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小沫低头吃着东西,听着赵念喜的话,心里十分明晓,赵念喜这个人相当多疑,这样无缘无故收到莫名包裹,肯定会把自己身边人都怀疑一个遍。

但是赵小沫知道,这种时候她不能承认,因为承认了赵念喜会想更多,赵小沫抹了抹嘴,一脸不理解道:“什么鬼?我们吃喝拉撒都在一起的,我给你买水果为什么还用包裹邮寄啊?还要本人签收。”

赵念喜直勾勾地看着赵小沫的反应,待发现没有什么异常时,她才挂回软绵绵的微笑,像一个邻家大姐姐一样说道:“也是,话说也奇怪,我今天收到了一个包裹,里面就几袋水果,也不知道是谁送,莫名其妙的。”

“的确挺莫名其妙的,会不会是你有什么追求者送你的啊?毕竟你这么好看,哎,对了,我那天看到我们宿舍楼下有好几个快递员在等人拿快递,全部都是什么鲜花水果之类的,据说都是送给校花的。”赵小沫一脸天真的帮赵念喜分析道。

对此,赵念喜的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没再提这个事情,而是转移了话题,她问道:“对了小沫,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我能有什么事情啊?”赵小沫知道这段时间的自己就算再怎么样,也与之前不同,从夜不归宿到吃饭迟到,这些都是以前十八岁的赵小沫不会做的。

赵念喜想了想,斟酌用词道:“怎么说呢?就觉得你好像在忙很什么事情一样,之前夜不归宿,今天又迟到。”

“我能忙什么大事,复习准备下个月的月考算大事吗?”赵小沫翻了个白眼,然后对赵念喜问道:“念喜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就是担心你有什么事情你不跟我说。”赵念喜说着,拉过了赵小沫的手,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说道:“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也只有我一个朋友,我特别担心自己照顾不好你,所以小沫,不管什么事情,你都要记得分享给我好不好?”

赵小沫深吸了一口气,道了一声‘好’,曾经就是这样,她拿真心实意对她,把一切分享给她,但结果呢?赵小沫随后轻笑了一下,询问起了有关妈妈的事情,她道:“念喜,阿姨的情况怎么样?”

“哎……”赵念喜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眉头紧锁,就真的像是自己的母亲重病在床一样,要不是她眼底闪过地几分嘲讽,赵小沫都要给她搬一个奥斯卡小金人了。

“我妈她身体状况越来越差,眼下也找不到合适的肾源。”赵念喜说着轻轻低下了头,长长的睫毛盖住了她的眼睛。

赵小沫看着眼前戏多的赵念喜,直接将一屉笼包放在了她面前,然后故作天真的说道:“念喜,你也不要难过,阿姨一定会好的,来吃点包子缓缓情绪,要知道人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吃东西可以帮助解压。”

“不用了,你多吃点就好。”赵念喜摆摆手拒绝了,对此赵小沫也不多劝,继续消灭了最后一屉的笼包,赵小沫深知自己的身体素质,她属于干吃不胖类型,估计这也是赵念喜最嫉妒她的地方。

快速解决了饭菜之后,两个人就踏上了回寝的路,赵小沫和赵念喜并肩走在路上,两个人都没说话。

从餐厅到宿舍的路很短,两个人很快就到了宿舍,淡粉的宿舍楼前站立着几个男生和一个女生。

女生身姿纤长,身高约一米七三左右,长发及腰,虽然只能看到背影,但依旧给人一种是个美女的气场,她穿着一件浅蓝色连衣裙,笔直地站在那里就像一些女装杂志的配图女模一样。

“狐狸精。”赵念喜从女生身边过去后,忍不住骂了一句,这让赵小沫有点愣了,她扭头再次仔细看了看身后和那些男生搭话的女孩,因为夜灯的关系,从侧面隐隐能看出女生的五官很精致。

这样的感觉让赵小沫想起了一个人,那就是校花于阿浅,对于这号人物,赵小沫没有多大印象,只知道赵念喜很讨厌她,或者说赵念喜讨厌一切比她优秀的同性。

赵小沫收回了目光,跟着赵念喜上楼,她边走上楼,边问赵念喜:“念喜,刚刚那是谁啊,怎么就突然骂她狐狸精了?”

“呵,她就是我们学校的大校花——于阿浅。”赵念喜轻哼了一声,满脸的嘲讽,重生前,赵小沫对赵念喜和于阿浅之间的事情不太清楚,但是现在就不同了,有一句话怎么说的?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赵念喜显然不愿意多谈于阿浅的事情,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她这人很心机婊,你记住别跟她有来往就行。”。

只是对于赵念喜的话,赵小沫只想说,再心机婊能有她心机?要知道赵念喜可是赵小沫心中的第一婊,且没有之一。

对于赵念喜不想提的东西,赵小沫现阶段也不也会太追问,毕竟问多了会引起赵念喜的警觉,因此她决定有空私下调查一下。

回到寝室后,赵小沫简单洗漱了一下后就贴了一个睡眠面膜躺床了,闲于无聊,她贴着面膜边躺床边看手机的时候才发现,高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给她发了一条微信,对于这个男人,赵小沫忍不住头疼了起来,在送她回去的路上,他一直在询问她的联系方式,最后各种威逼利诱下,她把自己的微信号告诉了他。

高凯的信息内容很短,就一句话:小妖精,回家了吗?

赵小沫想了想,回了一句‘已回,勿扰’,然后把手机放在一边准备睡觉了。

早上,赵小沫是被太阳光照醒的,外面的太阳就像一团火球,孜孜不倦地攻略着大地。

赵小沫揉了揉眼睛,拿起手机想看下时间,这才发现昨晚在她回复完信息后,高凯又给她发了几条信息。

——你说不回就不回,我偏不。

——小妖精,你在干嘛呢?

——小妖精,你是不是特别缺钱,要不然我们来谈一宗交易吧?

谈交易?赵小沫微微想了想,然后回复问道:

——什么交易。

赵小沫发完了信息,就开始洗脸刷牙,结果对方秒回:

——我包养你,你服务我,身体交易,公平合理,童叟无欺。

赵小沫沉默了两秒,忍住了想要爆粗口的冲动,虽然说她是利用身体和高凯搞了一夜情,但是不代表她要提供卖肉服务啊!她默默的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回复消息,而是收拾了一下行李准备去上课。

赵小沫这周的课程基本都在下午,重生回来,她最大的感触就是学业上,赵小沫是学珠宝设计的,她深刻的记得当年在临近毕业的时候,她为了能一跃成名,耗费了大半年的时光制作了一款珠宝,然后参加了当时由JE集团举办的珠宝比赛,只是当年的她太过单纯,被人卖了还不知道,参加那场比赛的结果就是不仅被人诬陷剽窃,还最终落了一个被行业开除的命运。

赵小沫握了握拳头,现在还有三年的时间,这一次她绝不会再重蹈覆辙了,此时铃声响起,负责该科目的导师踩着铃声进入了教室。

赵小沫大学期间负责珠宝设计的导师一共有两位,但赵小沫主要上的是‘刘球’教授的课,刘球,人如其名是一个胖子,三十五岁左右,大概因为胖的缘故,发量还很少,头顶有点秃,算是标准的地中海。

刘球把书本往桌上一放,开始讲道:“这次我们主要来欣赏和鉴别一下文艺复兴时期的一些珠宝和设计理念。”

赵小沫看着投影里的一部分教材图片,一边认真的做着笔记,这一世回来,她最大的改变大概就是养成了上课做笔记的好习惯。

一堂课四十分钟,很快就上完了,赵小沫将整理好的笔记放在了一起,这时,手机响了两下,她看到赵念喜发来了短信:

——小沫,中午我不能陪你吃饭了,我妈突然进了急症室,我要过去一趟。

2018-2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