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药阁,无数的外门弟子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以此从执事长老的手中接过了丹药。

韩非寒望着这不见龙头的队伍,用幽怨的眼神看着陆少游,“你也不早点叫我起来,这下要排到什么时候啊?”

陆少游翻了一个白眼,“你睡的跟一头死猪似的还好意思说?太早叫你,喊轻了你起不来,喊大声了又会影响到其他人,要不是为了等你,我现在早已经领完丹药正在食堂吃着早餐了。”

两人互相对着嘴,偶尔说些有的没的,时间倒也过的挺快,很快就轮到了陆少游,分发丹药的执事在将丹药递给陆少游时,低声说了一句“年轻人,需知刚过易折,有时候,退一步,则海阔天空。”

“谢执事教诲,弟子铭记于心!”

陆少游接过执事手中的丹药,行了一礼后便转身离去,心中却是一阵冷笑。

刚才那方话,在不知情人眼里,恐怕便是一幅长辈精心教诲晚辈的美好画面。

但,唯有陆少游自己知道,那里面究竟蕴涵着怎样的威胁和警告之意。

“嘿,刚才那孙子和你说什么了?”见到陆少游领完丹药,韩非寒立马便凑了上来。

陆少游耸肩,道:“还能有什么好话,那家伙的尿性你又不是不知道。”

“呸!”韩非寒回头望了一眼那执事的身影,吐了一口唾液:“他妈的,身为执事,自己的侄子干这种缺德事,他非旦不阻止,反而是暗中教唆,他也不怕事情败露,执法堂把他撸了。”

“我看周永那家伙之所以能够达到八卦身形劲的实力,那老家伙肯定没少在暗中动手脚!”

韩非寒愤愤不平,在说起周永这个名字时,脸上毫不掩饰的流露出一抹不屑之意。

“呵呵,那倒是不可能。身为执事,他不敢乱来,要不然,老家伙直接吞掉我们的丹药就是了,周永又何必来勒索我们这些普通弟子的丹药呢。”

两人正说着,前方一位约莫十八九岁的少年在几人的簇拥下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正是陆少游和胖子口中说提及的周永本人。

周永来到陆少游的身边,压低着声音对着陆少游两人道:“小子,你最好识相一点,把增劲丹交出来,等我进入九转身游劲,成为内宗弟子时,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陆少游闻言,脸上露出一副为难的模样:“实在是不好意思啊周永师兄,门派一个月就下发了那么几枚增元丹,我们自己都不够用,又哪有多余的丹药借给师兄呢。师兄想成为内宗弟子,一跌龙门,我两兄弟也是极想啊。丹药给你了,我们又拿什么修炼?若是让门中的长老们发现了,可就不妙了。”

“陆少游!”周永脸色一沉,目光不善的盯着着陆少游,犹如毒蛇般,散发着不善的气息,体内的劲气蠢蠢欲动:“你不过就是四象劲的实力,距离九转身游劲还有两个等级。一枚增元丹顶多增加一月的劲气,就算你将七枚增元丹全数服用了,也到达不了八卦身形劲,又何况是九转身游劲,何不干脆助我一臂之力呢!”

“周永师兄,话可不能这么说。若是因为几枚增元丹到达不了九转身游劲便不服用的话,门派又何必分发我们丹药呢,大家干脆自行打坐修炼得了。”

陆少游无惧周永那不善的目光,隐藏在长袖下的右手中双指并拢,指尖隐隐有一缕金芒缠绕。

“更何况,以师兄如今八卦身形劲的实力,服用这增元丹,一枚只怕也增加不了多少的劲气,相比之下,师弟我服用增元丹的效果明显比师兄你更加有效吧,不如师兄把手中的增肌丹借给师弟,待师弟晋升八卦体形劲时一定数倍奉还,不知师兄意下如何?”

“陆少游,你当真要与我作对不成?”

周永终于忍无可忍,厉声喝道。

“够了周永!”

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的韩非寒站了出来,怒斥道:“别以为你有个当执事的叔叔,你便可以如此嚣张为所欲为,要是我们捅到执法堂去,我看你是否还能有这样的气焰!”

“好,很好!”周永咬着牙,脸上青筋暴起,冷冷吐出三个字后,带着身后的几名手下离开。

“跩个鸡腿,有种你去向方天伦和孙莫闲他们要去啊,去勒索赤霄和龙牙的人员啊,只要你敢,胖爷我立马双手把增元丹奉上!”

韩非寒对着周永的背景比了一个中指,转身对着陆少游埋汰道:“你也真是的,跟这样的孙子讲什么废话!”

似是听到韩非寒的话,周永回过头来望陆少游和韩非寒两人,眼中闪过一丝阴沉的杀意。

陆少游望着周永离去的背影,目光闪动。

“还是实力不够啊!如果我们拥有九转身游劲的力量,只怕周永那孙子见到我们都得低头了。”

陆少游轻笑道,眼睛中有一丝精芒闪过。

韩非寒轻叹一声,颓废道:哪有那么容易,除非我们突然走了狗屎运,获得灵丹妙药,或者是天地灵植什么的,否则单靠我们自己修炼,只怕还需要至少一两年的时间才能够到达呢。”

“天地灵植吗?”

陆少游轻轻呢喃了一句,神情若有所思。

有一件事陆少游并没有告诉韩非寒,数日之前,他在落霞林的深处意外发现了“三叶星火草”。

当时他喜若惊狂,原本正打算将之摘取下来,结果没有想到地底突然钻出一只地甲兽,若非他逃的快,只怕早就命丧其手了。

回来后陆少游并没有将这事告诉胖子,这并不是他想要独吞,而是他知道一旦告诉了胖子,以他的性子,肯定会想着将“三叶星光草”给弄到手,而以他们两人目前的实力,即便联手也不是那只地甲兽的对手。

除非能够晋升到八卦身形劲,修炼了护体功法,这才有能和地甲兽一战的实力。

陆少游在心中想道。

“嘿,你在想什么呢?”韩非寒拍了一下陆少游的肩膀,关心道:”在担心周永的威胁吗?“

“没什么。”陆少游摇了摇头,对于周永,他其实并不怎么放在眼里,周永的力量虽然比他强,但并不是没有一战的实力。

至于他那个担任执事的叔叔,除了负责每月丹药的发放外,并无其他的权利,对他构不成什么威胁。

“走吧,到膳堂吃饭去,等下还要去任务堂领取今天的任务呢。”

2018-2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