阐述完方案,魏霄没有什么意见,让大家算会。

花朵从魏霄身边经过的时候,魏霄叫住她,板起脸,“以后别自己做图了,除非万不得已。公司要的是团队,而不是个人英雄主义。”

“啊,记住了!”花朵吐着舌头离开会议室。

花朵回到座位,一会儿ADA过来说案子不用提了,客户让直接发邮件过去,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对公关公司来说个不太好的消息,客户自己看和有人提案完全是两种效果。花朵说要不然再把方案写得清楚仔细一些,ADA说客户急着要,再修改已经来不及。这样一来,大家心里都变得没底。

小昭眉开眼笑的从行政部回来,喊花朵去领工资。花朵惊呼着朝电梯跑,险些撞到利嘉广告的一个文案。今天是花朵第二次领工资,也就是说花朵已经度过试用期的三分之二。

一进财务室的门,花朵就冲公司财务海霞一个甜美的微笑,“海霞姐姐我来了。”

海霞人虽然骨瘦如柴,但有着东北女人那种传统泼辣彪悍的气势,说话很冲,钟少有时候都惹不起她。

小昭早就给花朵做过“培训”,第一,总经理魏霄不好惹;第二,行政部的人惹不起,迟到早退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真扣钱。不过海霞说喜欢花朵直来直去大大咧咧的性格,和她关系反而最好。

海霞看是花朵,笑着露出两排小碎牙。

“来签字,对,你们家是住通州那边吧。”

“是啊,怎么啦?”

“我家要搬到通州了,以后能一块走了。”

“是么,太好了。全公司就我住通州,就我穷。”花朵拿过签字笔,看着收据单,“哎,我怎么是8000啊,难道我转正了?”

“你不知道啊?魏霄月初就跟我说你转正了,转正是8000。你得请客啊。”

“啊!天,我真不知道。哈哈,太好了!我也熬出头了。”花朵欣喜若狂,签名的手都在抖。

海霞笑着把收据本拿开,开始给花朵数钱,“你知道么,我在公司工作两年,你是第一个提前结束试用期的,而且魏霄月初跟我说的,也就是说你一个月就转正了。看来魏霄很喜欢你啊。”

“是吗?”花朵觉得不可思议,“她每次骂我最凶了。比骂他们客户部的人还凶呢!骂哭我不只四五次了。”花朵做出一副可怜相。

“棍棒底下出孝子。给你钱,数数吧。”海霞哈哈大笑。

“你这是什么语言啊,你要是干策划不仅挨骂,还得挨打。”花朵接过钱直接放进信封,“数什么,我还信不过你。没给我多发钱吧。”

“先别走,跟我聊聊,反正工资到你这儿就都发完了。”海霞往里坐一个座位,腾出把椅子。

“好啊,海霞姐姐,你帮我分析分析为什么魏霄喜欢我吧。”

“这我哪儿知道啊,可能对脾气吧,就像咱们俩。”

“也是。那聊点别的吧。”

花朵的“也是”一语双关,一是肯定海霞什么也不知道,二是觉得既然海霞和她对脾气,性格差不多,她不明白,海霞当然也不明白。

“听说你前几天给客户提案把人家公司名字说颠倒了,但最后还定咱们做了,挺牛啊。”

“你听谁说的啊?我的糗事你怎么都知道。”

花朵从来不跟海霞说公司的事,因为她觉得说海霞也听不明白。行政部应该是公司最稳定而单纯的部门了,真正的朝9晚5。

“阿修罗啊!”海霞英语很差,把好多人的英文名字说成中文。

“ASHURA她最八卦了。典型的个长舌妇,”花朵笑着吐出舌头,“从策划部到这里有多少米你觉得?”

“差一层楼呢,大概得有一百米。”

“她的舌头就有一百米。哈哈。”

两个人笑成一团。

2018-0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