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事实赵小沫不会如实说,再者,她这样说了,高凯也不会信,就在赵小沫这头思索的时候,高凯在那头也悄悄打量起她的表情来。

在酒店那晚高凯原以为自己遇上了‘艳遇’,想着就算出意外以自己的警惕性也能避免,但是也不知道怎么了,一向就连睡觉都是轻度睡眠,一点点声音就会醒来的他,那晚居然睡得深熟,直到第二天醒来,他才发现那个小妖精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路了。

发现赵小沫不在的时候,他意识到了不对,快速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公文包发现没有丢失文件后,他注意到自己的钱包不见了,当时他以为自己遇上了小偷,即使这个小偷为了偷钱还送身。

高凯可以对于钱包里的钱、证件都不在意,但他在意那个钱包,于是他选择了报警,但他没想到在警局会再次遇上这个小妖精,而且对方还假称捡钱包归还,他拿到钱包时也特意检查了一下,发现钱包里没少东西。

所以她不是小偷?那么她接近她有什么目的?而且算起来她还赔上了自己。

高凯想不通,也懒得多想,与其在这里思考一个女人的行为模式,还不如逼迫她自己说出口。

气氛就这样僵持着,就在这时,赵小沫的电话响了起来,赵小沫的身体微微一僵,然后她在高凯的注视下,淡定地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是赵念喜。

“喂,念喜,我这边有点事情,可能晚一点才能跟你汇合,你先去水云轩点菜好了,我的口味你也知道。”赵小沫接起电话,小声对着电话那头嘟囔道。

而此刻的赵念喜还在外面,听到赵小沫这么说,忍不住追问了起来:“你在哪儿?出了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等我到了在和你说吧……”赵小沫的话还没说完,她手里的电话就被人给夺了过去,她怔怔地看着高凯从她手里拿过电话,摁上关机键,一系列动作如云流水,简直不给人半点反击的时间。

“没人告诉你,和我说话的时候不能三心二意吗?”高凯拿着她的手机,倚靠在吧台,看着她说道。

“还给我。”赵小沫瞪着他,她根本不敢想到时候该怎么和赵念喜解释电话挂断的原因,此刻她只想活剥了眼前的男人。

“不给,你又能拿我怎样?”

赵小沫看着高凯吊儿郎当略带调侃的模样,二话不说直接走上去准备抢电话,但是一米六的她与一米八七的高凯形成鲜明对比。

硬件短板的赵小沫别说抢手机了,够不够得着都是问题。

“还给我!!”赵小沫有些气了,她气鼓鼓地看着他,龇牙咧嘴却一点也不难看。

“想要?那你亲我一下,我就给你。”高凯在说完这话自己都愣了,原本他是想来兴师问罪,问问具体,但是不知怎么的,看到她那气鼓鼓地样子,就想调侃了。

赵小沫衡量着手机和亲他的价值,纠结了十几秒后,直接踮起脚,凑到他脸边蜻蜓点水般的快速亲了一下。

拿着手机的高凯怔了怔,然后内心有些纠结了,这样也算叫亲?他的嘴唇、舌头都整装待发,预备来一场法式舌吻,这小妖精居然告诉他这就完事了?

“还给我吧!”赵小沫亲完后,还用手背略嫌弃地擦了擦嘴。

高凯看着她的举动,二话不说,直接一手拉过她的头,将她凑到了自己面前,然后狠狠地亲了上去。

“唔……”赵小沫完全懵了,她就那样感受着,感受着他压着自己,用所有的气息包裹着自己,用灵活的舌头撬开了她的齿贝,与她缠绕相依。

吻来的急促,结束的也很急促。

他心满意足地将她松开后,才发现赵小沫连站都站不稳了,他连忙下意识地揽过她的腰,想要扶住她,却没想到他的善意却换来了她的一个后脚踩。

高凯感觉到脚趾疼痛的瞬间闷哼了一声,低头皱眉看她道:“你干什么?”

“松手。”

“我靠,我松手,你还站得稳吗?”

“要、要你管!”赵小沫逞强地瞪了他一眼,重新回归到了最初的问题上,她顿道:“我就是缺生活费,又不想真的当小三,就去在那家五星级酒店蹲点,想找个还不错的富二代,记住房间号,然后装那啥去勾搭一晚,讨点钱当生活费。”

“所以你偷了我的钱包?”高凯听着她漏洞百出的解释,故作相信的追问。

“才没有,那是误会,我付出了当然需要拿钱了,但是我没想到偷你的钱包,要不然我也不会去警局了。”

“那好,我相信你不想偷我的钱包,那么你既然缺钱,为什么我钱包里的钱没有少。”高凯的这个问题,让赵小沫有点哽塞。

但是她也只哽塞了几秒,便理直气壮地回应道:“我没偷没抢,凭借本事跟你换取交易,怎么可能在你不在的情况下拿你钱包里的钱,如果到时候因为这样被你诬陷,我岂不是很亏?”

“很好。”高凯听着她这番话,有点想要憋笑给点掌声,他随后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卡,说道:“我没太多现金,这张卡里还有五万左右,没密码,够不够?”

“够了。”面对高凯的财大气粗式发言,赵小沫直接拿过他的银行卡道:“还有事么,没事我走了。”

“等等,这里是别墅顶区,我不送你,你是打不到车的,除非你想要靠双腿走完十几公里。”高凯看着缓缓转身怒瞪自己的赵小沫,顿了顿道:“我送你出去,你给我联系方式。”

“……”

“对了,还有一个问题。”他顿了顿,略带几分认真的问道:“你之前有过几个男人?”虽然她说过自己是第一次干这事情,过程也看得出她青涩无比,但是他深深记得之后,床单上没有任何血迹。

赵小沫怔了怔。十分平静地看了高凯一眼,然后边走边云淡轻风的说道:“我之前的男人太多,记不得了。”

面对这个答案,高凯只是眯了眯眼,心里略不爽了起来,即便他知道赵小沫说的是玩笑话,那么青涩的反应肯定不可能是老鸟,但是保不准那之前有过一两个男人,高凯一想到她之前的男人也尝到过那么美味的滋味,内心就有点不爽了起来。

赵小沫下了车,直赴水云轩的时候赵念喜已经在那里等了很久,赵小沫匆匆跑过去,一脸焦急地拉过赵念喜的手说道:“对不起啊念喜,我刚刚手机没电,电话断掉了。”

“没事儿,我已经帮你点了你最爱吃的菠萝包和烧卖,你先多吃点。”赵念喜故作柔和地笑了笑,然后把眼前屉笼往前拨了拨,全数放在了赵小沫面前,赵小沫看着眼前满满当当的的食物,又看了看赵念喜眼前空荡荡的,忍不住问道:“念喜,你不吃吗?”

“我最近在减肥,而且你来之前我已经吃过东西了。”赵念喜轻轻笑了一下,心里巴不得赵小沫把眼前的食物都消灭干净,然后再胖个十来斤,但是这种事情,赵念喜也只能想一想,深交了十几年的她知道,赵小沫就是属于那种干吃不胖类型的。

想到这里,赵念喜双手撑着下巴,看向了赵小沫,眼里满是探究和审视,她问道:“小沫,你今天是不是给我送东西了?”

“什么?”赵小沫一边吃着烧卖,一边看着赵念喜,大眼睛瞪得大大的,显得超级无辜。赵念喜看到赵小沫这反应后,微微眯起眼睛说道:“我今天收到了一份包裹,里面全是是水果,不是你邮寄的吗?上面还注明必须本人签收。”

2018-2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