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已逝,深秋时节,黄昏的雨,几乎能冷到人骨头发颤。

黑色劳斯莱斯急速穿行于跨海大桥之上,如一柄黑色利箭,劈开浓雾雨幕。

车内,暖气开得正好,海盐香虽清淡却是十分舒适。

副驾驶座上男助理犹豫着,这已经是今天第十三个电话了,他家这位大小姐再不接,电话那头的盛先生若怒起来,怕是整个平城都得跟着遭殃.

但今天发生了那件事,这位大小姐的心情怕是也不好。

男助理犹豫再三,最后还是鼓足了勇气,扭头看向后座正闭目养神的女人。

不得不说,在娱乐圈这个地方待久了,俊男靓女数不胜数,个顶个的身材火辣容貌姣好,但他家这位大小姐,和那些女明星们比起来,不遑多让。

想得多,男助理神色有些恍惚,忙垂眸,双手举着手机递到后座女人面前,态度恭敬:“小姐,盛先生的电话。”

说话间,手机屏幕闪着光,上面显示着来电人的名字——盛痕。

坐在后座的女人缓缓睁开眼睛,先看向车窗外,倾盆大雨,豆大的雨滴砸在窗玻璃上,噼噼啪啪,溅起无数的小水珠。

她抬手揉了揉眉心,就这么大的雨声,她都能睡着,看来是真的太累了。

“小姐?”男助理又试探性地喊了声。

女人收回视线,这才不紧不慢地将视线落在手机屏幕上,盯着屏幕上的‘盛痕’两字出神,电话太久未接,显示屏幕上的光陡然黯了下去,还未待女人窃喜,下一秒手机的来电显示却再次地亮了起来,‘盛痕’二字再次跃入她的眼帘。

恍惚间,小腹处似乎幽幽疼得更厉害了些。

男助理被突如其来的电话吓得手抖,紧张地看向后座上的女人,女人亦是回看向他,瞧着他那无辜的模样,终究还是感慨着打工不易,别为难人家一个小助理。

“拿来吧。”

女人拿过手机,摁下接听键。

“是我。”

“你把宋澄推下了楼?”

直切主题,果然,是要问这个。

男人嗓音低沉,隔着东西半球间的万里汪洋,都能感受到他此刻压抑到极致的怒意。

女人靠着车窗,望向窗外漫天的大雨,灰蒙蒙的雨幕中,远处的万家灯火朦胧微弱,仿佛下一秒便会消散得什么也不剩下,她握着手机的手不禁颤了颤,指尖泛白,道:“是我。”

电话那头的男人,满是戾气的低沉嗓音,阴郁得几乎要凝成剑刃,直抵她的喉咙。

“夏念之,宋澄已经怀孕了。那是我的孩子。”

“你想要孩子啊?”

夏念之恍然大悟道,随着尾音落下,轻抚过手边的白纸黑字,最后落目于那照片上的黑点,美眸浅敛,如扇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反问:“那,我还你,你要不要?”

“……夏念之…”

电话那头的男人沉默良久,而后,就在夏念之以为这则远渡重洋而来兴师问罪的对话便要结束时,男人的声线重回波澜不兴,语气平淡得像极了平日里问她晚餐吃些什么时,那般再寻常不过。

夏念之只听得他低沉的嗓音透过电波传来。

“你,配吗?”

闻言,夏念之痴痴地浅笑开来,再次抬手时,只是使劲儿摁了摁太阳穴,而后漫不经心,建议道:“既然如此,那你报警吧。我等会儿会参加金熊奖颁奖典礼,就在高顿酒店,欢迎你带着警察来抓我坐牢。”

而后,夏念之毫不犹豫地将电话掐断。

2018-2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