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赵小沫的一夜未归的,赵念喜虽然在事后追问她了好几次,但是赵小沫均未告诉,重生一回,让她看清了很多人的嘴脸,自然也知道该提防谁,不该提防谁。

下了专业课的赵小沫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手头的课本,重生回到十八岁,这时候的她正上大一,对于未来充满了期待和憧憬。

赵小沫的专业是珠宝设计,当初她一心想做个名设计师,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品牌工作室,但却没想到在临近毕业的时候,她因为‘剽窃’的罪名被这个行业彻底开除了。

赵小沫抱紧了怀里的书,这一次,她肯定不会在同样的地方摔跤了。

下了课的赵小沫直径走到食堂,此时正赶中午饭点,食堂里的人十分多,提早排队打好饭的赵念喜已经坐在食堂里等她了。

在人群中环视一圈,找到赵念喜的赵小沫匆匆地走了过去,她到对面坐下后说道:“哇哦,今天中午食堂菜居然有糖醋里脊!”

X大的食堂菜算是比较良心,不仅价钱便宜,味道也不错,其中以‘糖醋里脊’闻名。早已料到赵小沫反应的赵念喜只是轻轻地笑了下,一脸宠溺道:“我就知道你喜欢,特意打了两份,慢慢吃,别噎着。”

“念喜,你最好了。”赵小沫欢脱地摆出了傻白甜的笑容,然后夹筷子低头开吃,只是在她低头的瞬间,原本单纯的眼眸变得阴冷了起来,她边吃边做漫不经心状问道:“对了,你下午有空没?”

“怎么了?”

“我昨天看了下最近上映的电影,有一部蛮想看的,所以想问你下午有空没,一起去看啊?”赵小沫不着痕迹地撒着谎,她这样询问只是想要确定赵念喜接下来的动态。

虽说是重生,但很多小细节的事情赵小沫已不记得了,只有几件大事她记得比较清楚,比如她知道赵念喜会在近期为她介绍一个学长,而这个学长明明喜欢的是赵念喜,但却为了帮赵念喜,各种追自己。

就在赵小沫神游的时候,赵念喜开口了,她说:“小沫,今天下午可能不行。”

“嗯?你有事吗?”赵小沫听到赵念喜拒绝邀约,抬头询问道。

“我妈她病了,我今天下午要去医院看她。”赵念喜有些歉意的看着赵小沫,轻声解释了起来:“你也知道我是我妈后期领回去的,虽说从小不是在她身边长大,但是毕竟是家人,她病得厉害,不能不去。”

赵小沫和赵念喜都是在孤儿院长大的,直到她们上初中那会儿,赵念喜被家人找回,那会儿她还羡慕赵念喜可以和家人相聚,而且她的家人还不是一般家庭。

赵家在A城也算小有名气,主要靠做媒体生意,旗下有模特事务所、杂志等,最为重要的是赵家人口不多,所以赵念喜被接过去后很快就过上了大小姐般的生活。

但是作为过来人的赵小沫知道,赵念喜根本不是赵家的孩子,而她才是,事情的诱发也正是这次赵妈妈生病,因为是尿毒症,所以要换肾。

因为特殊血型的关系,总是匹配不到合适的肾,当初赵小沫因为想出一份力也跟着赵念喜一起做了匹配测试,结果让赵家人知道这几年自己养错了孩子。

而当初的赵小沫念着自己和赵念喜关系好,就硬是没让赵家解除和赵念喜的关系,并对外宣布赵念喜养女的身份。

赵小沫想到这里,立刻换上担忧的表情说道:“赵阿姨病了?得了什么病?”

“尿毒症。”赵念喜叹了口气,有些忧心忡忡地放下了筷子,低眉道:“目前还在寻找合适的肾源。”

“念喜,你也不要太难过,赵阿姨人那么好,一定会好起来的。”赵小沫看赵念喜忧心,也装出一副担忧的模样,她顿道:“下午的时候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

“小沫,不用。”赵念喜立刻拒绝了赵小沫的提议,紧接着她似乎怕赵小沫误会,连忙解释起来:“毕竟那是我的家事,如果你过去了,家里几个不喜欢我的婶婆又该说我大嘴巴之类的了。”

“好吧,念喜……以前还很羡慕你找到了家人,但现在发现未必找到了就能和睦关系。”赵小沫眯眼安慰着赵念喜,继续道:“那我今天下午自己去看电影了,晚上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好,晚上一起吃饭吧!”赵小沫知道以赵念喜的性格不会连续拒绝自己两次,确认了吃饭后两个人结束了午饭。

赵小沫吃完午饭后先是回了宿舍一趟,下午没有课,本来她是想和赵念喜假戏真做的随便去看一场电影,顺便套一套话,但现在看来她准备改变计划,之前由于拖延太久了才肾匹配,导致赵妈妈即便手术成功身体状况也一直不太好。

所以这次她准备一开始就去医院做肾匹配测试,但是她想归想,并不知道赵妈妈住院的具体医院,她本来想吃午饭的时候套一套赵念喜的话,但是赵念喜也不傻,一直未透露赵妈妈的住院地址。

即便现在的赵念喜才十八岁,但她也知道事情的全部,她从一开始被领走时就知道自己不是赵家人,也知道赵小沫才是真正赵家的孩子。

但是她当时没有说,因为她不甘一辈子活在孤儿院,她想要出去,想要一个优待的家庭接纳她,而着赵家则是最好的选择。

最为重要的是,她和很多孤儿领养不同,赵家人以为她本身就是赵家的孩子。就因为赵念喜的顶替,赵小沫和自己真正的家人相迟了五年多才相认。

这一次,赵小沫不打算那么快晚再相认,所以她准备推动见面的时间。

下午在目送了赵念喜离开后,赵小沫也抓紧了准备,因为赵念喜没有透露医院的地址,赵小沫不得不用其他办法——宅急送。

赵小沫知道以赵念喜的性子,大概会把赵妈妈的病情拖延至半个月以上才会让她去看望赵妈妈,让她们母子相认。

当时就是因为拖延了太久,后来导致赵妈妈即便手术成功也落下了不少后遗症。

赵小沫这样想着,先是从同城网上订了一份水果,然后故意将地址写在了赵家,赵小沫知道赵念喜很讨厌赵家,所以很多快递单子都不会写在赵家,也不会让赵家的人帮忙代收之类的,尤其是这种同城送。

赵小沫还记得自己曾经一段时间,完全成了赵念喜的代收邮递员,每天光负责帮她接签邮件、快递就一堆。

回想那个傻乎乎的自己,赵小沫恨不得上去一巴掌抽醒自己,在她成功付款后,特意在下单备注上重点写明了一条:必须本人亲自签收。

购买完了同城送的鲜花水果后,赵小沫开始翻看起早上错拿的那个布艺钱包,钱包虽然破,但是里面的东西却一点也不便宜。

除开几张毛爷爷外还有一张‘JE’高级会员卡和身份证以及两张银行卡,其中最让赵小沫在意的是,钱包内还夹着一张照片。

照片比较破旧,是很古老的那种,照片上是一个女子,女子编着最传统的麻花辫,一身花色旗袍,静谧地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本《孔子传》。

照片上的人是谁?这是赵小沫冒起的第一个问题,首先肯定要排除的是高凯的妈妈。高凯是JE珠宝行的大少爷,而JE珠宝的创始人就是他妈妈——高芙米女士。

对于高妈妈,赵小沫岑曾经见过几面,根本不是照片上的模样,就在赵小沫有些好奇的时候,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赵小沫将布艺钱包收好,连忙看手机,手机提示是同城快递那边的消息,消息显示快递员已经上路了。

赵小沫点开地图,这类同城快递就跟外卖系统一样,买家账号可以监看到快递员的方位,她耐着性子看着地图,不到半小时,快递员已经抵达了赵家,但也正如她所想的那样快递员在赵家待了十几分钟后改变了方位。

赵小沫立刻来了精神,她用手机监看着快递员逐步地往北走,直至停到了市中心的普仁医院。

到达医院没多久,她的手机再次获得提醒,签单成功。

赵小沫抿嘴退出了账号,背上包准备打车赶往市中心的普仁医院,她的计划很简单,到了医院,主动说明捐献肾脏。

她知道等捐献完了肾脏申请后,剩下的就等赵家来联系自己了,以赵家的能力,医院方只会讨好他们,有合适的肾源也会第一时间通知他们,尤其是在看到自己的血型结果后。

赵小沫坐在出租车上,原本X大和普仁医院的距离不远,但因为堵车,原本半个小时的路程硬生生拖到了一个小时才到。

抵达医院后,赵小沫没有多做犹豫,她直接上前台说明了来意,表明自己是来做肾脏捐献的,很快她就从护士手里拿过了捐献申请表。

这是赵小沫第二次填写申请表了,对于一些流程她也算熟悉,在快速填写完申请表后,开始了一些基本体检。

赵小沫虽然是在孤儿院长大,但是身体很健康,一般也很少生病,所以各项体检也检查的很快。

“最后在这里签个字就行了,如果申请成功了,我们会另行通知你的。”前台护士在确认了赵小沫的身体情况后,让她签了字,并发放了一些免费的面包。

赵小沫出了医院,看了一下时间,现在距离晚上的饭点还早,她想了想,决定去一趟警局。

虽然说她可以直接私吞了高凯的钱,但是有些事情不管从长计议还是人品原则,她都不想碰这个钱包。

市中心的普仁医院对面就是警局,赵小沫穿过一条十字马路就到了,她拎着布艺钱包走了进去。

来警局的人很多,赵小沫排了许久的队才轮到她,“你好,我捡到了一个钱包。”

“哟,拾金不昧啊!”警视厅接待她的是个年轻小伙儿,他看了看赵小沫,然后当着面把钱包打开,在发现高凯的身份证时,年轻警员的脸微微变了变。

“你好,请问你在哪里捡到的这个。”

面对年轻警员的问话,赵小沫抿了抿嘴,说道:“怎么了,是在xx大街附近。”赵小沫察觉出年轻警员的情绪有变,便随意说了一个地方。

“没什么,你把姓名和工作单位写在上面,签个字就可以离开了。”年轻警员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让赵小沫填一下表格,在交代完之后,他拿着钱包直径进了里面的办公室。

表格内容很少,赵小沫填完后准备拎包回去时,一个人影快步蹿上来挡住了赵小沫的去路。

“真巧啊!小妖精。”低沉的声音回荡在了耳边,赵小沫在听到的时候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2018-2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