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色劳斯莱斯于雨中疾驰,车窗摇下些许,修长白皙的手伸出,迎风松开手中的检验报告,风驰过,白纸如雪花飞扬于天地间,很快便消失在视野之内。

夏念之收回视线,拿出唇膏,旋开一点,唇膏颜色是最近正流行的那一款,正好掩住唇边病态的白,望着车窗玻璃上的女人,妆容精致的眉目间,却隐约露着疲惫。

男助理见此,本不想打扰,但职责所在,还是将手机再次递到夏念之面前,战战兢兢道:“小姐,时询的电话。”

高顿酒店的logo已然在眼前,夏念之扯出抹笑意,得体完美。

“你接,告诉他,一切都不会变。”

……

当晚八点,金熊奖颁奖典礼红毯,黑色劳斯莱斯稳稳当当地停下,侍应生赶紧上前打开后座车门,随后,纤细白皙的长腿踩着黑色高跟鞋,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紧接着,女人一袭黑色曳地抹胸长裙,红唇娇艳,撩了下散落脸颊旁的碎发,抿嘴朝着周围咔嚓咔嚓不断摁闪光灯的媒体记者们微笑,几秒钟后,女人才提着裙摆袅袅往前。

“看,夏念之来了!快,摄像机和话筒快递上去!!”

“您好,今日股市收盘时,夏氏集团的股票再创新高,登顶三大娱乐公司之首,请问对于夏氏未来的发展,夏小姐您有什么要说的吗?”

“夏小姐看这里!据说您和夏氏旗下男团成员时询共赴巴厘岛三天两夜,是公事还是私事呢?!据说时询今晚也会参加颁奖典礼,您怎么没和他一起出席呢?!”

站在阶梯之上,红毯的尽头,玻璃栈道的顶端,倾盆大雨已然逐渐消散,淅淅沥沥中,月色如银霜,倾洒满地,和她的一袭黑裙,倒是相得益彰。

夏念之目光淡漠,缓缓扫过周遭的长枪短炮,闪光灯不断发出咔嚓声,话筒已然怼到她面前,争相想要从她口中问出明天平城各大报纸的财经、娱乐板块的头版头条。

豪车云集,俊男美女,纸醉金迷,光怪陆离,名利场的浮华,皆在眼底。

——

她想起了很多……

洛杉矶城的凌晨三点,电话里管家说出爷爷及父母的死讯。

孤身一人匆匆回国,求遍平城曾与夏家交好的富商巨贾,却无人愿伸出援手。

中秋团圆之夜,走投无路之下,叩响的盛痕房门。

——

记者仍紧追不舍,红毯尽头却在这时,停下了一辆黑色超跑。

冲在最前面的女记者如闻见血腥味的鲨鱼,语气兴奋,咄咄逼人:“陆璨到了!夏小姐!有传言说夏氏新剧《连理枝》会找路璨出演男主,是真的吗?对于即将和前男友公事,您怎么看?!”

夏念之望着不远处,被记者提及的男人已然从车内出来,众人视线的汇聚处,端着得体的贵族式优雅谦卑,一如既往的白衬衫黑西服搭配,风光霁月的经典。

她看他,他也看她,他笑得开怀,朝她挥手,很是熟稔的模样,仿佛狼狈过去不曾存在。

四目相对,夏念之率先收回视线,看向女记者,嫣然浅笑。

“与其听我说,倒不如请各位拭目以待。”

2018-2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