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声音,这个称呼,除了高凯,她想不到第二个人。

高凯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素颜打扮的赵小沫,今天的她不同于第一次见面,穿着一条红格子系的连衣裙,及腰的长发编成了马尾,秀丽的脸上戴着一个黑框眼镜,看起来既单纯又可爱。

“这位先生,你是?”被抓包的赵小沫在看到高凯出现在警局时,心里多多少少就有了猜想,一般正常人丢了钱包会怎样?当然是来报警了!

“还跟我装不熟?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跟警方说,你就是偷了我钱包的那个小偷,还假扮酒店工作人员进行不良交易。”

“要是真跟警察说了,你也会有连带责任吧?毕竟作为‘嫖客’的你也是知法犯法。”赵小沫微微蹙起眉头,她知道高凯已经认出了她,因此她再怎么否认也没什么用,索性干脆大方的承认了。

“你难道没听过什么叫做万恶的资本主义家么?”高凯看着她,稍稍倾身靠近了她,说道:“只要我愿意,我有一百种可以避开的办法。”

赵小沫看着高凯靠近的脸,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他道:“你想要钱包的话,我已经交给警方了。”她说话的时候不禁压低了声音,其实相比钱包、嫖客等问题,她更担心的是高凯知道她发照片的事情。

重生前的时候,赵小沫知道高凯是单亲家庭,因此高妈妈没少为他的终身大事操心,可偏偏高凯是个花心又难搞的主儿,据说高妈妈给他安排的相亲不是被他特意搞砸,就是恐吓女方,到处树敌。

所以后来当高妈妈得知他有‘赵念喜’这个女朋友时,高妈妈就没问出身、家境等,直接接纳了赵念喜,甚至还提供给她了很多帮助。

所以这一次,赵小沫准备通过这次酒店的事情,让高妈妈误以为她是高凯的女朋友,从而得到帮助,毕竟她现在还是太弱了。

高凯双臂抱胸,他上下审视着赵小沫,声音照旧:“钱包他们已经还给我了。”

此刻赵小沫不禁想起之前警员变色的脸,她更加蹙紧了眉头问道:“既然钱包都已经拿到了,你还想怎样?”因为高凯利用高壮的身躯挡住了赵小米前面的路,他不走,她也走不了。

“我想怎样?当然是想知道你这么做的理由,对了,说起来我还欠你服务费对不对?”高凯的话让赵小沫恨不得用脚上的恨天高踩死他。

“换个地方说。”在提到服务费几个字的时候赵小沫咬牙切齿的蹦出这个五个字,此时就算她不转头也隐隐感觉到了来自四面的视线。

谈话到目前,赵小沫基本可以确定高凯还不知道照片的事情,不过耽误之际,还是先离开警局再说!

“好。”高凯棱角分明的脸上牵挂着一丝笑,他晃了晃手中的豪车钥匙,示意赵小沫跟着自己走。

赵小沫看着眼前的高凯,此时只有深深的无奈感,在她的的复仇计划里变数最大的就要数眼前的这个男人了。

因为知道他未来是赵念喜的丈夫,因此她才想要撩一撩,勾引他,但是哪成想这件事就跟玩火一样。

赵小沫坐在高凯的副驾驶,看着他拐入一个又一个红绿灯,猛地想起一个问题:他们这是去哪里?

结果还没等她开口,答案就出来了,高凯将她拉入了一个别墅区,然后一个漂移转弯将车停在了某别墅的停车库前。

“走,下车。”高凯下车对赵小沫说道。

而此时的赵小沫一边解安全带下车,一边眯眼打量起眼前的别墅,眼前的别墅走的是最常见的欧式哥特风,尖顶设计,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高凯的众多房产之一。

但现在重点是他带她来这里做什么?如果只是追问钱包的事情话,完全可以随意找个地方,或者在车里解决谈话。

赵小沫有些疑惑起来,但是她表面却没有任何反应,而是跟着高凯进了别墅,内部的构造也是走的欧式风,

较大的水晶吊灯、平滑的象牙桌面以及对比鲜明的木质地板,整体看起来简单优雅。高凯进了房间后直接从冰箱里拿出两瓶饮料,一瓶递给了赵小沫,说道:“说吧,你接近我的目的。”

赵小沫没有接过饮料,她该怎么解释?其实她接近他就是为了和他上床、拍照,从外观坐实高凯女友这个身份,让高妈妈认同,从而得到高妈妈的帮助。

到时候外加她是赵家子女的身份,可以逼迫这个男人接纳她坐实女朋友这个身份,而且还有一点就是,他们那夜确确实实的发生了关系,这一点即便高凯否认女友身份也不能否认层关系。

她不需要这个男人爱不爱她之类的,她要得到的只是这个男人‘女友’这一层身份,让赵念喜即便喜欢这个男人,也无法光明正大地站在他身边。

而且再活一世的她根本不在意男女情爱,如果能用‘第一次’换到计划顺利,她也在所不辞。

2018-2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