么问题吗?”

阮娇娇深深的叹了口气:“这古墓没什么问题,有问题的是住在这古墓里的人。这古墓的主人是一个五百年前一个得罪了贵人,家中害怕被牵连,被父母亲手灌下毒酒的厉鬼。怨气煞气极重,是这一片出了名的不好惹。这次也是算你们命大,没有把他给吵醒惊动,不然阿,凭着他的本事,我们可就真的的地府见。嗤,不过现在好了,现在古墓入口因为你们而大开,又来了这么多的生人气息,里面那只肯定是有若察觉,哎,他一旦想不开出来玩一玩,那大家可就倒大霉了。”

陈菲菲脸色白了白,扯紧了他师哥的衣角,抖了抖:“小师叔你可不要告诉我那个鬼,是一个身穿墨绿色衣服,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的男人!”

阮娇娇脸色一变:“你们遇上他了?”紧接着她又疑惑皱眉:“不对阿,那家伙是个千年厉鬼,如果真的被你们惊醒了,你们不可能这么完好无损才对!”

2018-0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