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去找一下魏霄呢,花朵犹豫着。

从海霞那领完工资,花朵就一直在心里琢磨这事。她还从来没有和魏霄单独谈过话,心里有点恐惧,但觉得魏霄对她好像很器重,即使是单单看在提前转正这件事上,也应该去说声谢谢。花朵一口气把半杯水喝光,朝魏霄的办公室走去。

“魏总,我想跟您说几句话!”花朵敲门之后探进头。

正在补妆的魏霄急忙把镜子合上放下,看了一眼花朵,扭头看自己的笔记本屏幕,作优雅状,“进来吧,要是辞职的话免谈啊。”

看来魏霄的心情还不错,开起玩笑。花朵悬着的心放下一半,小心翼翼的关上门,笔直的坐到魏霄办公桌斜对面的红沙发上。两个月,这还是花朵第一次进魏霄的办公室。花朵观察,除了助理韩骁,没有几个员工能从魏霄办公室笑着出来。

和外面以黑灰红为主色调的大开间比起来,魏霄的办公室简约时尚,让花朵感觉豁然开朗。红色的办公椅,白色的办公桌,桌上有一尊琉璃菩萨像和一个时尚电子钟。左面是白色的衣柜和书架,右面整面墙的隔板架,摆放着魏霄自己的和别人合影的照片,几个水晶奖杯,架子下面是一套白红相间的高尔夫球具包。

“怎么有事么?”魏霄没看花朵,但语气比平常柔和。

“嗯,其实也没什么。”花朵沉沉气,“就是今天我领工资才知道自己已经转正了,所以,所以我想对您表示感谢,谢谢您对我的肯定和鼓励。”

“嗯!”魏霄点点头,瞟了花朵一眼,“然后呢?”

“然后……没啦!”花朵不知道还能跟魏霄说什么,尴尬的一笑。

魏霄转过头来,问,“你和邓建认识?”

“啊,”花朵不知道魏霄怎么突然问这个,“面试的时候是邓总面试的我,后来碰巧见过两面。”

花朵不知虚实,不想透露更多。

“噢,知道了。”魏霄在键盘上敲了几下,转过头,“还有别的事么?”

“没有了。”花朵站起身,“那我工作去了。”

“去吧,对,把韩骁给我叫来,倒杯咖啡这么长时间!”

“好的!”

花朵一身轻松,退出办公室,关好门,一转身,韩骁端着的咖啡差点洒在她身上。

花朵急忙闪开。

“魏总正好叫你呢。”

韩骁哦了一声,推门进办公室。

花朵忽然发现自己的裤脚卷着,蹲下身整理,忽然听见办公室里,魏霄似乎在笑着跟韩骁说,“这花朵,今天才来,我等了这么久。”

花朵站起身,往魏霄办公室瞥了一眼,急忙走开。

回到策划部,曾建玲凑过来,挤眉弄眼的问,“魏霄找你干吗?”

“没什么,是我找她。”

“找她?干什么?”曾建玲的八卦潜质不比公司任何一个女的差,但特点是分析的歪七扭八。

花朵自豪的笑着,说,“给我转正了,我去跟魏霄说了声谢谢。就这些。”

“你,转正啦?”曾建玲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睛,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啊。我比较幸运吧。外边下雨呢,要不晚上请全组吃饭了。”

曾建玲看见ASHURA回来了,赶快招呼,“快过来,出大事了!”

ASHURA两眼放光,急忙跑过来,“咋啦咋啦?”

曾建玲一努嘴,“花朵转正了!奇怪吧!”

“奇怪个屁!你个大乌鸦!”ASHURA拉住花朵的手,怒着的脸马上变成笑容,“你别听她的,感觉多不应该似的。你早就应该转正了,我觉得你特牛,开创意会你好多想法我觉得都特别好,我就想不出来。”

“嘿嘿!”花朵抿着嘴笑。

“反正我觉得不正常!”曾建玲扭头走了。

消息传得太快,一拨一拨的人来祝贺花朵,花朵应接不暇,幸福的一阵一阵眩晕。

2018-0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