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天亮还有半个时辰,天地处于一片漆黑之中,陆少游准时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下床,穿衣,陆少游扫了一眼隔床上的胖子,轻唤了他几句,结果见他毫无反应,不由得苦笑一声,也不再去搭理他,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轻轻将房门关紧,陆少游转身向着山门之地走去。

陆少游乃是漠北旗门的外门弟子,整个外门环绕着旗峰山而居,那里是漠北旗门的中心,也是主峰所在。

整个旗峰山唯有一个入口,非内宗弟子不可上山。

圆月高悬,皎洁的月光从九天倾洒而下,落在陆少游的身上,照亮出他那清秀的脸庞,也为他照亮了道路的方向。

抬头望了一眼前方,只见一把沐浴在月光下的巨大刀影屹立于天地之间,即便隔着老远,也能清晰感受到那股霸道无比的刀意,让人望而生寒,为之敬仰。

那里就是漠北旗门山门之地,旗峰山的入口,陆少游的目的地!

随着陆少游逐渐的接近,山门中散发出来的刀意也是逐渐递增,陆少游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在这山门刀意之下,他体内的劲气受到了压制。

实力不足根本无法靠近此地,这也是为什么外门设在此地之外的原因,正常情况下外门弟子都不会靠近门口,然而陆少游却是每天这时刻都会来此呆上半个时辰,而这一行为已经坚持了一年之久。

当陆少游来到山门前时,汗水如雨般从额头滴下,身上的衣裳早已经被汗水所侵湿,一股堪比百万斤的重力碾压而下,使得他每一步走都的艰难,而他所走过之地,地上留下了两排水印。

抬起头望着眼前那屹立在了天地之间的山门镇刀碑,只见其上刻着“漠北旗门”四字,字字皆有数丈长,龙游凤舞,鹤舞猿奔,尽显桀骜霸道之意。

相传,这山门镇刀碑与旗峰山本是一体两峰,当年漠北旗门的开山祖师在此开宗立派之时,将其劈成了一道屹立天地的刀碑,并用刀意在其上刻下了“漠北旗门”四个大字。

有传言,这山门镇刀碑上蕴含着开山祖师的的无上刀法奥义——漠北龙旗刀法!

不过,数百年来,无数天骄弟子在这山门镇刀碑下观摩,企图领悟那蕴含其内的无上奥义,却是无一人能够成功。

久而久之,对于这传说大家也就弃之不疑,不再相信了。

原本陆少游也是抱着和众人相同的想法,认为这山门镇刀碑上蕴含着刀法奥义只不过是无稽之谈。

但是自从一年前陆少游观望着山门镇刀碑时无意中进入了某种状态之中,这使得他心中惊骇不已,虽然不知道传说是否真实,但有此机遇,却使陆少游坚信这山门镇刀碑中必定隐藏着某种秘密。

为了避免被他人发觉自己的异状,所以陆少游才选择在这人家最为熟睡的时候来到山门镇刀碑上观摩。

陆少游直立着身体,挺着腰,一动不动,目光直视山门镇刀碑,在他的眼睛中,有一丝金芒如同循着山门镇刀碑上的四个字迹游走般在眸中游动着,一丝一丝,宛如龙蛇绕行,千奇百曲,时不时的,那抹金芒偶而一闪,陆少游身上的会爆发出一股莫名的势意,就像一把即将出鞘的刀!

时间缓缓而逝,不知觉,天以破晓,外门的弟子都已经纷纷起来,陆少游从观摩的状态中恢复过来。

半个时辰是陆少游目前所能坚持的最长时间,若是在继续下去,他便会头疼欲裂,有过一次体验的他实在是不想在承受第二次折磨。

目光从山门镇刀碑上移开,陆少游的视线落到了旁边的山道,顺着阶梯往上望去,陆少游的眼中流露出坚定的神色。

“总有一天,我会走上这山门,成为内门弟子!”

成为内门弟子是每一个外门弟子的梦想,陆少游自然也不例外。

深深的望了一眼屹立在苍穹之上的山峰,陆少游收回目光,离开了此地。

远离了山门,陆少游体内那被压制的劲气逐渐的恢复,当陆少游彻底的离开了山门镇刀碑的影响范围时,他的身体由原先的笨拙变得轻盈快捷起来。

体内“四象劲”的修为贯通全身,陆少游的脚尖在地面上轻轻一点,整个人飞跃而其,犹如一个弹丸般向着外门赶去。

若是有人见到这一幕,恐怕会惊讶不已,因为陆少游的速度之快已经超出了同等级的修者,接近“八卦身形劲”了。

这是陆少游发现的另一个好处,那就是在山门旗刀碑那恐怖重力的碾压之下,居然有着碎体的功效,能够提升速度和抵抗能力。

当陆少游赶到外门时,他已经收敛了劲气,变回了那个普普通通的外门弟子。

走在外门的街道上,许多弟子已经起来晨练,见到浑身湿漉的陆少游他们也不吃惊,陆少游的天资并不出众,其实力在整个外门中也只是处于中等水平,大家都知道他每天天还未亮便会起床独自一人到外面修炼,因此早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一路走过,有熟人见到陆少游会亲切的向其打招呼,而陆少游则是报以微笑回应,基本上大多外门弟子都是孤儿,乃是游历世界的内门弟子将其送到门派来抚养,年龄一般都在四至八岁之间,之后由门派教导他们习字学武,年满十五岁之后,修为到达“太初劲”者进入外门,而不达标者则是成为杂役,进入内门服侍内门弟子。

因此,许多外门弟子,特别是同年龄的,可以说是从小一起长大,虽说不一定能称得上是亲如兄弟,但总体来说,还算是和谐友爱的画面。

回到庭院,陆少游到澡堂洗了一个冷水澡,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后,回到了寝室。

不出他所料,其他人都已经起床,唯有一个胖子还懒在床上不起。

“喂,胖子起床了!”陆少游走上去踹了两脚,木床被踹的咯吱作响,然而床上的胖子却是依旧睡的熟香。

陆少游见此,也不意外,他走到自己的床沿坐下,双手抱胸,翘起二郎腿,慢悠悠的说道:“今天可是每月发放药丹的日子,你如果在不起来我可就不等你了,周永那家伙一直意图吞掉我们的丹药,若是你迟到,可就没有你的份了。”

话音刚落,只见熟睡的胖子骤然从床上蹦了起来,肥嘟嘟的脸上凶神恶煞,充满了戾气:“哪个敢动老子的丹药,看胖爷我不揍死他!”

2018-2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