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牛车上,把昨天抄写的英语单词又背了一遍。

再次站在青口一中的校门口,秋月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章北河,等我。

……

初二(6)班是初二年级最后一个班,也是成绩最差的,她的成绩,在初二六班里,算是吊车尾。

对于她来说,进这个教室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

学校里青春洋溢的笑容,一切的一切对她来说既熟悉又陌生。

环顾了一下四周,最后一排就是她的位置了。

这节课是英语课,以往的英语课对秋月来说,就像是听天书一般。

这次虽然还是听天书,但好歹把持住了自己,没有直接趴在桌上睡大觉。

不管听不听得懂,都认认真真的拿出笔坐着笔记。

不一会她的英语书上便密密麻麻的都是批注,英语老师看见秋月反常的一面也吓了一大跳。

秋月这个学生,在她的印象中一直是一个扶不起来的阿斗。

倒不是说调皮捣蛋,她的性格就好像田埂上的牛,你抽她一下,她走一步,还走的极其敷衍。

要是不说她,她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一节课下来,英语老师都在默默地关注着秋月,虽然不知道这个孩子受了什么刺激,不过总算是有心向学了。

……

第二节课就是语文课了,听了一节课的天书,秋月终于狠狠的松了一口气。第二节课如果还是英语课,她可就要受不了了。

“郑秋月,你的语文作业呢?”高甜甜双手叉腰,威风凛凛的站在秋月面前。

高甜甜是这一组的小组长,专门负责替各科老师收发作业。

每次收作业的时候,秋月这里都是重灾区,不是没写,就是忘记带了。

看着眼前的高甜甜,她的记忆又回到了很久远很久远的以后,二十多岁的高甜甜放弃了学业选择和一无所有的男友结婚。

举行了简单的婚礼,孤身一人去了婆家在的城市。

她一直认为高甜甜是嫁给了爱情。

直到几年后再遇,才知道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早就把往日这个甜美的女孩子变得怨气冲天。

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情责怪自己的丈夫,孩子弄丢了几块钱大声责骂。

“你不会又没写吧?”高甜甜看郑秋月在发呆,眉头一皱说道。

“写了,我拿给你。”秋月回过神来,从书包里翻出一本本子。

“这还差不多。”拿到了作业的高甜甜满意了,便抱着一大叠本子朝老师办公室走去。

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时钟,还有七八分钟时间,她准备去操场上看一看,还能不能遇到那个人。

章北河是初二一班的学生,在学校一直都是风云人物。

经常会在课余时间和同学们在操场上打篮球。

她一眼就看到了章北河,整好看到他一个起跳把篮球投进了篮筐。

太阳光照在他脸上,细细的汗珠反光发出的光芒,反射在她眼中,恍若隔世。

章北河很喜欢打篮球,前世的他瘫痪之后,连篮球场都没去过了。

那样肆意潇洒的少年,被生生的折断了翅膀,从此和自己喜爱的东西无缘。

这回有她在,谁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这次的章北河,一定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一辈子幸福快乐的活下去。而她,也会在一边默默的祝福章北河。

这一次她舍不得再让章北河受那样的苦了,他那样好的人,一点苦都不该受。

秋月一边在心中这样告诉自己,眼睛有些发酸,眼泪不受控制大滴大滴的涌了出来。

篮球被打到场外来了,章北河便过来捡球,一眼就看到了哭的不能自已的秋月。

章北河愣了一下,这青天白日的,她哭什么?

2018-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