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颁奖典礼即将开始前,夏念之被人拦在了颁奖后台。

夏念之费尽心思,步步为营,但唯独低估了盛痕那个变态对宋澄的重视程度。

“夏小姐,先生有请。”

曼城至平城,隔着山海,上万公里,盛痕竟赶了回来?

夏念之瞥了眼横手拦在她面前的黑西装男人,是盛痕身边最得力的助手李贺,她倒是没想到盛痕竟会将他派来,顿时有些怕,那个老男人莫不是真的打算撕破脸皮,为宋澄出头?

夏念之应了声‘知道’,随后示意李贺前面带路。

电梯抵达后的走廊很长,长得足够夏念之想好等会儿面对暴怒的盛痕,该做出如何反应和表情,才能避免进一步惹毛盛痕本就不善的脾气。

示弱?讨好?求情?

思索间,李贺敲门,得了允许推门而入,李贺便转身退出,顺便还贴心地关上了门。

……

屋内只有茶几边上一盏木雕灯,光线昏暗处,男人的背影如刀刻成,冷硬狠戾。

夏念之将视线落到他手边的高脚杯上,殷红的液体,划过杯壁,留下红痕,许久不散。

“好久不见。”

“的确是很久,两个月又三天,久到你可以安排好一切,学会跟我叫板。”

盛痕背对着夏念之,她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不难猜测得出来,从她敢主动掐断盛痕的电话的那刻起,李贺怕是已调查了近半年来夏氏的所有投资制作决定,甚至是目前夏氏的财力状况,然后完完整整地放到了盛痕的面前。

盛痕说对了,她终于有底气挂他电话,自然不会打无准备的仗。

“夏氏翻身,就有钱可以还当初欠你的债,皆大欢喜。”

盛痕听见这话,一个没克制住,将手里的高脚杯捏爆。

两个小时前,夏氏集团的年度报告会上,执行总裁布莱宣布了夏氏下半年将会着重开始的几个项目,其中包括两个有意思的。

一是关于夏氏时隔五年,精心打造的新男团。CK仅仅出道半年,便已横扫国内外各大音乐奖项,拿奖拿到手软,而这次,他们将展开首次世界巡回演唱会;

二是夏氏集团继制作出红爆全国的《遇鬼》系列电影后,将会与伯纳集团,即业内顶级的影视剧制作公司合作新剧《连理枝》。

年度报告会后,也就是今日股市收盘一小时前,夏氏集团的股票大涨,引得各路人马纷纷咋舌。

“夏念之,你觉得我会因为夏氏股票上涨,就不敢追究你故意伤人?”

夏念之的小心脏抖了抖,从盛痕隐忍怒意的语气听来,他直至此时还未宰了她,大概是看在那些年她兢兢业业、随叫随到随上床的服务态度上。

鲜红的液体顺着指尖滴滴答答落下,在纯白的羊毛地毯上积聚了不小的一滩,夏念之分不清,那里面有多少是红酒,又有多少是盛痕的血。

“不是不敢,是不会。”夏念之将视线从鲜红中移开,边转身走向书柜,边道:“你说过,你是商人,一切以利益为先,当初你在夏氏投的钱,我现在可以数倍帮你赚回来。”

顿了顿,夏念之拉开书柜最下层,从里面拿出医药箱,这才继续道:“既然如此,在我的价值还没有被榨干前,你不会送我去坐牢的。”

2018-2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