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呀……”米璃大声尖叫,不敢睁开双眼,手上还隐约感觉得到疼痛,浑身打着哆嗦。

“小好,刚刚……刚刚……是幻觉吧?”半响之后,无人应答,“小好……小好……你在吗?”

突然意识到双手的触感,并不是小好的身体,怎么像一只鞋在手上?米璃全身抖得更厉害了,想睁开眼确认,却不敢,生怕再次看到那只血淋淋的手。

米璃压根不敢乱动,继续小声试探道,“小好……你别吓我……你胆子比我大……你……你出声呀……我好怕……”

呼……呼……

回应米璃的,除了风声还是风声。

米璃心里直打鼓,一咬牙,猛地睁开双眼,眼前空无一物,咋回事?视线往下一探,双手紧紧抱着的,并不是小好,而是一双拖鞋。小好呢?手上还有刚刚被血手抓过的淤痕,那只血淋的手,是真的?!不是吧?灵异事件?!小好呢?小好哪去了?

环视周围,发现自己整个人竟是坐在半空,本能疯叫,“啊……我怎么在半空?”紧揣着拖鞋,不敢动弹。

“小好,小好,你在哪?”大声地呼喊着小好,却只有一声又一声的回音。“不要玩了……小好……我好怕……我是不是吓晕了?在梦里……或者……产生幻觉了……小好,你出来……你在哪?我好怕……”

可是周围的一切,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清新的空气,随处飞翔的鸟儿,雀跃的鸟叫声……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米璃,并不是做梦!

眼泪如扭开水龙头哗啦啦直流,“我这是在哪?我在哪?”抹着眼泪,还是抹不尽,眼睛往下一看,倒吸口冷气,“难道我要一直在停留在半空吗?我不要!”

话音刚落,“嗖”地一声,米璃直线往下……

“啊……啊……啊……”

米璃双眼一闭,这样掉不去,不死也重伤!

“我怕死……不想死……不要再掉了……拜托不要再掉了……不要……有没有神呀……谁来救救我……救救我……”

话一出口,身子竟停了下来,像是落在某人的怀里,耳边的疾风已变成柔风,难道有人接住她了?谢天谢地,命保住了!

没等米璃睁开双眼,耳边便传来了一个男声,“你都没踩到狗屎,怎么会有狗屎运呢?”

“哈哈。我走运呗。把她献给妖王,我肯定记一大功!哈哈。”抱住她的人开口回应。

他们的对话,米璃完全摸不着头脑。献给妖王?什么意思?

“她可是我先发现的,你只不过接住她而已!你要跟我抢功劳?”

“谁叫你不去接她?我接到的,当然是我的!”

“你……”

“我什么?”

“你在干吗?伸手在她面前晃,做什么?”

“她好像晕了,试试她有没有反应。”

米璃脑袋快速转动着,在琢磨着是要装晕,还是出声?

“晕了更好!也不想想自己刚成形,你那两三下功夫,肯定搞不定她。”

“还敢说我?你自己不是也很烂吗?”

“总比你好那么一点点……”

“不要吵了!等下她醒了,可就难办了。”

这么说他们两个人很弱?既然如此,她得想想办法脱身了。

米璃身体扭动着,眼睛半睁半闭,没有看向抱住她的人,单手捂着嘴巴,配合着极其痛苦的表情。

“说醒就醒了,怎么办?”那人一阵慌乱,“你怎么了?”

“我……我……我想吐!”米璃捂着嘴巴,极为勉强地挤出这几个字。

“吐?!”那人一急,双手一缩,米璃“腾”地一声掉在地上。

这时不逃,更待何时?米璃顾不得身上的疼痛,也没看清那两个男人长啥样,撒腿便往相反方向,全力奔跑。

“你这笨蛋!她要吐就让她吐,还缩手?!”

“可是吐在身上,多脏呀?”

“人跑了,还废话什么?快点抓回她,不然我们两个别想邀功了。”

两人轻轻一跃,在空中翻转,如同踩踏着薄云快速向前移动。不到半刻,两人便落在米璃的跟前。

米璃惊讶无比,瞪着双眼,盯着前面的两人。终于看清楚了他们的模样,一个有老鼠的鼻子和灰色的耳朵,一个有白兔的红唇和长长的兔耳。

米璃的嘴巴从“一”型瞬间变成了“O”型,随即一声尖叫,“啊……”

2018-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