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当初从景家回了左相府后,这雪雁即是独孤世琴送给自己的随身丫头。

眼下这丫头该是在她的恩典下蜕了奴籍,做官太太了,怎还梳着丫鬟髻跪地上?她记得分明,自己死前,还是她雪雁借着夫家的势力,才携着独孤世琴进了被重重保护起来的镇远侯府。如若不然,自己怎会听了独孤世琴的话,就那般冲进了兵荒马乱的宫城?

看起来……雪雁从头至尾都是独孤世琴的人手!

不对!

想到揆姑姑的话,她倏地身体一颤,这里是庐陵王府的客房?

她重重地咬了舌尖,一阵袭来的疼意冲击着她!刺激着她!

是……是她活过来啦!

没错……她真活过来啦!

瞬间,她敛起了明眸里的悲戚,精致的脸庞上满是染着煞气的笑意。这一世,她绝不会再给这些人丝毫的机会!

想碾着我上位是么?那边要看看你们的命够不够硬了!

雪雁偷偷抬眼睹了眼大小姐,谁知竟对上那冰凉到极致的冷眸。吓得一个战栗,倒伏在地。

独孤容姿没有漏过她手腕上的那只银镯子。银镯子的下方,那华艳的芙蓉花的花瓣一片青黑,竟然还用了毒?

睹了眼地上洒了的黄褐色的药液,独孤容姿的明眸里冷色渐起。

揆姑姑不耐地挥手道:“笨手笨脚的!快退下吧。”

等那雪雁退下后,揆姑姑便对独孤容姿道:“小姐……您平日里纵着脾性,奴才都依你,可今天您尽然幽会外男,还……还坠了湖!要是真有个好歹……您让奴才怎的对得住早逝的夫人!”

这番话将独孤容姿倏地拉到了多年的记忆里。

长安庐陵王风流倜傥,才情无双,而自己初回长安便赶上了庐陵王府里的春日宴。

由于嫡姐已然定了亲的,不屑于来这种花会,倒是琴妹妹独孤世琴拉着自己来了这庐陵王的府上。

而自己却在花会上被人骗去了湖边,最终还坠了湖!

“姑姑,是何人救了我?”

揆姑姑被这明澈的声响打断了思绪。

她忙低首,却看见了一张惨白却极淡然的面容。

二小姐向来姣丽,且脾性骄横。

可眼下,这语调极沉定,倒如同变了个人!

“小姐,奴才赶到时您便在湖边了……”

揆姑姑还要开口,一个身形已然是疾步闯了进来。

独孤容姿抬眸,只见那极熟的身形已然是立于眼前了。

独孤世琴从小便爱姣丽的服饰,今天也未例外。

一身牡丹红曳地石榴裙,腰间以朱色彩缎为束,勾勒着少女的侬软纤弱的身段。

细看去,那牡丹红的石榴裙上绣着朵朵压枝春桃,针工极为精致。

她梳着远山髻,发间几朵镂金桃花模样的钗饰,衬托得她的面容肤光胜雪。

眉间殷红的桃花样式的花钿同她娇艳欲滴的唇瓣交相辉映。

好一个娇俏柔媚的佳人……

看见她鬓髻上一枚镂花嵌蓝玉石的珊瑚宝钗,独孤容姿心中讽笑了一瞬,她这身衣衫、这支贵重的簪子……

独孤容姿心中讽笑,这些……无一不是从她这儿得的。

“姿姐姐……你岂能如此糊涂?”

独孤世琴满脸的疼心。

2018-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