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甜费力的睁开眼睛,发觉眼前一片虚无,完全黑暗且绝对寂静的空间使得她的唇角扬起了一抹苦涩的笑。

这儿……便是地狱?

直至死后她才得知,她不过是一本小说中的不起眼小角色。当作者创造出一本小说之时,那本小说便自然而然地形成了某种平行世界,自然法则以及全部规则都是为男女主而生的。

她充其量只能算个炮灰,还是炮灰中的极品隐形炮灰。尤甜在那本小说中一共出现两次,一次是在她父亲的公司,另一次便是死的时候。

尤甜所在的世界里,男主为了讨好女主,把尤甜父亲的公司逼到破产。

尤甜的父亲白手起家,困难时期是尤甜母亲陪他度过的,所以在尤甜的母亲因为生尤甜而去世后,他也没有选择再娶。对他来说,平生最重要的东西只有两样:公司和女儿。

公司破产之后,基本上所有的值钱物品都被拿去抵债了,再然后受不了巨大落差的尤甜父亲突然在某天给全家的饭菜中都加了大剂量剧毒农药,就连尤甜最近捡来的小黑猫都没放过。

话说起来,她父亲心理承受能力不可能那么差的,明明下毒前两天他还告诉尤甜,她小时候订过娃娃亲的男人要回来了,他还信心满满的说自己可以重新东山再起……

【喵,欢迎新人激活炮灰系统喔。】软软的声音似小猫一般。

尤甜的回忆突然被陌生的声音打断,她揉了揉眼睛,再睁眼便发现眼前变成了浩瀚的星空与极致的黑白,她所在的地方是星空,她所不在的地方便是黑白。

在这里,世界似乎有她才浩瀚。

这是怎么回事?刚刚自己不是在地狱么?

她明明已经感受到农药的苦涩与灼烧感毁坏了她的气管,又向下灼烧着她的器官们。她能感受到器官在渐渐衰竭,逐渐困难的呼吸也让她清楚的明白自己已经没救了。

“我……还活着?”尤甜不可置信的开口询问,她看向了眼前不远处眼熟的小黑猫。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刚才的声音就是从它这里传出来的。

【不,您已经死了呢。但是检测到您符合炮灰系统宿主的入选标准,所以我可以帮您重塑身躯哦。】小黑猫说完,悠闲的舔了舔它的爪子。

尤甜和它此时都仿佛悬浮在星空中,但尤甜又确确实实感受到了脚底的踏实感。

“炮灰系统的宿主是什么?”尤甜疑惑的看着它。

【您死前是处于一本甜宠小说的世界当中,您的身份属于炮灰。而我们炮灰系统呢,就是挑选炮灰的最奇葩、最委屈、最不科学亦或者是像您这种的隐形炮灰,来帮助她们逆袭复活走上人生巅峰。】小黑猫看上去依旧软萌无害。

【当然走上人生巅峰的前提是宿主要穿梭于各世界完成要求做到的任务们,获取足够的积分,然后用积分兑换想要的人生。您完全可以做主成为世界主角,让所有的人都围着您转。】小黑猫补充道。

2018-01-06