膳堂位于外门的中心地带,虽然伙食不能与内宗的精英弟子相比,但却也算得上是丰富异常。早饭荤素凑三,午饭两荤两素一汤,而且每人还能分到一杯百果酿,这百果酿乃是厨房的大师根据练丹配置所搭配,除了新鲜可口外还能增加一丝劲气。

陆少游和韩非寒两人来到了食堂,胖子环视了半周,旋即拉着陆少游就向着稍短一点的队伍狂奔而去。

领了餐盘,打了饭菜,离了长龙,挑好了座位,陆少游把手中的百果酿递给韩非寒。

百果酿虽然能增加一丝劲气,但这一丝劲气却是可以说是微弱不计,对于陆少游而言,实在可有可无。

本来陆少游是用于饭后饮用的,但韩非寒这个跟猪一样的家伙,喝百果酿酒和猪八戒吃人参果似的,一口下去,嘴里还没什么感觉,便已经见空了,最后只能眼巴巴的望着陆少游,恳请他让自己喝上一口,品尝一下味道。

无语的陆少游最后实在是忍受不了韩非寒那极其恶心的目光,只能将手中的百果酿让给他喝。

而这一让,便是成了习惯,至此之后,陆少游都会将手中的百果酿让给胖子。

韩非寒也不客气,接过陆少游手中的百果酿,便是仰头直灌,三口就把空杯子扣在桌上,并还以响亮的饱嗝。

“爽!”

一杯百果酿下肚,韩非寒整个人变得精神气爽,当下便是对着自己手中的饭菜风卷残云起来。

而陆少游则是细口慢嚼,一边吃着饭,一边在脑海中想着有关于地甲兽和三叶星光草的事情。

想要得到三叶星光草,地甲兽无疑是最大的威胁,只有拥有八卦体形劲的修为,才有能够与之一战的资格。

可想要尽快到达八卦体形劲,他就必须得要三叶星光草,这无疑导致他陷入了一个死循环之中。

“或许我应该换个思路想想。”

陆少游拌了一口饭,在心中如此想到。

一旁的韩非寒瞥了一眼心不在焉的陆少游,眉头微微一皱,自从今早遇到周永那个混蛋之后,他便明显的觉察到了陆少游情绪有些不对劲。

“周永...”

胖子嘴唇微动,眼中闪过了一丝冰冷的寒意。

“既然短时间内无法提升修为,那么我何不在其它地方下功夫呢。”

陆少游眼神微动。

“器天宝阁里有许多武器出售,虽然一把极品的武器需要庞大的贡献点,但若是把我和胖子两人身上的贡献点加起来,应该勉强能买到一把低级的破甲刀吧?”

“而且,我记得前些天试炼堂发布了一个捕捉含香狐的任务,其报酬是一本力量决。若是我和胖子两人习会了这力量决,便能在短时间内提升自己的攻击力,而在加上一把破甲刀的话……”

想到这里,陆少游心中一阵火热,他猛地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站了起来。

“怎,怎么了?”一旁的韩非寒被陆少游的举动吓了一跳。

“走!”

陆少游二话不说,拉起韩非寒的手便是向着试炼堂的方向奔去。

“哎我去,你突然发什么疯啊,我饭还没吃完呢……”

韩非寒那充满幽怨的声音引得食堂所有同门的注意,不过已经远去的陆少游自然不会去在意他们的目光。

力量决乃是一种能在短时间内提升攻击力的奇技,这种奇技十分稀少,每次出现都会引起同门之间疯狂相争,陆少游自然也不例外。

只是习得力量决的要求是捕捉含香狐,这一条件使得十分大多数人望之却步。

这含香狐乃是一种身上散发着奇香的灵兽,生性胆小而敏感,速度又快的惊人,即便是九转身游劲都无法追得上它,因此极少有人能够捕捉到含香狐。

因此在看到捕捉含香狐五个字时,陆少游虽然有过一丝心动,但却很快便放弃了,毕竟那可是九转身游劲才有资格完成的任务。

不过现在为了能够得到三叶星光草,晋升八卦体形劲,陆少游只有一拼了。

含香狐速度虽快,但却没有什么攻击能力,只要想办法压制它的行动,就有机会能够将它抓住。

这是智慧上的较量。

陆少游还就不信了,他这来二十一世纪,经由信息大爆炸时代洗礼后的头脑还干不过一只狡猾的小狐狸。

当陆少游拖着韩非寒来到试炼堂时,人龙的长度与密度与食堂更不能比。

这里是宗门发布任务试炼的所在地,外门弟子每完成一个任务便可以获得相应的贡献点,而这些贡献点可以在外门中兑换任何的丹药,武器和功法等等。

在陆少游看到,这个所谓的任务试炼,就相当于前世中那些准备学各种手艺的“学徒”,有句话叫做三年打杂,四年学艺。

在前世,陆少游曾听一个学厨的朋友说过,当初他为了从大厨手中学会厨艺,什么都得干,侍候他比对自己的父亲都要勤,如此坚持了大半年,这才换来大厨的倾囊相授。

这即是考验,也是指点。

“挖20个胡藤换掘地术基础?”

“日,这玩意儿能挖来10个早就能自己悟出来一层了,还用你来打基础?”

“喂养镰鼬十天换取速织术?”

“拜托,镰鼬本来就能搞破坏,割破衣服是家常便饭,学会速织术才敢接这活好吧?

“淘百斤铜砂换取铁砂掌功法”

“尼玛啊,能掏出百斤铜沙的双手还用得着练铁砂掌吗?”

试炼堂内各种咒骂声不断。

领取试炼任务其实也是一个技术活,那些容易完成,而报酬丰富的任务一早就被别人给抢光了,剩下的都是一些坑人的活。

偏偏每个外门弟子每月都必须完成一定的任务量,如果没能达标,那么执法堂的人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作勤劳。

这让陆少游不由得想起了当初某个为了完成任务量而不得不接受掏粪任务的可怜家伙。

“真是可怜的家伙。”

心中感叹了一句,陆少游已经拉着来到了发布捕捉含香狐的任务告示墙上。

见到上面的任务告示还完好无缺的贴在上面,陆少游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还好,任务还在。”

“哎,我说。”韩非寒指着墙上的任务告示,对着陆少游道:“你丫急急忙忙的把我拉过来,不会是想接这个任务吧?”

“没错。”陆少游点了点头。

韩非寒闻言,瞪圆了双眼,“你疯了?外门中不知有多少到达九转身游劲的家伙都没能抓到含香狐,就凭你和我两个也想抓住?”

周围的人听到了韩非寒的话,纷纷将目光望向了陆少游,对着他指指点点,嘲笑他的不知量力。

陆少游耸了耸肩,道:“能不能抓到,试过了才知道。”

“你是认真的?”韩非寒望着陆少游,逐渐收敛了脸上的笑容。

“是的。”

陆少游点了点头。

“那好吧。”韩非寒无奈道:“我就陪你疯上一回。”

“话说你到底是抽了什么疯?”韩非寒瞥了陆少游一眼,假装随便的问道,“我记得前些天你说过捕捉含香狐可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

“今时不同往日,等抓到了含香狐,我自然告诉你原因。”

“因为周永?”韩非寒漫不经心道。

“算是吧。”

陆少游微微一笑,抬起了脚步。

“走吧,我们到藏书阁去查看一下有关于含香狐的资料。”

“靠,等等我啊,你大爷的。”

韩非寒在背后大喊道。

“周永吗?哼!”

韩非寒小声喃昵了一句这个名字,眼中掠过一丝寒意,旋即恢复了正常,跟上了陆少游。

2018-2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