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晶第二天就给陆灵珊打电话说自己在医院呢,陆灵珊二话不说就赶紧去了医院,结果看见她伤的不轻。

“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受这么重的伤啊!”

陆灵珊关切着,心疼的眼泪差点流下来。

“你还问我?这不都为了你?”

“为了我?”

“当然!要不是我你早就被那些人带走了!”

陆灵珊听到这顿感蹊跷道:“等会,你刚才说什么我被人给带走,我被什么人给带走?”

“你都不知道你的酒里是被人给下药了,等到云川交到我手里的时候你已经药性发作了,我就赶紧要带着你走。谁知道这个时候来了个拦路的,也得亏我会点三脚猫的功夫把那个人打的落花流水,不过我也受伤晕倒了,你还记得你上哪去了吗?”

乔晶的话在陆灵珊的耳边轰然的炸响,下药了,她知道那肯定迷人心智的春药,在那酒店里她肯定是闯进了别人的房间里了。

“你的脸怎么那么的红,你到底怎么了?”

乔晶不明所以的问着,而陆灵珊的眼泪却不受控制的掉落下来道:“乔晶我实话跟你说吧!我前天晚上失身了……”

“什么?”

乔晶大惊失色,她拼尽全力保护的最终还是没有护她周全。

“都怪我,前天晚上也不知道是谁给云川打了一个电话他就走掉了,走的时候把你交给我也没有什么事,不过这当中你记得有谁在劝你酒吗?我猜那个人就是给你下药的人。”

陆灵珊努力的回想着,好像是一个姓周的人在给她灌酒。

可是她跟那个人一点交集都没有怎么会陷害她呢!

“陆助理,你的快件。”

陆灵珊正在给云川处理文件,看到前台的文员拿着快件来了,她还在纳闷这是谁给她送来的快件。

拆开一看是叶氏这次投标晋城一块黄金地盘的收购机密。

这个东西怎么会发到她的手上,就在她迟疑的时候云川拿过她手上的资料道:“看什么呢看的这么认真!”

当云川的眼神落入上面的字迹的时候顿时惊喜过旺。

“珊珊!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陆灵珊疑惑道:“我也不知道,是刚才前台的文员给我的,而且上面的地址我也不熟,连寄件人的姓名都没留我还觉得奇怪呢!”

“呵呵!本来这块地我不想跟他们叶氏争的,现在既然有这么好的机会得到这块地简直就是易如反掌啊!”

听着云川这么说陆灵珊心慌道:“云川!你真的要打算争这块地吗?我求求你不要争了,这个东西就当没看见行吗?”

看着陆灵珊泪眼婆娑的求着他,一直以来她说什么他几乎都会顺着她,但是这块地他必须要拿下,一来是给陆灵珊讨回来一个公道,谁让叶宇航那么的伤她的,二来是为了证明自己他并不比叶宇航差。

“珊珊!你这么维护那个叶宇航,你难道忘了叶宇航给你带来的痛苦吗?”

陆灵珊听到这迟疑了,那叶宇航说过的话到现在都像个刀子一样插在她的心里。

看着陆灵珊落寞的眼神云川继续道:“珊珊!过去的事就不要想了,你就把他当成一个陌生人,就像我之前抢人家的项目一样支持我可以吗?”

陌生人?她真的能做到吗?

看着云川期待的眼神陆灵珊默然的点点头。

云川见状乐不可支,不过这是在公司,他不能太表现出来,只是跟陆灵珊一阵微笑就走进办公室了。

“岂有此理!”

叶氏总裁办公室里叶宇航正在怒火冲天的跟他的助理发着脾气。

“项目机密是怎么被泄露出去的,云氏怎么会有我们叶氏的收购机密。”

助理在那战战兢兢的道:“我也不知道,可是等我们发现的时候人家都已经投标成功了。”

叶宇航把文件往地上狠狠的一摔,结果却仍在了范小夏脚底前。

“宇航怎么发这么大的脾气啊!”

助理这时就跟范小夏把一切原委说了出来。

范小夏听后妖媚道:“就这么点事啊!去调查一下是谁在跟云氏暗度陈仓不就知道了吗?”

叶宇航暴怒着:“程孝快去把这件事给我查清楚,看我们公司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个奸细。”

程孝领着叶宇航的指令走了出去,范小夏看到叶宇航气成这样就上前安慰道:“多大点事啊!不就是一块地吗?想要跟我们叶氏合作的多了去了,不差他这一块地。”

叶宇航气愤着,“你知道整个公司上下因为这一块地加了多少天班吗?这可倒好,说被抢去就被抢去了。”

范小夏眼底里露出妖媚的神色,“好了,等到找到奸细以后都把这过错惩治在他一个人身上不就行了。”

说着范小夏整个人就要坐在叶宇航的身上,叶宇航烦躁的把她给推开道:“等找到人再说吧!我现在心情很烦,你先出去!”

范小夏知趣的离开叶宇航的身体,一直以来叶宇航都很抗拒她她不是不知道。

虽然在叶宇航失忆以后她就跟他说他们曾经是恋人,但是叶宇航的反应却显得很淡然,甚至有一些落寞。

这些年她一直在等,等到叶宇航能真正的爱上她。

但是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叶宇航碰见了陆灵珊。

没办法她也只能对陆灵珊赶尽杀绝。

“哈哈!珊珊这次你做的很好,等到宇航把所谓的真相查出来肯定是对陆灵珊更厌恶的。”

姜敏开怀的跟范小夏说道,一直以来她都想让范小夏跟叶宇航早点结婚,可是叶宇航一直以工作忙为借口,这一拖就拖到了现在。

“伯母!这不有您的后台吗?要不然我也不敢这么做啊!”

“对了,那个人有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寄件人的地址有没有暴露出去。”

“放心吧伯母!都没有,完事的时候他就会用我给他的一笔钱出国了。”

姜敏听后点点头,毕竟这是关系到她身上,如果让她的儿子知道她背后搞这些小动作该怎么看待他这个母亲啊!

2018-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