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城市的繁华区车水马龙。

某宾馆的回廊里,赵小沫理了理身上的改量旗袍,高叉的裙尾搭配黑丝袜可以若隐若现地看到白嫩的长腿。

她看了看化妆镜里的自己,再三确定妆容没问题后,她敲响了眼前403号房间的门,不一会门就被人打开了,里面的客人走了出来。

出来的男生半裸着上身,下身穿着一件牛仔裤,他单手撑着门,偏古铜色的皮肤在橘黄灯下显得熠熠,他肌理分明,腰腹以及臂膀上的筋肉就像鼓起的小拳头一样,充满了力量感。

“你好,先生,我是酒店的服务人员,请问您之前点了特殊服务的对吗?”赵小沫勾唇,绽出一抹微笑,让本就是略带妩媚的她看起来更加诱人了。

站在房门口的高凯没有马上回应,他静静地打量着赵小沫,其实他根本没有点任何服务,本身忙了一天,准备晚上回来洗个澡睡觉的,但没想到居然有小妖精主动上门。

只是这艳福,到底是‘免费’的还是‘付费’的,他可就拿不准了,毕竟他不是没有遇到过商业对敌送来的‘美人计’。

高凯沉默了片刻,吐了一口气,耸肩说道:“我没点,你找错人了。”说完,就在他准备关门的时候,眼前的小妖精立刻上前抵住了门,硬生生的没让他关门送客。

赵小沫看着眼前警惕心满满的男人,巧笑地贴了上去,她双手勾着男人,顺势把门关上后说道:“不可能错,难道这里不是403号房吗?”

“这里是……”

“难道这位先生点了服务不想享受?”赵小沫说的时候已经大胆地缠住了对方的脖颈,她纤细嫩白的藕臂顺着对方粗糙的下巴滑到对方的胸口,她轻声嘤咛:“先生,就算你点了服务不享受,服务费还是要照付的!”

“多少钱?”高凯看着勾引自己的小妖精,心火一下子被勾了上来,虽说之前也遇到几次对敌送来的美人计,但是没有一次这么符合他口味。

赵小沫一听对方问价钱了,心里忍不住窃喜了起来,她拉过男人,仰坐在了白色羽绒大床上,她脚上的黑丝映着白床,勾出了别样的感觉。

“价钱什么的,等做完了再说呗,如果满意,记得多包点小费给我。”赵小沫说完就开始摸索着解男人的裤腰带,说起来,这种行情她也是第一次做,尽管表面上她看起来十分淡定和娴熟,但充其量就是纸上谈兵,没几分钟就露出了‘菜鸟’的本色。

高凯看着眼前花了足足十多分钟都没能解开他裤腰带的小妖精,忍不住想要笑,刚才还坦然自若的小妖精,此刻已经涨红了脸。

但偏偏,她脸红起来就像喝醉了一样,绯红成一片,十分好看。

“我、我……咳咳咳,第一次干这个,业务有点不熟,但信我,我还是会让你满意的。”赵小沫此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第一次?”高凯重复着她的话,在看到她点头后直接反客为主,强行将她按压在了身下,他靠近并挑起了她的下巴道:“真巧了,我就喜欢‘第一次’这三个字。”顺势,他的吻就拥了过来,完全不给赵小沫半点思考的时间。

吻,越来越激烈,高凯和赵小沫不同,他边吻着怀里的小妖精,边像个老师一样,循环渐进的告诉她怎么取悦自己。

“握住这里。”他一手拉过赵小沫的手放在自己的腰间上,一手搓揉着她细滑的皮肤,他微微垂头,像一个高高在上在上的豹子,难得温柔地轻舔身下女子的耳朵。

耳朵可是赵小沫的敏感点,被这样猝不及防的对待,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啊……”

猛地,高凯停住了动作,他的目光就像夜里静静绽放的宝石,熠熠地看着她,然而躺在高级床垫上的赵小沫却觉得自己脊背一凉,接着这个调情到一半停下的男人再次低头,靠在他耳畔调侃道:“技术不够呻吟来凑也可以。”

“……”赵小沫眼一瞪,漂亮瞳孔里满满都是娇羞,看得高凯心痒痒的。

夜,渐深,房间内芳香四溢。

凌晨三点。

赵小沫突然惊醒,汗津津的感觉透过后背沾湿了床,她有些吃痛地揉了揉自己的大腿内侧,此时身边的高凯还在睡梦中。

高强度的运动过后的睡眠质量总会很高,赵小沫看着睡的跟死猪一样的高凯,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她忍着想要痛打高凯的冲动,咬着牙从床上下来。

她从床上下来,随意套了一件长衬衫,然后走到高凯旁边,比了一个亲亲的姿势,并且用手机对着自己和他拍了两张照片,如果仅仅从照片来看的话,会误以为两人是情侣关系。紧接着她用高凯的手机直接将照片传给了JE集团的创始人——高米芙女士,也即是高凯的母亲。

做完了这些事情后的赵小沫才得以喘一口气,她合上手机走到了窗台边上,这里是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房间的落地窗正好可以将城市尽收眼底。

赵小沫靠在窗边,倚坐窗台边上,纤细笔直的长腿完美的展现出来,她透过窗,看着外面静谧的城市。

大概在一年前,她根本想不到自己会有这样的一天,原本以为这辈子就只能这样了,闺蜜背叛、家破人亡、前途尽毁。

但是没想到,老天居然跟她开了一个玩笑,居然让她在父母忌日的那天一朝重生了,从三十岁回到了十八岁。

十八岁,一个青葱美好的岁月,一个什么都还没发生的时间点。

赵小沫紧紧地捏住手机,这一次,她绝不重蹈复演!她不仅要夺回属于自己的家、事业,而且还要好好那些伤害她的人同样尝到被伤害的滋味。

就在她沉思的时候,原本静音的手机猛地震动起来,赵小沫定了定神,划开手机屏,是闺蜜的来电。

来电人——赵念喜。

赵小沫伸手摩挲着屏幕电话上的人名,眼底浮现出几分憎恨,她深吸了一口气,当年就是这个女人,将她彻底碾入了绝望,哪怕重生一世,她有时候也会克制不住的想要杀了她,但是她不会,老天好不容易给了她第二次命,她不仅仅要来‘回报’这个女人,她还要去珍惜那些她未曾珍惜的人。

赵小念定了定神,装作无常的接起了电话。

“喂?”赵小沫故意压低了声音说道。

“小沫,你在哪里啊?怎么这么晚都还没回宿舍?”电话那头的赵念喜声音急促,仿佛真是为她担忧一般。

如果不是知道了未来,或许她还会相信这个她上辈子最相信的女人。

赵小沫抿了抿嘴,小声道:“念喜,我在XX酒店,今晚有事暂时回不去了。”

“有什么事啊?你这样在外面过夜,我会担心的。”

“别担心了,我已经成年了。”赵小沫知道十八岁的自己就是个傻白甜,除了傻傻听赵念喜的话外就不懂别的了。

“你就算成年了在我眼里也是个小妹妹,你啊你,自己在外面,记得保护自己。”赵念喜的声音清脆,说话诚恳:“值班老师那里交给我就好,但下次你要再到外面过夜要提前跟我说。”

“好!谢谢念喜了,爱你,么么哒。”赵小沫在挂上赵念喜电话后,微微眯起了眼睛,她知道赵念喜在不毁的她家破人亡前,是不会罢手的。

所以既然赵念喜不假惺惺地撕破脸,那么她也会不撕破脸,这场戏,她——赵小沫奉陪到底。

赵小沫放下手机,她想,她们现在的同学大概谁也想不到,十多年后,即将步入中年的赵念喜利用赵小沫对她的信任毁了整个赵家,赵念喜甚至不惜自己的追求者来陷害赵小沫,让她前途尽毁。

而且,还特意选择在她父母头七的那天选择举办订婚仪式,高调嫁给了当时风头正盛的富二代——高凯。

也即是今晚她勾引的这个男人,因此她重生回来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夺走她未来的爱人,让她也尝尝爱而不得的滋味。

虽然赵小沫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够重生回来,但是既然老天给了她这样一个机会,她就不会浪费,这一次,她不要再做赵念喜的棋子,这一次,她要保护好她真正的家人。

早上六点多的时候,公交出行,赵小沫蹑手蹑脚地换上了衣服,而此刻的高凯还在睡,沉稳的呼吸和容颜在晨光的照射下反出一层绒光。

如果撇开这个男人是赵念喜未婚夫的身份话,不管是颜值还是身材都是赵小沫喜欢的类型,似乎是瞬间想起了昨夜疯狂的种种,赵小沫的脸‘唰’的一下红了,她佯装生气地冲还在睡梦中的高凯做了一个鬼脸,就在她准备出去的时候才发现高凯掉落在地上的钱包。

赵小沫原以为像他这样的男人所用的钱包一般都是价高的奢侈牌子,但是高凯的钱包却是一个简单缝制的布包,而且从外表看,就能猜测这个布包被主人使用了很多年,本是鹅黄色的布料底都有些泛白了。

赵小沫有些好奇地捡起他的钱包,就在这时她听到身后躺在床上的人说话了,突如其来的转变吓了赵小沫一跳,她连忙蹿出了门,这时她才意识到,床上的人还没有醒来,只是说了梦话而已。

赵小沫不敢多留,她匆匆拿好东西出了房间,待出了房间她才发现自己把高凯的钱包也给一并带了出来。

赵小沫看着紧闭的大门,有些尴尬了起来,她此次来就是为了来勾引下赵念喜的未婚夫,拍一些暧昧照片以备后续计划用。

当年赵念喜利用她害死家人,破坏前途,那么这一次她不仅要让这个女人同样身败名裂,还要夺走她的东西。

赵小沫从不是白莲花,也不懂得手软,只是她的计划里并没有拿走高凯钱包这一项,赵小沫皱了皱眉,最终犹豫了几秒后选择离开了酒店。

不管怎样钱包都被她带出来了,现在她又不方便还回去,只能等找个机会还给他,赵小沫相信只要有赵念喜在,未来她还会再有机会跟这个人打交道。

只是匆匆离开的赵小沫不知道,赵念喜未来的丈夫、JE公司的总裁,这个站在珠宝界的名少爷,对待任何事或物都无所谓,除了一个破旧的布艺钱包……

2018-2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